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鬼剑忧
    石头不屑的对鬼剑忧道:“他可是小剑宗的宗主,救我们?我的好主子你也太容易相信别人。”

    “老夫都说了,这小子该是你的剑仆。”鬼剑忧也觉得温凉脑子不是很够用,不过他同意温凉是个聪明人。

    “老鬼,你为什么要从自己人手里救下我们。”

    鬼剑忧摸摸自己的胎记而后躺在洞中草垛子上说:“老夫路过剑谷本想在暗中看看这些兔崽子的修行如何……不料却听到了有关你们的一些消息。”鬼剑忧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细长的剑尺,他用剑尺指着温凉说:“万藏道源?”

    温凉也好奇鬼剑忧与中胜是什么关系,小剑宗看来一直与中胜有合作,只不过无害的皮囊被陈延生用来伪装的很好,名声在外褒贬不一的剑宗还不至于人人喊打。可他确定今天之后小剑谷再也不会有之前那样的地位,五州的舆论绝对有毁掉一个人甚至一个宗门的力量。

    鬼剑忧呢?这位常年不在宗门的宗主在剑宗所做的一切中有怎样的地位?

    “不瞒前辈,温凉确实打小在樵空山修行。”

    “好大的福气……一个‘帝’害怕的人要是在老夫面前死去,鬼剑忧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原来前辈也对中胜有所不满?”

    “不满?五州怎样与我无关,老夫虽然不屑于他们的行径,可也谈不上不满。”

    “前辈既然不屑与阮小楼同流合污,怎么会容忍小剑宗败坏先贤名声,与鼠辈同苟且?”温凉拱手问到。

    “败坏先贤名声?老夫对权力党争之类并无兴趣,剑道之外我所关心的只有小剑宗山门兴衰,这是我所没有办法的事情……多亏我的两位徒弟,他们把宗门治理的很好。无论外人如何评价,我这两个徒弟的所作所为总是为了小剑宗着想,他们做什么事情也有他们的道理,老夫不愿过问。”

    鬼剑忧的态度很坚定,温凉从他语气中可以感觉到,他不想再谈论类似话题……可温凉还是要搞清楚:“前辈还是过问了。”

    “你的潜力还有,这小子更是天生剑才……老夫的确觉得他们这次做的过火,可我考虑的是武者都会有的心情,延生我徒却是在为山门谋幸福……”鬼剑忧抚摸着自己的剑尺,他好像在面临什么选择,最后他似乎给了自己一种肯定说:“对你们两个莫名的希望使老夫忍不住救了你们,这山洞是剑谷重地,除了我没人会来,你们放心好了。”

    “小剑宗的人不知道我两在这里?”

    “你们需要鼓励,我那徒弟老夫也不想把他否定……我虽然救下了你们,可谁都不知道是我救了你们。”

    ‘无闻剑声,不现剑形’,鬼剑忧的可怕就在于此,他剑下死过不少人,可这些人中能得知自己死在何人手中的……少之又少。

    鬼剑忧正说着,洞外竟然有人朝内讲话道:“徒儿延生问师傅安好。”

    陈延生来了……

    坏就坏在无声无息,能这样把敌人救走的,陈延生只能想到自己那可爱的师傅。

    鬼剑忧在洞内假装不在的行为也真使他里外尴尬,他在想这死徒弟怎么不早来一点,好死不死他等自己吹了牛出去才来。

    陈延生继续道:“延生如果做了错事,师傅尽管批评就好,徒儿绝不再犯……那两人如何安排在于师傅,延生并非前来要人,您不在山中的这些日子剑谷着实不易,如果徒儿做了过分的事情也是为剑谷着想……所以……既然师傅您回来了,有些事情也终于不必着急。”

    温凉见鬼剑忧点了点头,知道他对自己这徒儿极为满意。听说陈延生在鬼剑忧的教导下从不二过,现在的陈延生还是原来那个懂事的小徒弟,鬼剑忧欣慰不已。

    “师傅要是真的生气,徒儿便先退下待师傅气消再来。”陈延生的态度真诚不失条理,在小一点的话绝对是很乖的好孩子,他说完回头就要走。

    “延生我徒不必自责,为师救人自有为师的道理,你的行为并无对错可言,往后还要继续以剑宗兴衰为己任。”

    “那师傅……”

    “回去歇息吧,为师会亲自去找你的。”

    陈延生没有立刻回应,他犹豫一下才干脆的说了声是。

    陈延生走了。

    “宗主的意思我二人也明白了,多谢前辈。”温凉觉得是时候告别了。

    “怎么,这就要走?”

    “你个老鬼,救人就救人,杀人就杀人,刀子架在别人脖子上就不要让他求饶以受屈辱,恩惠放到别人口袋里就不要让他报答以致施惠者蒙羞,你还要勒索我家少爷不成!”石头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家少爷老夫不感兴趣,只是你这小子机灵得很,你还没有说是谁给你定了那条死令。”

    “一个比你强的人!”

    “比我强!老夫我已经在破劫边缘,做个半步天仙不过是随性之事,要什么人会令你觉得他比老夫还强?”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那你怎么不破劫成就地仙!”

    “小子,地仙终究是天道的一条狗,为了这样一个身份舍弃羽化的可能……老夫宁死也不会稀罕这天地规则的力量。”

    “给我下死令的人?”石头一脸得意准备下下鬼剑忧的威风说:“他虽不是地仙,可地仙见了他也要拔腿逃跑……你?你怕是禁不住火中仙一招。”

    “不是地仙……是西戎的那条癞皮狗?”

    “你也只敢趁他不在才说他是癞皮狗,他的一拳你也承受不住的,不过我师傅不是他。”

    “还会有谁?你这小屁孩儿究竟打不打算说!”

    血将要是在这里,一定少不得被这小家伙感动,他把血将说的那样高大,又严守着老头子的禁令……温凉有些为血将而开心,可他却是和鬼剑忧一样的好奇,所以温凉也问他说:“石头,你那师傅没有教过你一招半式,为什么也不让你跟着别人修行?”

    石头嘿嘿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