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小鹊林
    对于冷铁的命令,本来伯云已经愿意遵从并且表态会继续跟着飘摇阁做事,没想到冷忧怜却苦口婆心劝他与自己离开巨鹿。

    伯云当然不会拒绝,带着忧怜,这一男一女好不容易找到了搁盏楼作为依靠。本以为靠冷铁的关系二人会得到不错的待遇,然而也只是能管理一支小小镖队……这些都不重要,冷忧怜无论如何都是要给父亲报仇的。

    小鹊林很幽静,就清修来说这里算得上一方宝地,小小的地方还有小院和柳林,静静的溪流伴鸟语和蝉鸣。

    不凉不热,不躁不寂。

    众人原来都是第一次到小鹊林做客,不绝的赞美直把牛郎听的如痴如醉。小鹊林《天意刀》的传人,这本来已经是牛郎最自豪的一点,现在有这么多武者对能在小鹊林修行表示羡慕,牛郎当然更加的得意,他今天不把林中的一草一木都介绍给众人怕是不行。

    温凉还好,在他心中修行是无所谓环境的,一个人如果非要等一个绝佳的环境才肯学习,那他的行为就与等死无异。这环境绝对适合潜心修行,可没了这环境修行也不会停止,所以温凉还谈不上有多羡慕这份资源。

    他只是在单纯赞美这里。

    “牛郎哥——我们该说正事了。”织女终于不打算让哥哥再得意下去,他拉了拉牛郎小心提醒道。

    牛郎根本没有发现最被小鹊林吸引的是他自己,对于熟知的事物,谁也难免像牛郎一样充满热情。小鹊林的小主人才发觉自己有些过火,温凉觉得他也是极有意思的人,牛郎好像是屋子被烧一样急得手忙脚乱,生怕照顾不好这些客人。

    慌张的准备后,牛郎织女总算给大家准备了一些清酒淡食,西戎的宏图就要在这小小的柳树林徐徐展开。

    “温先生,这之前牛郎还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牛……牛兄弟但说无妨。”温凉有些不知该怎么称呼牛郎。

    牛郎把手举向一众来宾说:“这些都是牛郎千挑细选的好汉,我们这些人也许实力不济,可狗尾草胸中的火焰也可以烧尽一方平原,温先生刚在南曲战大笑明王平局,竟然愿意与我们这些小辈共事,这着实让牛郎受宠若惊。”

    “不敢不敢,我们要做的事情本就不是个人实力的强弱所能决定,温凉也并不以为自己比大家强过多少。”

    这时候却有人高声道:“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我们既然自甘落后,你也不要再强压姿态,反倒让我们瞧不起!”这一脸胡子的糙汉快人快语,搞得温凉只能是陪笑。

    本来武者世界就是强者为尊,温凉虽不是有意搞文绉绉的一套,可温和的性格注定他拿不起架子。

    “温先生似乎与魔道有什么关系?”牛郎说到了正题。

    “温凉确实算魔道一员,不过我至今还没有见过所谓魔道。”

    “温先生的实力我们一伙也都清楚,不过先生魔道的身份是我们合作的障碍,可否请您再讲清楚一些?”

    温凉真的很想说牛郎太客气了,可刚刚被大胡子训吃完的他也不敢再拒绝先生的称呼,只好带着奇怪的感觉把这称呼接受,温凉说道:“温凉是魔道中出来的孩子,除此之外我对魔道也一无所知。”

    虽然连温凉也觉得对方太容易相信自己,可牛郎就是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好!本来与魔道有联系是我等所不耻,可特殊情况下这也是我等所必需之退让。”

    牛郎接着站起来说道:“诸位!,天意刀与才女剑自愧不如召惊剑,既然温先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牛郎不妨就把这位子让给有能者居之!”

    一石激起千层浪,温凉分明从这些人眼中看到了希望,的确个个都是好汉……这样软弱的组织想要挑起西戎大梁,这对他们来说是多么艰辛的一件事?可牛郎还是召集了这么多人手,这些人也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加入。

    温凉一瞬间觉得:这里才是属于他的地方。

    “温凉不过是中意宝剑的一个散人,要做领导根本没有经验可谈,诸位还是……”

    “你不做难道我做?这样的机会算你白捡了便宜,你倒好,一个光杆儿司令还嫌弃兵软剑锈?”这大胡子算彻底被温凉铭记了。

    “胡图大哥说的对,温先生……这位子你要真坐不住或找到什么可以替代的人,到时候你再推脱也不迟,可现在……牛郎其实也是没了办法才把它推给你啊。”

    “能做便做!不能做也没人逼你!”温凉严重怀疑这人喝醉了,要不是旁边有人拦着,这大胡子敢要上来照脸给温凉一拳。

    “这……”

    “温……温大哥……牛郎哥哥本来也不想自己组织这样的事情,可……可哥哥说这事必须要有人开头,所以他做了。万事开头难,我们就算做的不好,以后也一定还会有新的力量把我们的经验拿去,织女以为这是一股永不会消亡的力量。”牛郎与织女都不是什么强势的人,织女看起来只是稍微表达意见,实际上她已经在用全身力气把所有心里话都说出来。

    织女生怕别人再说话自己又没了发言机会,又急迫的补充道:“你的实力绝对是在场第一,镖队与我们双方,你折中选择的方式也让我们很是佩服,我们相信你不是坏人。”

    没有了,织女讲完了,其实也就是所有人的心声被表达。

    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组织空有一腔热情,多次的碰壁之后,现在的他们要给自己争取资本。这个实力强劲的魔道余孽,他确实可能使组织拥有更多筹码,在那些碍于小鹊林薄面才敷衍应承的大小势力面前,这批人也许真能讨得什么机会。

    五州已经面目全非,这二十名可爱的仁人志士真的在倾尽一切去改变……为了各种不同的理由,他们却有了不需言表的默契。

    温凉微笑道:“既如此,温凉以后便算个头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