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鱼城黑市
    五州有鲤鱼跃龙门的典故,许久之前这大地本没有什么地仙,只因一条鲤鱼越过龙门,天地的威严才正式遭到威胁。

    禁锢破除,天地终于点头让真龙领袖地仙,从此天地规则就有了行走世间的代表。

    其实烛龙早就把天地的威严拉下,他想要跳出规则的愿望已经被无数人继承,只不过……后来的烛龙就像一个不曾得志的中年男人,它也会被没有希望的无尽折磨压垮,它会孤独,暴怒,懒惰……等等等等,他终于不再是一个永远充满热情的灵魂。

    这个已经挫败规则的先天生灵……还是忍受不了失败。

    如果‘帝’真的已经不再被天地规则所束缚,那么龙门出现过的鱼城,有几个人正以他为最终目标展开一场行动。

    有成命门门主董见邪大腹便便,他得意洋洋出现时,温凉感觉是一块巨石在和自己握手。

    这人虽然体态宽肥,可他举手投足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他的眼睛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超过三秒钟,好像多看什么东西一眼就会让他忘掉什么。他语直口快且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就像瓢泼大雨不会放过任何人,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和所有人都打了招呼。

    “温凉是吧,肖愧已经向我介绍了你们的情况……小鹊林的牛郎公子?到底是年轻人哈哈……这两位也是好手……不错不错……来啊去把手续办好。”董见邪带了四名武者和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儿,老头儿听到他这句话后就下楼去了,鱼龙客栈二楼,几人继续听董见邪说道:“肖愧连自己的任务都说不清楚,温兄弟……你进去究竟要干什么?”

    “温凉也就有话直说了,我们几个是来邀请董门主入伙的。”

    “我?哈哈哈哈,温兄弟不嫌弃倒是可以到鄙门做个长老。”董见邪摆摆手笑笑道:“你们也不容易,进去后想怎样就怎样,越热闹越好哈哈哈,董某人怎么也有办法撇清自己,你们不必顾虑我。”

    原来这董见邪就是想看个热闹,温凉莞尔。

    鱼城从天空俯瞰就是一只阴阳鱼的形象,鱼城很大,这里的房屋都保持着一样的间隙,各个街区的排列也像鱼鳞一样。鱼龙客栈在中央鱼鳍的角上。

    董见邪把温凉一行人带上了一个崭新的平台,能有多大的机遇就看小鹊林自己的造化了。

    肖愧说道:“没有董门主,我们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温大哥……说说你的计划吧?”包括牛郎在内的人都是云里雾里,宝贝肯定是拍不到的,买手与卖家的身份绝对保密,他们也没有拉拢的可能,温凉想要干什么呢?

    “有劳董门主给这敲门砖,温凉进去才有把握。”

    众人只好等待着拍卖入场,小鹊林的人对温凉有股莫名的好奇与信任,这个横空出世的强者,他的神秘给了二十人一种可能。

    真能做出什么的可能。

    黑市就在鱼龙客栈脚下,充满年代的客栈弥漫着古木的淡香味,这里给温凉的感觉与小鹊林一样都是宁静,只不过小鹊林寂静在野,鱼龙客栈取静于市,鱼龙客栈的主人给温凉留下很深的印象。

    那个高高的老头儿……被称为孔夫子的人。温凉进来的时候他刚赶走一波儿客人,这就是鱼龙客栈基本没有人的原因,一个食客告诉温凉,几乎所有来鱼龙客栈的人都会与店主有一番谈话。

    让店主开心的人不需付钱,让店主讨厌的人加倍掏钱。

    很明显那一波人不被孔夫子喜欢,这位夫子也找上了温凉,他笑嘻嘻问小鹊林主人说:“你也有一把铁剑,他也有一把铁剑,这里还有一把铁剑……你们都是怎么分辨自己的宝剑?”

    “我这铁剑和我心心相印,我要是找不到剑,那我也找不到自己。”这是牛郎的回答。

    “我因为丢剑失了一条胳膊,我用这记忆紧握宝剑。”这是阿小亮的回答。

    “我的剑上裹了红绸子。”

    孔夫子点了点头说:“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你喜欢我的客栈么?”

    “夫子的客栈像一种传承,温凉很想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传承?”

    孔夫子喃喃着传承二字走了,他又去下一桌聊天,温凉却很希望他能再多说两句。店主的背影与任何地方一个操劳一生的背影都无异,温凉确信他与客栈有说不尽的故事……

    管家模样的老头儿回到了二楼,在他的带领下,温凉终于就要见识这一场特殊黑市的真面目。

    孔夫子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还在与酒店中各桌食客聊天,他看起来十分开心,现在这桌的客人应该不是第一次过来,孔夫子正口若悬河的对什么大谈特谈。

    温凉一行人从他的背后路过到了后厨,孔夫子回头张望了一眼。

    “怎么了?”

    “啊,没事,就是在好奇。”

    “夫子好奇什么?”

    黑市的入口在后厨的一块立柜之后,掌勺的大厨把勺子磕了三磕,立柜打开。

    黑市每一位来宾都不会同时来到后厨,在主办方的安排下,他们进入黑市的时间都是不同的。长长的甬道隔一段距离就会在石壁上嵌一块发光宝石,自打与立柜背后的看守者照面后,一炷香的时间内温凉再没有看到其他人。

    老管家给那看守者送了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

    接着,两名黑衣守卫与门口的红光同时出现,温凉走了半柱香才看到他们与出口……或者说入口。

    通红的火光反而把地上的红毯照的有些发黄,董见邪的队伍跟着一位穿着暴露的女侍到了六号厅,这屋子也是由几块发光宝石在提供照明。小鹊林只有温凉还有肖愧跟着进来,剩下的人被留在客栈二楼歇息,这是董见邪的要求。

    董见邪与温凉坐在一块透明的落地玻璃前,老管家与肖愧站在两人身后,剩下四名有成命门武者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这块落地玻璃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看得到外面。能发现这一点是因为温凉发现同一平面这样的玻璃还有九块,中间的平台被十块落地玻璃与一整块发光的天花板封着。

    一个人躺在平台中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