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召惊剑 温凉
    “与所有的神通相冲?”

    石头得意的说:“我那师傅说了,石头小爷命理逆天,将来会有一份天大的机缘掉在嘴里,所以……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可以不劳而获成为绝世强者!”

    “不劳而获?”温凉与鬼剑忧都很吃惊,真是如此……石头确实有莫大的福气。可五州的悠悠历史徐徐展开,哪一个绝世强者未经过千锤万凿?哪一个绝世强者不是历遍艰辛尝尽苦头才终得圆满?

    鬼剑忧眼睛咕溜溜转了三圈忽然惊醒道:“不能修习《易筋经》与《洗髓经》……因为身体中渗入天地元气就会失去机缘……不劳而获……不劳而获……孩子,魔道哪一个是你师傅。”是啊,不劳而获……就是天生强大的妖族也要努力修炼才有希望站在武者巅峰,而五州最有捷径可走的神通……无一例外全部出于魔道。

    “不行!”温凉想到了尸山血海,血将难道想用这种手段把石头雕琢?温凉绝不接受。

    “听到了吧,臭小子,不只是老夫看不上这份机缘,你的主子也不许你接受这份机缘,这人是谁?”鬼剑忧若有所思,魔道人数无多却强者云集,像石头这样天资卓越的武者在魔道还真不缺少。

    温凉与石头都没有想到鬼剑忧能这么快猜出血将的身份,他们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如实交代,这时候石头不甘的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恩师养育之恩更不可忘!你们两个凭什么否定我的师门。”

    鬼剑忧撇撇嘴说:“还是那句话,五州发生何事与老夫无关,只是魔道专走捷径而少内省自身,他们的神通无论就效用还是就心力来说……都是脆弱且没有根基的……便是你真取得这样一份机缘也并无多大益处。”

    “石头,前辈所言有理。”

    石头看起来是生气了,就听他说:“你们凭什么一口咬定这份机缘无益?就算这机缘残忍轻巧,石头难道就不能去改变它?我明了善恶之分,这份坚持我自然也会将之普及到与我有关的所有。难道天高便不得去攀,海深就不可去探?难道心有抵触就要躲着它不敢正对?”石头铿锵有力的继续正色道:“有益无益,石头有我自己的打算。”

    石头的话有些道理,却也毫无道理,二人知道石头是想告诉他们一件事:他不是孩子,他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也有自己的选择能力。

    温凉想到过去师傅阻止自己修习剑意,鬼剑忧也曾被阻挠选择《无声无息诀》。

    虽然心中还是对魔道有些抵触,可两人倒对这雷打不动的石头更加喜爱,鬼剑忧故意不理石头对温凉说:“告诉老夫谁是他师傅。”

    温凉觉着告诉他也无妨,可他还是有些犹豫:“这……”

    “哼,‘千人斩’袁大头?”

    温凉摇摇头。

    “那……‘挑山刀’应不行?”

    温凉摇摇头。

    “既然已经对命理有所领悟……骨血二将?”

    ……

    ‘渊聚天下之道音广议,博传圣贤之福祉留青’。

    高高的孔夫子与瘦瘦的徐夫子正在九章书院的纵横溪水之上,一座水中小亭里对弈。

    这淙淙细流参差交错被乱石所环绕,仍旧有许多人坐在乱石上看棋,他们喜欢看两位夫子的任何摩擦。与这许多人一样,孔徐两位夫子都不是九章书院的人,可他们的言谈总是深得人心,慢慢在书院有了不小的地位,甚至很多人专程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就是为听听这两位夫子对时势的独到见解。

    徐夫子说:“夫子你落后了。”

    孔夫子说:“夫子你贪功了。”

    下面人说:“你们两个,臭棋臭棋。”

    孔夫子的回合,徐夫子忽然懊悔地把上一步棋拿回到手里,下面人说:“举手无悔大丈夫,举手无悔大丈夫。”

    徐夫子一瞪眼睛说:“观棋不语真君子!观棋不语真君子!”

    孔夫子说:“无妨无妨,忍了忍了。”

    徐夫子赌气的把棋落了回去说:“不要你忍不要你忍!我岂会占别人便宜!”

    孔夫子说道:“你我都是普通人,这小亭周围哪一个敢说自己是真君子,哪一个敢称自己是大丈夫。这便宜我占也是占,你占也是占,倒不如咱们两个都把眼睛睁一只闭一只……婊子立牌坊,婊子也还是婊子。”

    下面人说:“粗鄙,粗鄙,这例子举的不好,举的不好。”

    徐夫子才不理这些人,他对孔夫子说:“那你说,谁是真君子,谁是真丈夫?”

    孔夫子说:“那位召惊剑……剑道上品,人道上品。”

    徐夫子说:“是排在恭俭让前面的那位温良?”

    孔夫子说:“温是温良的温,凉确是冰冷彻骨的凉。”

    下面人说:“那个人真是又温又凉?”

    徐夫子说:“上次与‘无声剑’相对……他为平息巨鹿堡飘摇阁的争斗而自甘成为百业城一副活靶,温是顶温的剑,顶温的人。”

    孔夫子说:“看来你不知道后来的事……这之后没几天,温凉又对上了戴承德。”

    下面人说:“戴承德?‘大怒明王’戴承德?”

    下面又有人说:“是大笑明王!”

    先前那人回话道:“你知道什么!这人是四大明王中最喜怒无常的一个,他对部下甚至不如对自家院子里的母狗,这人以前仗着实力强劲杀人不眨眼,仇家无数!”

    有人问道:“那个出剑无形的温凉对上了他?结果呢?”

    下面人齐齐说:“结果呢结果呢?”

    孔夫子说:“结果?结果温凉依旧是一剑挥出,你们知道么?那道剑光就像把海天分割的白线,白线遇到了戴承德太阳一样的拳头,那叫什么?”

    下面人说:“叫什么?”

    孔夫子说:“叫——日落!凡是见到温凉出剑的,南曲百十来名八旗子弟都被那一道剑光吓得跪倒在地!这人的剑顶凉顶凉!”

    徐夫子说:“这么说温凉赢了?”

    孔夫子说:“不知道,据说二人还是平手。”

    下面人说:“和四大明王之一战平?”

    徐夫子说:“这下你不再说他故弄玄虚了?”

    ……

    关于温凉的议论越来越多越来越广,五州几乎人人都听说了一个外号——召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