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温柔的人
    温凉意外的听到了许多东西,包括在场的其他人,牛郎织女想要用这批火铳作为谈判资本拉拢原来与二十四窟有联系的各个势力,趁着南曲反风正盛,他想要在西戎煽风点火等等内情,牛郎毫不避讳的讲了出来。

    牛郎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至于火铳,这是搁盏楼一位巧匠发明的新式武器,据说火铳中有一种阵法可以被机关引动,只要扣动扳机火铳就可以把高度浓缩的火元素精准射击到瞄准的位置。虽然《洗髓经》的出现让一大批武者像雨后春笋般横空出世,可武者终归没有达到一个很庞大的规模。

    火铳是随便一个普通人都能使用的武器,真正的战争伴侣。

    温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疑惑的对忧怜说道:“怎么车队不自己使用火铳自保?”

    照牛郎与车队这边对火铳的推崇,这样威力无匹的武器就是他们也可以使用,四十多人拿起火铳对着十多人……随便乱射也可以起到不小的压制作用。

    “搁盏楼自己也害怕火铳的力量,他们放出火铳的条件就是:只有经过搁盏楼挑选训练的专人才能使用火铳,搁盏楼不会提供过多的武器支持杀戮。”

    火铳外面还有一种禁阵,这需要搁盏楼阵师亲自解除火铳才能派上用场,阵师与武器讲师会随后到达火铳下派的地方。搁盏楼确实把火铳的制造工艺以及使用技巧劳劳握在了手里,可能坚持多久……没人知道。

    “就是说……他们把火铳拿去也未必有用?”

    “是这样没错。”忧怜答道。

    “那几位还要取这火铳?”

    “当然要拿!我与哥哥为这火铳费尽心思,怎会为这不着边儿的理由就此放弃!”说话的是织女,这一届的牛郎织女竟然是兄妹两人而不是情侣,这让在场的众人有些意外。

    “废话不要再提!谁敢与伯云一战!”这位‘火烧剑’也是尴尬到了极点,刚刚豪气冲天的一席话泼出去后,竟然没有一个人理他,伯云终于按捺不住又要发作。

    温凉摇了摇头,伯云的脾气一点没有改变。

    “就这火铳的用途而言,在你们手中确实比送去给南曲八旗要好的多……”温凉这话让牛郎振奋不已,一脸遮不住的笑容在他脸上洋溢着,接着他又听温凉说:“不过火铳该到谁的手里……还要听冷小姐如何安排才是。”

    牛郎的脸又沉了下来,温凉发现他与伯云是那样的相似……

    “这样吧,冷小姐要愿意把火铳相送,温凉就护送你们回去,如果冷小姐要坚持把火铳运去南曲……还是温凉跟你们回去。”温凉虽然不放心忧怜,可他也不想与这十三位仁人志士相交恶。

    “我跟你走!”温凉就是冷忧怜最后的稻草,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忧怜知道,看到温凉她就会心安。

    “小姐!应人事小,误人事大!我们已经答应搁盏楼会……”

    “长老不用再说,我自有我的判断。”

    伯云差一点就要再与温凉拼个你死我活,他不要再看忧怜注视温凉的神情,他也绝不愿和这个人有丝毫瓜葛……这时候,他决定了一些事情,温凉给他的屈辱他总有一天会加倍奉还……伯云咬咬牙说:“好!那你们便都是伯云的敌人!来吧!”

    哪知道还是没人理他,牛郎用犹疑的声音试探道:“温先生的意思是……”

    “既然如此,温凉就与大家合个伙吧。”温凉温声道。

    温凉是谁?

    与陈延生比剑未果,与大笑明王战平的召惊剑……中胜已经通告五州的要犯……这样的实力与处境,温凉对这仅仅的十三人来说同样就像一颗救命稻草。

    “可这位……”牛郎指了指伯云。

    “阁下不妨就先让这一只镖队顺利通过吧。”

    牛郎沉默了半响,是选择温凉……还是选择火铳?果然火铳是不稳定的因素,牛郎自己也不知道火铳能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有多少分量,更别提自己还不能控制这份力量。

    而温凉加入的效果几乎可以说立竿见影,一个强者,一个绝对与中胜对立的强者……牛郎想:这样一个人注定是大人物,自己就算跟了他奉他为主又会有什么损失呢?而且似乎……他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可怕,他的微笑暖过阳光,胜过熏香……这个人……

    很温柔。

    “成交!”

    见温凉微笑点头,牛郎的心情是很兴奋的,他绝对相信此行有了更大的收获。这位哥哥看着自己的妹妹乐呵呵笑了,接着温凉与忧怜受邀到小鹊林一叙,一行本来十五人竟然还带走了七个镖队中的武者。

    这七人是温凉要走时自愿入伙的,他们听了牛郎的计划也被鼓动,温凉这位大红人的加入更坚定了他们的决心。

    只是伯云的心情……

    自打温凉出现,伯云就没有过一天日子好过。他甚至忘掉了自己的生命中有一个人叫寒小虎,这或许因为面对温凉时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伯云有时也觉得——召惊剑与火烧剑,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忧怜对他很失望,温凉也不喜欢他,牛郎织女对他只是觉得奇怪,加上毅然离开镖队的七名武者,这些人在走的时候头也未回。

    他们就像丢了垃圾在这里一样,伯云被衬的那样可笑。

    一股热能在三十多人中间引爆,这些人都不同程度受了烫伤,伯云背后的篷车被他砍成两半,看他的样子是要把整个车队毁掉。伯云一边大吼一边把剑砍在木车上,一段一段,一截一截,伯云至少要把这驾车搅成粉末才会停止发狂。

    三十多双满溢惊恐的眼睛看着他。

    二十四架货车只有这辆篷车中装了别的东西——搁盏楼对新晋明王示好的一些礼物。

    当火烧剑碰到什么阻力的时候伯云终于停顿了一下,接着他开始继续一剑一剑的与这阻力相抗衡……

    直到什么坚硬的东西应着剑声断裂。

    冰版《夏时农息图》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