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温凉的宝贝
    七百八十万。

    风雪蛮部族长下定决心才用全部积蓄拍下这黑曜版画,婴四川已经把自己的随身武器‘雪傲锯’压给了鱼城黑市。

    《冬时武兴图》中的《四时战法》……一定能让风雪蛮部起死回生!本来这次婴四川只是抱着希望前来一睹压轴宝贝,可当《冬时武兴图》出现,他明白自己是真遇着了天大的宝贝。

    衣服大了买来也只是摆设,源于寒冬的《四时战法》分卷,这部功法绝对是最适合风雪蛮部的宝贝。

    另一包厢,面色阴冷的奴才阿顺提醒泊主道:“泊主……老奴肯定是婴四川拍下了这卷神通。”

    “他这是在赌,七百万两还多,风雪蛮部已经没时间吸纳这卷神通会带来的收益。”

    “可功法落入他的手里,恐怕我们会后悔。”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要用如此代价收来一卷不适用于我们的神通,这风险我还当不起。”赤砂泊泊主天水根本没有看起来那样理智,能把风雪蛮部打压到现在奄奄一息的境地,他不知耗费了多少资源,婴四川究竟是饥不择食还是真有主意?

    天水所在包厢的隔壁,屋中只有一个白衣年轻人。

    白无常道:“怎么样?都有谁?”

    石壁缓缓浮现一张人脸,墙中人得意的说:“你先给些好处我便告诉你。”

    “快说。”

    “小白真没意思,先知可是吩咐过你要照顾好我的,她可没看到……出门你就给了我一脚!哼!黑爷记仇!”

    “是小黑你偷看人家姑娘洗澡,你违背与先知的约定在先!”

    “那我告诉你都有谁,你不许告状。”

    “你说就是了。”

    人脸之后,墙壁中又伸出一条胳膊,一个黑袍少年从石壁中走了出来。黑衣白衣,两人的长短胖瘦全无分别,甚至头发也都齐齐搭在腰间,原来是一对儿双胞胎。

    黑衣少年坐在椅子上丢了串葡萄连着根茎吃到嘴里,吃完咽口唾沫才说道:“我只见到风雪蛮部的族长婴四川还有赤砂泊的泊主天水,万圣山也派人过来了,此外还有散修苟道人……哦对,鱼城城主文大人也在一号包厢。”

    “还有四人呢?小黑真没用!”

    “你怎么不去!”

    “我又不是耗子!”

    黑无常从椅子上跳起来嚷道:“你才是耗子!下次这活儿你去!我再也不去了!”

    白无常把手搭在黑无常肩膀:“不比舌头,剩下四间房什么情况?”

    “有一道很强的气息让我不敢靠近,我敢肯定看了他我会死。”

    “这么强?”

    “当然!连我都不敢……”

    “还有三间房呢!”

    “还有三间……那三间房有一道相同的意念……应该是左右两个屋子都被中间的人监视了。”黑无常小声分析着,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

    白无常也明白小黑的意思,这黑市的墙壁可是绝念石砌成,精神探测这种事即便地仙也不要想着在鱼城黑市进行。

    白无常喃喃道:“连下边那一位都……”他在说平台中央有时会展示商品的那个人,黑市主人……据说这黑市其实是为了保护他的存在而建,这么多年过去,也的确没人能找到他。

    视角回到六号厅,温凉正在与董见邪谈话,温凉刚从董见邪嘴里听到一则惊人消息:“两极生灭手曲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曲靖……

    地位仅次于阮小楼的男人。

    而董见邪坚持认为自己听到了更神奇的东西:“照你的描述……十有**是他,另一个包厢里是仙人洞两位长老……”董见邪像看到鬼一样直勾勾盯着温凉,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你小子……你是怎么透过绝念石知道这些的……”

    正说着,六号包厢的门打开了,先前那个穿着暴露的侍女微笑着说:“温先生,已经为您安排好了,请跟我下去。”

    温凉在董见邪与老管家见鬼的眼神中跟随侍女离开。

    八件物品拍卖结束,主持人的声音再次传出:“诸位来宾,接下来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压轴宝贝,由于委托者强烈要求,这件物品将由他亲自介绍。黑市一并在此温馨提示各位,该宝贝并不经由黑市之手拍卖。”

    中央平台有一块自发光的升降圆台,先前的宝贝都是放在上面被传送上来,如果有需要,下面躺着的黑市主人会为大家亲自展示拍品。当董见邪见到温凉站在上面出现时,他大喊着叫来黑市的负责人说:“压轴宝贝呢!说好的压轴宝贝为什么没有出现!为什么主持人说……”

    负责人:“董门主,鱼城黑市从不犯错。”

    董见邪:“这么说……”

    负责人:“台上正要介绍的,确实就是那件压轴宝贝。”

    负责人退了出去,董见邪瘫软在座椅上一脸惊疑,他可能真的老了,脑子不够用了。

    十间包厢几乎人人都认出了这个声名鹊起的白衣剑客……这就是那个赤脚白衣,剑裹红绸的召惊剑温凉?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西戎?究竟他会拿出什么宝贝?

    黑无常惊叫道:“就是他!就是他小白!那股笼罩三个包厢的意念与他的气息完全相符!”

    小白笑道:“先知果然厉害,这么容易就被我们找到了他。”

    温凉终于看清了这人的相貌,他是被囚禁在此么?这个胡子拉碴的人很强,温凉确信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那他为什么要在这里躺着呢?董见邪说这个人从没有离开过这里。

    看起来他还是打算继续躺着,温凉向着四周拱手道:“诸位朋友也听到了,温凉的宝贝只是借由黑市宣传,并不会在此地成交。”在刚才《冬时武兴图》的拍卖过程中,董见邪终于答应温凉去联系黑市,出乎所有人意料,温凉的所有请求全部没有遇到任何阻挠。

    温凉放大自己的声音说:“见各位对于神通求之若渴,温凉的宝贝倒与前一件版画有些共通之处,只不过……温凉的宝贝不可用金钱收买。”

    温凉解下了剑上红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