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屠妖令
    黑白无常本来以为可以侥幸逃过一劫,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在他们面前不断扭曲变大,然后是一张黑色的斗篷,再然后他们才看清来人——一个胡子拉碴还在坏笑的大叔。

    “兔崽子……”黑市主人走到小黑面前给了他脑袋一下说:“怎么样,老子这神通要比你的强多了吧。”

    “你竟然真的是夜官。”小白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这个人。

    “老子就是夜官不错,魔道的人?你们偷窥之事可以放你们一码,不过你们要帮那老头子办件事。”

    与曲靖的战斗被燕太一阻止,妖族第四祖夜官只好作罢,意犹未尽的黑市主人决定亲自整整市场秩序,而刚才偷窥过其它包厢的黑无常自然首当其冲。

    ……

    董见邪终于还是决定远离温凉,这小子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他的危险永远是隐性随机的,在商场混迹多年的有成命门门主最讨厌和这样的人合作。

    临走时董见邪小声提醒温凉说:“小心文秀。”

    鱼城城主文秀。

    这是黑市中出现的第一个人,温凉出来时他已经在与牛郎饮酒,看起来……胡图一定又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文秀正苦于尴尬,就看到了温凉。

    黑市买家被安排着先后入场,也被安排着先后出场,本来是谁都碰不到谁的,毕竟鱼城有好些个强者在紧盯着这些人,如果不能保证客人的**,那黑市就不会发展到现今这样的状况。

    而文秀……毕竟是鱼城城主。

    温凉也向黑市表明不必维护。

    所以两人碰面聊天时,只是被上菜杂役要求上二楼详谈,几人只好又到二楼牛郎的房间坐定。

    “董门主难道是与温兄弟一起过来的?”

    “是温凉先隐了身份才骗门主把我带来,还好这位前辈最后也没有责难温凉。”

    牛郎险些抽刀把温凉的舌头剁掉,这文秀连胡图阿小亮的身份都知道,还会不知道董门主是个什么情况?这位好大哥出于好心要维护董见邪,殊不知却把他卖了。

    牛郎只求不要出什么意外,董见邪神经兮兮地走了,他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本城主还真不知道温兄弟已经拿下了小鹊林……额……不知道小鹊林已经与飘摇阁站到了一起哈哈”文秀改口说。

    “反帝之事迫在眉睫,温凉也是逼不得已才有今天一行。”温凉在想要不要撇清与飘摇阁的关系,他本就是因小鹊林势单力薄,苦于没有办法才决定来黑市撞运气,今天在台上这些人却一口一个三先生,温凉只好添油加醋东动用了自己魔道余孽的身份。

    在文秀眼中,温凉已经是一个难以应付的人。

    “温兄弟就不怕这事传出去?”

    “文大人会告诉谁……《菩提天胎经》在我手里?”

    文秀当然谁都不会告诉,甚至鱼城城主发现牛郎一脸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他巴不得捂住温凉的嘴。

    “菩提!”文秀堵上了胡图的嘴。

    “温兄弟放心,你要做的事情文某只有敬佩,这消息是断不会从我这里走漏的。”

    “文大人难道不是为拿剑找我?”

    “啊,文某虽然也修习过《易筋经》,不过武道之难我已经深有体会,现在只想着鱼城百姓之安定。”文秀的语气好像他真的不为所动一样,可温凉明白,真的不为所动……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接着文秀又说道:“天胎经……文秀与它无缘啊……”

    温凉笑了。

    “那城主一定就是来共商大事了。”

    文秀不自觉的看了眼胡图,对方正一脸认真瞧着城主大人,这让文秀更不舒服,可城主大人还是正色道:“非也,温凉兄弟,我这鱼城可有十几万口百姓,文某不可为一己私欲而害了他们啊。”

    “放你的!哎呦!小亮你打我干什么!”胡图抱着脑袋大放唾沫。

    “那您?”温凉想说您有病该治,没事儿你到这里谈什么心呐?

    “文某敬佩兄弟的为人,温贤弟放心,将来用的到鱼城之地你只管找我,文秀无可推卸。”

    ……

    于是拍卖后温凉的行为换来的第一回报就是——一场漫无边际的阔谈。

    “这个狗东西,见了骨头不敢咬,他还以为自己就是温凉要钓的鱼?呸!”出了鱼城,胡图对文秀的大骂还是没有停下,众人也只把他的脏话当笑话听了,不过胡图骂人时的确没有想象中那样难听。

    这次温凉却打断了他:“有情况。”

    同行也都是武者中的翘楚,众人安静下来把精神放出去,什么都没有发觉。

    温凉所说的情况离他们实在太远。

    婴四川已经被天水带人包围,本来拿到《冬时武兴图》的他已经小心到像耗子躲着猫,可天水还是找过来了。

    婴四川脚下就是那个泄露消息的内奸,他已经被婴四川一拳废掉,可杀了他又能如何?婴四川的这次秘密出行彻底没有了意义,扯下一块布把阿顺留下的伤口包扎,婴四川不打算再跑了。

    “天水泊主,这人你是要自己收拾还是我二人代劳?”

    “魔道那小子应该快到了,咱们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围攻婴四川的除去天水及老奴阿顺,还有仙人洞的唐山及许衡水两位长老。

    交战双方的小喽啰基本是被清掉了。

    赤砂泊拿《四时战法》,仙人洞要《菩提天胎经》,这就是两边合作的基础,不过天水可不打算把《天胎经》便宜给了仙人洞,婴四川什么时候死,这两位长老也什么时候跟着陪葬。

    许衡水拍拍衣袖说道:“也好,那小子据说已经与飘摇阁秋准结拜,小鹊林看起来也归入了魔道,我们最好速杀婴族长……再拉些帮手。”

    唐山也附和说:“不错,这小子无论实力背景都不是简单货色,先把婴四川解决掉吧。”

    这交谈在婴四川眼前毫不避讳,就好像风雪蛮部的族长已经是板上死猪……

    与此同时,一头白羽小鹰妖回到黑市,他的翅膀缓缓收起来消失,落到夜官身后时,雄风未泯的雪鹰已经变成一个女子单膝跪地,她抱拳说道:“三祖,曲靖确实走了。”

    “哼,不是燕太一那张老脸,老子断要废他双手。”

    “回来的路上见到过屠妖令,似乎有什么高层过来了。”

    “这群狗消息倒是灵通。”

    “似乎是万圣山在联系那边。”

    “万圣山从此不需要存在了。”

    “三祖不担心温凉?”

    “他?老子已经仁至义尽,老祖宗岂会把妖族希望寄托于一个人族的杂碎?叫他自生自灭吧。”

    西戎鱼城到小鹊林的一条直线某点,温凉丝毫不清楚自己正处于漩涡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