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意中人
    温凉的意中人——是个铁人。

    在温凉的意中,老铁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他就像凝聚为人形的一团铁元素。类似于初见血将时的感觉,浓浓的血腥味与刺鼻的金铁味都让人不舒服,他们的气味好像天生会伴随一股强势的压力。

    温凉的意中人——为战而生。

    这个一言不发的铁人燃烧着盛大战意,他悍不畏死的目的性把温凉的气势完全压了下去,温凉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剑意或许是无力的。

    纯粹的力量。

    不掺杂念的纯粹是战无不胜的,当一个人能够不顾一切的做一件事,他就已经没有了失败的理由。这样的人最令人感到害怕,温凉的恐惧剑意遇到了对手,他甚至有些自甘输于老铁……

    温凉的意中人——宝剑一把。

    只有在遇到难以对付的敌人时,老铁才需要现身与二百八十一人配合对敌。本就威风的完美剑阵有冷铁加入后,小剑宗的压箱武器产生了质的变化。

    二百八十一人此时有了与刚才颇为不同的作用,他们现在只是为了给老铁压阵而存在。两虎相争时蚊子的作用才重要起来,更何况二百八十一个人的完美默契远不是蜂群可比。

    温凉一筹莫展。

    怀中还绑着重伤的石头,温凉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劈刺扫撩对老铁来说不起任何作用。老铁的身体与温凉铁剑相遇时,二人的剑气也会在这时相交,石头好像有了意识,这时候他总要轻轻嘤一声出来。

    所以温凉担心,身心正处于崩溃边缘的石头能否承受自己剑意所带来的压力?

    因此温凉是凭借娴熟的武艺与二百八十一名剑客交锋,他已经快要不支,温凉有些想带石头离开,这笔账可能要之后再算。

    战斗就快结束,温凉的担心绝不会困扰到老铁,他的滔天剑意是自愿不出,老铁的真正实力可没有和他定下什么约定。

    二人第十四回合的交锋结束后,飞剑换位结束,二百八十名剑者正要再次换位,温凉摇摇晃晃带着石头立在一根金竹上。

    老铁终于要运用天地元气,最接近罡气的金铁之气缭绕他全身,温凉毫不怀疑下一次过招时,自己的铁剑会被他那金铁之气搅碎。而老铁爆发元气的同时,这座金竹剑架顿时大放光彩,二百八十名武者全部调动起天地元气,五颜六色的光芒就像金竹剑架吊满的灯笼。

    小剑宗的可怕再一次展露无遗,广阔的盆地铺满了红土,红土上是一千零八株歪脖子老松,在他们的中间,金竹剑楼正耀武扬威在大放异彩。低调温和的剑宗好像在宣告自己已经从沉睡中醒来,剑宗与陈延生压抑多年的对权势的渴望正要饱餐一顿。

    温凉咬咬牙准备放一道剑意跑路。

    决定来的太晚,温凉发现这些武者的元气是相通的,以七名指挥手的罡气为中心,罡金木水火土风七种元素此时才表现出一座阵法该有的样子。

    真正的没有死角,七种元素的完美配合并不直接袭击温凉,可温凉的一切行动已经被封死。所有人开始用手中的剑敲响金竹,他们的目的看起来也很单纯——怎么乱怎么敲。

    只要温凉一动,所有的元素就会在瞬间卷成一道七彩龙卷把他搅碎,还好对意的领悟使温凉有够强的意志力支撑下去,否则石头早和他一起禁不住噪音跌落下去。

    金竹在颤。

    石头在抖。

    老铁一个加速冲向温凉,温凉能感觉到,对方身体中溢出的铁元素还没来得及跟他一起冲过来。

    温凉的意中人终于不再是一块铁,浓郁的铁元素在他体内奔腾,在温凉的感知中,这是老铁最有生气的一次攻击。

    正在剧烈反应的铁。

    “把我的眼罩摘掉。”发觉石头已经彻底醒来,温凉低着头对他轻轻说道。

    石头摘掉温凉眼罩的时候老铁刚好开始‘冲刺’,两人的距离就在这瞬间被拉近三分之二。

    而后老铁停下了。

    他的七窍冒出缕缕灰烟,可能用烟来形容这些东西不太准确,他七窍冒出的只是一些灰色。

    金铁之气。

    一直担心惊醒石头的温凉终于把意外放,老铁对此毫无防备。

    纯粹毫无准备的不再纯粹,就像一心作画的画家忽然失去了全部作品,劳碌一生的奋斗转眼烟消云散,老铁经历了破产商人该经历的苦难。

    继而崩溃。

    突如其来的意外就像恩爱情侣的骤然分别一样创伤了老铁。

    距离温凉最近的三四十人与老铁一起向下跌落,这些自乱阵脚的‘不速之客’运动了完美剑阵的开关。

    七种元素开始在金竹剑楼中疯狂流窜。

    布阵早已结束,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神秘力量’,他们本可以劳劳附在属于自己的安全岗位上……不致被搅成碎末。

    温凉也没有想到这一眼能够起到这么大的作用,连他自己都被吓到了。疯狂流窜的元素好像在不带目的随意行进,其实严密计算的路径却没有给温凉留下一条活路。

    温凉看到远处的陈延生依然在笑。温凉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继任性取闹的伯云之后,道貌岸然的陈延生使他明白一个人可以有多么可恨。

    温凉用左手把石头牢牢摁在怀里,他的剑意开始彻底爆发,狂暴的怒意像火山喷发一样席卷整个剑架,七大元素的步伐很快被剑意搅乱,甚至有小部分元气随着温凉剑意一起正在折磨二百八十一名强者,温凉一个箭步飞向陈延生。

    要快。

    石头的胸膛好像要炸裂一般,他所感受到的压力远比忧怜在温凉背上时多,那时候血将并没有用多强的力量,温凉自然也应付的轻松。

    石头吐了口血,他的伤口也几乎全部裂开。

    陈延生毕竟不是平平小辈,他已经拔剑准备迎战温凉,哪知道温凉急匆匆的找上自己只是想要恶心他一把,这位天才剑客到自己面前啐了一口就跌倒在地。

    摸了摸脸,陈延生意外看到一地的鲜血正与脚下红土融为一色。

    击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