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四时战法
    “拍卖已经开始。”说话的并不是中间躺着的那人,这声音来源于其他地方,温凉剑意所探查不到的地方,忽然出现的开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可拍卖就是这样开始了。

    然而温凉……依旧没有主意……小鹊林哪里有钱跟这些阔主子拼购买力,只有商品会被公开的黑市,他更没有机会去拉拢人心。剩下的九个包厢都是什么人物在里面?怎么吸引他们的注意?

    温凉是为招兵而来。

    鱼龙客栈地下的某处黑屋,墙壁上的蜡烛冒着幽幽绿光,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男子站在孔夫子面前。孔夫子早就从上面下来,现在他正小心把玩着手中一柄宝剑,这宝剑整个是晶莹剔透的绿色,剑身的中间有一道透明贯穿首尾,在面具男的记忆中,这把剑从他跟着主人开始就挂在墙上没有被动过。

    “难道今天的压轴宝贝是它?”面具男问到。

    “不是。”

    “不是!那……那夫子让我传出去的压轴宝贝是——”鱼城黑市要拍一件不得了的宝贝,这消息是孔夫子让面具男传出去的,可夫子说拍卖场今天有九件物品,仓库明明只准备了八件拍卖品,还有那压轴宝贝根本不存在?

    “我也不知道。”

    “还没有送来么?还来得及么?”面具男的担心已经写在了面具上,可孔夫子还是不紧不慢说道:“放心吧,到时候会有的。”

    到时候会有的?

    面具男有点想要递交辞呈,多年的主仆情义确实令他对孔夫子有种盲目信任,但盲目也是有限度的!到时候会有?怕到时候鱼城黑市的公信力就要破产!

    还想追问下去,孔夫子却打断了他的说话:“小武,你跟了我几年?”

    “十八年……五岁过来的。”

    “你可知道鱼城黑市里一直躺着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会替我们展示商品但从不会出来的人?”

    “嗯。”

    “他才是鱼龙客栈的主人……”

    “啊?他……他!”

    “惊讶吧……我根本不是鱼龙客栈的老板……鱼龙客栈的老板可是地仙也不敢招惹的存在。”孔夫子眯瞪着眼睛生怕皱纹不够明显。

    “他的气息的确很恐怖,凡是想要闹事的人在感受过他那恐怖气息后都会消停下来,不管实力多么强劲的买家……”小武似乎想起了什么,孔夫子只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敬畏。

    “这黑市只是一个牢笼,牢笼的受困者也是布困者,咱家大人自愿关在这里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吧。”

    “三十多年?那不是地仙纷纷隐退的时候?”

    “不错,可鱼龙客栈的老板不是地仙。”

    小武能够感觉到,也许今天他要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历史,接着他问夫子:“那老板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黑市?”

    “三十年前有人给他下了道禁令,内容便是——直到有人带着某样宝贝来黑市卖,老板才能重新在太阳下行走。”

    “什么宝贝?那人来了?”

    ……

    第八件宝贝源自二十四窟,当那个不知源头的声音报出价位时,十个包厢几乎全部传出了疑惑的声音。这些人在前七件宝贝拍卖时还你争我夺,现在倒十分配合的齐齐沉默了。

    一件艺术品要五百万两?

    小鹊林足以用这五百万两打造出一个小门派了。

    一副二十四窟的黑曜《冬时武兴图》版画,凭什么值得上这样高价?

    当主持拍卖的声音再次传出,天价版画的出现也得到解释:“诸位也知道二十四窟有奇石板画四块,其中冰版《夏时农息图》与黑曜《冬时武兴图》不久前被戴承德当寿礼送给了百业城城主席甫岩,这两幅版画席甫岩刚接手就偷偷卖给了别人。”

    主持者咽了口口水,厅内的人已经习惯被他这样吊着胃口,根本不以为意,主持人本来也没想着有多大反应,他说到这里只是习惯的一顿。“殊不知,席甫岩甩手版画的第三天,二十四窟至高传承《四时战法》分别藏在二十四窟四副奇石板画中的消息不胫而走。”

    哗然。

    二十四窟开宗鼻祖神农靠《四时历》让宗门几乎立于不败,可这门功法太过深奥,神农之后就再也没人能把神通传承,于是二十四窟第二任主人把他对《四时历》的理解总结为‘春夏秋冬’四部《四时战法》。

    即便如此,缩小版的《四时历》依旧是五州顶级的神通。

    “那席城主现在怕是在府中瘫成一条泥鳅了,诸位开始竞价吧?”

    “五百八十万。”竞价开始了,《四时历》本是一种神通,可二十四窟第二任主人总结后,《四时战法》根本已经是四卷独立神通。其隐性价值绝对值这个价,而《冬时武兴图》的出现也开始让众人更加期待那‘了不得的宝贝’。

    既然还有压轴,那东西能超过这部神通多少呢?

    强者为尊的五州,本来销声匿迹的《四时战法》一定会掀起一场风雨,十个包厢中的买家已经在推测剩下三卷的行踪。

    也就是这时,一直默默观察拍卖会的温凉终于发话:“这部神通竟然能卖出如此的天价?”说话时黑曜版画已经被抬到六百万两。

    “法宝珍草毕竟是身外之物,武者的天赋与所修神通才是真正决定命运的关键。一个势力只需要一个超级强者就会使其地位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董门主,可不可以叫黑市的人过来一趟。”

    “温兄弟要买叫肖愧去喊就是了,不过这件东西董见邪帮不上太多。”

    “温凉不买东西。”

    董见邪挑了挑眉毛道:“不买?”

    “劳门主派人通报黑市主管,温凉有东西要卖。”

    “温兄弟该早一点说才是,没有特殊情况拍卖会不可能中途安插买卖,更何况今天还有一件价值高过《四时战法》的东西……现在插队可是要打乱卖场安排的,他们断不会答应!”

    “今天就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无论对鱼城黑市来说还是对这些买手来说。”

    温凉说的斩钉截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