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仙草也有个性
    温凉醒来时听到的是石头的一阵大笑,最后那一剑他动用了已经消失的一层实力。

    他不该做这样的尝试,被冤魂哭鬼蚕食后,他的身体与意志都不能再承受这样的力量。令温凉奇怪的是血珠没有暴动,消失的力量被调动时,尸山血海再次沸腾却始终没有越过雷池。

    阴凝无见草。

    如果不是来自‘上清嘉奖’的保护,温凉绝对要承受更大的反噬以及来自鬼魂更多的折磨。

    石头一边大笑一边叫嚷着:“我绝不会学你这老鬼的剑法!”

    温凉醒来后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就像过去的无数个清晨一样,温凉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后看到一个陌生人。

    又是一个老头儿,这老头子也只比石头高那么一点,他光溜溜的头上有一块青色胎记,略为宽松的黑袍使他看起来不至于过分瘦弱。他正用狗尾巴草给石头挠脚。

    “你这臭小子!老夫把你们救下,又给你治好了伤……你却如此吝啬自己的天赋!”

    被一根破烂绳子捆着不得自由,看起来老头子是想收他为徒。温凉想说石头与老头儿都很有缘,听这人的话……他对自己二人有着救命之恩。

    温凉看看周围……这个小山洞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山洞,有人在此深造剑道的痕迹不仅留在了墙壁上,就连空气中都是挥之不去的铁剑气息。

    这前辈不一般。

    “随你怎么说!小爷又没有求你救我!我是绝不会修习别家神通的!”

    这话让老者大为惊奇,瘦小的老头子说:“嗯?你已经拜过师门?”

    “小爷这般天才岂会无人无津?”

    “哪门哪家?姓甚名谁?”

    “你是哪门哪家?你又姓甚名谁?”

    “我?告诉你也无妨,‘无闻剑声,不现剑形’,我便是那无声无息的天下第一‘鬼剑忧’!小子,想拜师该来得及。”

    “呸呸呸!天下第一……哈哈哈哈哈……”石头的行为无疑是……找挠。

    原来这位老者就是鬼剑忧……既然是小剑宗真正的宗主,这位鬼剑忧又为什么要从陈延生的伏杀中把自己救出来……温凉向着还在挠脚的鬼剑忧打招呼道:“前辈……”

    “嗯?”鬼剑忧看了眼温凉又招招手说:“你小子过来。”

    温凉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低头以示恭敬。

    “我问你,这小子的师傅是谁?”

    “这……前辈,这我也不知道。”

    “那你是他什么人?”

    “额……这孩子是我一个剑仆……”

    “你的剑仆?你?”鬼剑忧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瞪着眼睛对温凉呵斥道:“你也配!”

    温凉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你做他的剑仆才差不多!”

    石头又来了劲,他把双脚当成了拉风箱的杆子来回乱蹬,边踢边说:“温凉,快把这个风老头子撵走!他要害死我!”

    害死我?这一老一小让温凉真的是束手无策,好在他们都长了耳朵长了嘴,温凉只管留意他二人自行沟通就好。

    “老夫的剑法独步古今岂会害你!”

    “我要是学了别家神通,有人要让小爷不得好死!你还敢逼我自送性命不成!”

    “有这等事!可是这臭小子所在的宗门?这些少爷身无长物却还偏爱作威作福,原来也是那下流门户的狗崽儿!”用手指着温凉鼻尖的鬼剑忧说话毫不客气。

    “你才是条老狗!我家少爷要是没有受伤,早把你活刮一百多刀!”

    “受个屁的伤!这小子不知吃过何等奇药,我那珍贵草药白浪费给他好几副才发现这小子根本是个吃不得药的活死人!”说着鬼剑忧又一脸严肃道:“活刮一百多刀?收徒规矩不通人情,手段还如此狠辣……果然与下流宗门一副德行。”

    鬼剑忧显然误会了石头的话,温凉解释道:“前辈……温凉不是那下流宗门的成员……温凉也未曾执刀将谁活刮……敢问前辈怎么说我是个活死人?”

    “所言当真?”

    石头无奈说是。

    鬼剑忧这才说道:“你四肢百骸有一股阴气绕行不停,这股阴气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利,甚至能够自行帮你疗伤,只是……它疗伤的功效不大且看起来与任何草药都相冲……实话告诉你,一旦你受的伤超出这股阴气的治愈能力……就是头疼发热也会要了你的性命。”

    温凉有些哭笑不得,这阴凝无见草真是极有个性的仙草,它给了自己莫大幸运,却也让自己横添不幸……

    “原来如此。”

    “小子……你的身体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可你与死亡的距离也比别人更近。”

    “多谢前辈提醒。”

    鬼剑忧好像对石头没了兴趣,他对温凉说道:“看似有益实则无用的阴气,咄咄逼人却又发挥不出的实力……你倒是个有趣的人……小子,你在剑道的天赋不高,能有这样的惊天剑意老夫着实佩服,可如果你的手段仅此而已……怕是‘帝’还不至于害怕你到这般地步。”

    温凉苦涩一笑,他知道鬼剑忧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他的话也让温凉担心不已,自己的实力能给这位‘帝’带来威胁么?

    温凉说:“晚辈的实力确实到此为止。”

    “若你所言为真,老夫劝你以后能躲就躲,不要再像昨天一样逞强了。”

    温凉点点头,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解开了绳子,看他活蹦乱跳的样子,温凉更感激这位鬼剑忧的救命之恩,想必他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将自己两人救下。

    温凉想着至少要把大方布施草药的恩情还掉。

    “哈哈哈哈!臭老头儿!你的手段对石头我不好使!现在你还有什么办法!”石头或许是想念血将了,温凉发现他对这个老头儿很有好感,跟着自己虽然没多久,可这是石头第一次这么主动的**一个人。

    **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种亲近的表现。

    鬼剑忧让石头觉得亲切。

    石头在回应来自鬼剑忧的**。

    温凉笑着对石头说:“快问问前辈为什么要救我们两个。”

    石头撅噘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