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菩提天胎经
    “长话短说。”温凉把红绸塞到袖管里,他把随身携带的铁剑双手捧着说:“这把铁剑中刚好也藏了一卷神通,只是温凉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它取出,是以今天决定要送给有缘人。”

    “是什么神通!”

    “菩提天胎诀。”

    两位先天生灵。

    一个是天道死敌——越过龙门的古龙烛鱼。

    一个是万物道祖——象征灵慧的菩提樵空。

    一动一静,烛龙是力量的极端,樵空尊者是智慧所凝结。然而世间最强的力量终究敌不过天道,五州智慧的集成也只能扎根在樵空山寸步难行。

    为此,樵空尊者为自己量身打造出一部神通——《菩提天胎经》。

    这部功法终于还是没能另樵空尊者离开万藏道源,不过……《菩提天胎经》却使烛龙与尊者彻底决裂。

    樵空尊者竟然把这部功法交给了蓬莱仙人。

    “娃娃……你当这里坐着的都是三岁小孩?”

    “哈哈哈哈!朋友们……有人要把《菩提天胎经》拿出来送给有缘人!”

    “倒请飘摇阁三先生说道说道,何谓有缘人?”原来在温凉流传于外的无数故事版本中,最受欢迎的是他身为飘摇阁三当家时的经历。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萍水相逢便是缘分,在座诸位瓜瓜落地的那一刻,就已经身处蜘蛛的罗网中央。与温凉有缘者比比皆是,然而这其中……温凉不知多少人与此剑有缘。”温凉抚摸着自己的随身剑,神通于他没有意义,只是这剑……今天果真要把他送出去了?

    “你要怎个知法?”

    “温凉想……我这剑输了给谁……不如谁就把他拿去。”

    “三先生百业打擂在前,如今又要在鱼城黑市里摆台子?呵……我等佩服!”这是不知道哪位客人说的,绝念石不仅可以隔绝意念,它在隔音方面同样超群。所以包厢中的声音都是通过一块传音石送到外面,这能够改变声调的石头每个包厢都有一块,需要时把它贴到嘴边即可。

    “温凉已经足够为难黑市,因此并不敢继续撒野……五天……接下来的五天我将直线赶回小鹊林,有谁想要这剑,找我便是。”

    黑市再一次陷入混乱。

    “小鹊林?”

    “三先生如何到小鹊林去了?”

    “不要信这臭小子,他怕是给我们下了什么套子。”

    “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剑中有神通!”

    “对,你有什么目的?”

    温凉只是微微一笑道:“看来诸位都知道《菩提天胎经》的意义,这样重要的功法温凉不会随便给人,所以和我志不同道不合者,也不要打它的算盘了。”

    “所以在打败你之前,还有条件?”

    “泱泱五州,本为五大世家的士者所领导,其时虽说百姓总有怨言,五大世家也着实劳心费力,这是人尽皆知的历史。然而阮小楼篡权夺位,称帝于五州,我大好水土被其下设之八旗搅至民不聊生怨言载道,南曲与东荒的仁人志士揭竿起义,诸位还有闲心在这黑市撒钱!当真是水鱼林虎,只受眼前福利。”

    没有人应和,也没有人反对,大家都在等温凉接下来的话,这人拿着真假难辨的《菩提天胎经》,原来是想把南曲的造反行动扩散至东荒?

    “温凉也不怕告诉诸位,这柄铁剑是樵空尊者曾经秘密派人送给二代魔尊的礼物,只不过处于某种原因,魔尊把剑收着从未示人,而此剑的存在……我魔道也少有人知晓。”

    谈及魔道,终于有人不屑的说:“哼,果真是魔道余孽,诸位,要我看出去后,我们大家一起杀了这召惊剑替天行道,届时再把铁剑分配也不迟。”

    温凉把剑一插阻止了其他人插嘴说:“当然可以,不过我魔道已经决定继续把十八年前的事情做完,这柄铁剑就是魔道的诚意!”

    温凉等了几秒,没有人再捣乱,他也就继续道:“温凉就是来通知各位,想杀我的可以来,想取剑的可以来,想同反中胜的同样可以来……温凉只给你们五天的时间考虑,过期不候,告辞。”

    温凉正要走,黑市主人却用低沉的声音问他说:“老祖宗还好?”

    温凉忽然怔住,这个人竟然是妖族?只有妖族才称呼师傅为老祖宗,这个强者是谁?

    他的实力绝对不输于火中仙……

    “好的很。”

    “老子警告你……不要做老子不喜欢的事情……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升降台下。

    温凉走了。

    可以说,温凉给了所有人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他甚至代表魔道把《菩提天胎经》拱手出让,就看有没有人相信。

    势头正盛的飘摇阁,十万大山,魔道,《天胎经》再现……难道中胜果真气数已尽?几乎每个包厢都在思考温凉的出现……

    意味什么。

    至于他的铁剑……怎么可能不把它拿到手。

    “我们怎么办?”

    “小黑真笨,当然是去找他。”

    十个包厢基本都跟着温凉的离开而空掉,可是还有两个包厢中的客人没有行动,躺着的黑市主人终于再一次起身,他嘿嘿一笑道:“小子……要在这里打一架?”

    知道他在说谁,曲靖阴沉着脸回应道:“想不到你竟然一直躲在这里。”

    “嗯?躲?”黑市主人双手的指甲蹭一声又长出五六厘米,他舔了舔手背道:“老子从来没有躲过任何人。”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呢?”

    “你来的不巧,老子今天刚好可以离开。”

    砰地一声,七号包厢的玻璃片片碎裂,黑市主人挡下一红一蓝两条光轨后,曲靖带着同样是这两种颜色的雾气出现在平台。

    两极生灭手淡淡问说:“你在等这小子?”

    “嘻嘻嘻……小子你不用这样怕我,老祖宗已经吩咐过我不要像当年一样,现在的我像火中仙那软蛋一样呢……嘶……”

    曲靖皱了皱眉。

    夜官今天必死。

    黑色,黑市主人像是融在了他破烂的斗篷中一样,接着那块斗篷化成一道黑色的线在整个卖场流窜。

    与之相对,曲靖双手带着红蓝两条光线也在平台不断变换位置,就等黑市主人出手。

    然而在三种颜色光芒接触的一刹那,属于他们的舞台却出现一道——不合时宜的剑光。

    “燕太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