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金竹剑楼
    “陈宗主这是何意?”

    ……

    小剑宗别称小剑谷,从火中仙现身之地到这里,大大小小的红土盆地就像夜空的星光一般分散在各处,小剑宗就建在其中最大的一片盆地。

    据说小剑宗内生有一千零八株古松,这些古树光鲜亮丽且一年四季郁郁葱葱,这里的松树每一株都至少有五百年的高龄,每一株都佝偻着腰身久未抬头。

    有人说歪松寓意‘剑者执谦’,小剑宗作为剑道代表从不自处傲然,就连古松也低头以对外人表示尊重。有人说歪松侧映‘剑谷第二’,小剑宗终归不及剑宗,古松是不敢抬头遭人讥笑。关于剑谷的古松为何全部歪了脖子,五州各个阶级的人群都要在茶余饭后讨论一番。

    南曲的建筑风格以竹楼为主,陈延生已经带着温凉去过藏书阁,演武厅及论剑台等等地方。

    低谷剑歌,红泥碧树。

    这片红土盆地给温凉的第一感觉是潮湿,走马观花的一圈后,温凉对剑谷中来往的剑客也有了不少好感。竹楼松林之间常有素衣宽袖来往,这些过往的人看起来与世无争,好像外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能被他们瞧上一瞧,听上一听。

    温凉险些开始怀疑陈延生的宗主身份,从他身旁路过的人无论身份贵贱,无论辈分高低,见到陈延生都只是微微一笑。

    怨不得温凉好奇,小剑宗放在五州绝对算上流势力,就算陈延生是个平易近人到极致的宗主……他也谦逊过头了。

    “陈宗主果然是管理有方。”

    陈延生嗯了一声才说道:“温凉小友何出此言?”

    “这么大的小剑谷,陈宗主却不需要用威严来服众……这是贵宗之幸啊。”温凉不得不佩服陈延生,只是他也替对方担心。冷铁用自己的威信使巨鹿堡固若金汤,秋准用自己的威名为飘摇阁招贤纳士。而陈延生……这人兼具名与信而无威,小剑宗会不会少了凝聚力作为一个组织的重心。

    亲民与纲纪总有矛盾。

    “用剑者大多向往自由,如果小剑宗想用教条束缚住这么庞大的集体……未免太过不自量力。只要他们想,包括温凉兄弟在内的剑者只管把小剑谷当做自己家。”

    温凉有些明白小剑宗是靠什么来维系,他说道:“想来没有陈宗主的贤名众望,这里也不会聚集如此多的逍遥散修。”

    “温凉小友言重了,吸引这些同道的是小剑宗之信念传承,却不是我。”说着陈延生开始打量四周:“小剑谷就是第二个十万大山,只不过那里有奇人异术,这里是万剑归宗。”

    温凉点点头,这一路上直到把小剑宗观光完毕,他就是不听到陈延生谈及半个与石头有关的字眼,温凉终于忍不住试探道:“陈宗主,温凉有件东西要给你看。”

    陈延生接过了温凉手中的纸条,他把纸条横看看竖看看,终于肯定的说道:“这不是家师的字迹。”

    “不是鬼剑忧前辈?”

    陈延生的神情忽然有些慌乱,他正色道:“温凉小友识得家师?”

    “温凉怎会有幸与鬼剑忧前辈结交,有所耳闻罢了。”陈延生忽然的惊讶让温凉也感到奇怪。

    “啊……本座也是太久没见他老人家了,想起那日在百业城也是有人这样提及家师……说鬼剑忧前辈云云……亏得有这份思念,延生现在脆弱到不及惊弓之鸟,听不得半点与家师有关的消息。”陈延生忽然开始伤感,温凉看着他茫然的双眼顿觉这代任宗主果然不易。

    责任太大吧。

    “令师云游多年未曾露面,却在巨鹿收走了我那……仆人。”温凉还真不知如何称呼石头为好,他继续说:“此事温凉也觉得蹊跷,可陈宗主方才说的人……是谁要见我?”

    陈延生从追忆的状态中走出,他也略带疑惑对温凉说:“温凉小友不必着急,那日我路过山神庙遇到那孩子时,他已经遍体鳞伤,延生认出他是温凉小友的剑仆,所以就带了他回到剑谷。”

    “他……”

    陈延生不待温凉发问就说道:“延生也不知是谁忍心对这一个孩子下手,不过小友放心,他正在谷中接受武医的调理,并无大碍。”

    温凉更加奇怪了,是谁会对石头下手?这人为什么冒充鬼剑忧留下纸条?陈延生的话似乎哪里不对劲,可温凉怎么都看不懂这个人的真实想法。

    这种看不懂不同于秋准给温凉的感觉,秋准的神秘完全出于其可怕的实力与思维。

    而陈延生的神秘……却要小气的多。

    “啊对了,我带这孩子走的时候只留了人去给你报信,不过看来你们已经错过了对方。至于这张纸条……等送信的剑者回来也许会有线索。”陈延生补充道。

    “如此有劳陈宗主了,不知我那剑仆现今何处?那小不点儿人小鬼大,温凉还真放心不下他。”

    “晚一些延生自会安排小友与石头小友见面。”陈延生笑笑。

    温凉在这位代任宗主的安排下住进了一座竹楼,直到温凉吃过女仆端来的晚饭他才被通知到‘金竹剑楼’与石头相见。

    这是小剑谷最高最亮的竹楼,一座散发金光,足有七层的竹楼。竹楼每层又有两丈多高,温凉过来时没有一个人迎接他,他上到金色竹楼的最高一层才看到小小的石头被高高吊在楼顶中心一根铁链上。

    这小机灵鬼的补丁八宝衣已经破破烂烂,浑身上下都是淤痕还有血迹,他正下方再有两米就是地板,地板上有一摊血迹就像石头的影子般一动不动。

    温凉被这景象震惊到说不出话……也许石头可能会是个该死的人;也许石头并不一定逢凶化吉,因为凡事都有意外……

    可这孩子就是把天捅个窟窿出来也不该被这样折磨!

    陈延生出现在温凉背后,竹楼七层,四面各出现十个手执铁剑的武者,这些武者都是小剑宗出类拔萃的弟子,实力比之巨鹿堡‘黄衣短剑’不遑多让。温凉一张结成冰的脸几乎是把一句话从嘴中挤了出来:“陈宗主这是何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