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动态
    陈延生并没有带人出来,他带着温凉曲曲折折就到了小剑宗宗门所在。一路上陈延生与温凉在剑道上有不少的讨论,当然总是陈延生大开眼界。

    天下神通出万藏。

    “小友是说……剑道与天道没有交点?”

    温凉笑笑说:“非也,陈宗主,天道至高在于理解,温凉是说一个技巧精湛的好剑客永远只能是剑客,对剑的理解才是剑者能否飞升的关键。”

    “温凉小友的剑纯靠理解?”

    “单单借着对剑的理解,剑客仍然永远是剑客。”

    陈延生似乎有些明白了:“罡气也好,元气也好,天下神通最大的缺陷就是只可利用天地之力,而飞升的重点在于超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便是强如火中仙也不过是天地规则的附庸。”

    “所以要把剑放下。”

    “把剑放下……照此说来,五州的儒者书生反而最有可能飞升成仙?”温凉的笑容总那么谦逊文雅,不耻下问的陈延生被这微笑搞得晕头转向,温凉又说道:“这又回到了我们对理解的认知。”

    “难道温凉兄弟不是靠理解手中宝剑才有这惊天剑意?”陈延生心里是不愿把那朴素铁剑称为宝剑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道是一,要想理解天道就要从万物着手理解一切的一切,所以武者也好,儒生也好,他们的资本要够广,够渊。”

    陈延生觉得温凉所说有道理,却不实用,他再问道:“那我们为何不干脆把剑放下去理解万物。”

    “一通则百通,把对万物的理解回归为一后,一就是百,百就是一。是以渊,广之外,我们还要够博,普遍撒网重点捞鱼就是这个道理,理解百是极难的,可利用对百的理解来成全一却要简单的多。”

    “先百后一?”

    “先百后一。”温凉点点头继续道:“这却只是理解天道的方式,把一臻至完美的人,不过是理解了天道。强如破劫地仙永远只能利用天地规则却不能超脱,所以破劫地仙永远不是向往飞升者该有的选择。”

    “破劫地仙,羽化飞仙,这是两条道路而不是递进……温凉先生也这样认为?”

    “据我所知这已经是武者的共识。”温凉大方说出了自己的全部观点,他甚至把剑意的秘密也告诉了陈延生。

    温凉的剑意有两部分。

    剑的理解。

    百的理解。

    剑对温凉来说只是一个媒介,温凉的剑锋无锐,却有世间万物。尘世中的一草一木,一念一情都被温凉放到了剑中,他已经达到了自己所说的境界:把对百的理解融聚成一。

    所以他的意总是浩大恐怖。陈延生其实也已经快要到这一步,大音希声也好,大象无形也好,无或空都是把一臻至完美的体现。

    只是温凉已经把理解回归于道,而陈延生的理解还固执于剑招上。

    天道生一。

    一个在一。

    一个在道。

    高下立判。

    ……

    “老夫问你,温凉究竟是什么人?”

    敖湛并不答话,他还在想办法破解火中仙的火刀阵。这老头子看来并不打算让敖总巡休息,火山边缘的火焰飞刀像个罩子一样把火山口捂得严严实实。怎么都无法脱身的敖湛决定直接把火中仙打倒在岩浆中。

    可他碰不到对方。

    火中仙百无聊赖的坐在岩浆中心,这两人也是谁都不服输。敖湛的拳头根本碰不到火中仙却还一刻不停的攻击,火中仙的问题根本得不到回答却还接连发问。火山这里的情形只是时间问题,要么火中仙被打倒在地,要么敖湛的榆木脑袋被撬开。

    无论哪一种情况作为结果。

    都需要耗费相当的时间……

    ……

    “巨鹿周边已经整合完毕,下一步你怎么打算?”巨鹿堡冷铁书房,秋准与申输亥相对而坐,秋准的名号已经彻底打响,收拾掉冷铁后,再没人敢小看知过天秋准与小当家申输亥。

    “秋先生……小亥以为该把南曲八旗动一动。”申输亥脸上写满了犹豫,可他的语气却格外坚定。

    “八旗而已,你不必担心我会否决你的提案。”侍女把茶端了上来,冷铁喝一口后又开始咳嗽,下人赶紧把一个铜盆端了过来。

    铜盆中的清水变得鲜红,秋准用手娟把嘴抹了好久才又开口道:“时间不多了……要想以最快的速度整顿南曲独立……小平妖府不得不动……”说着秋准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又说道:“黄博涉走了?”

    “冷铁的遗书明确表示死后把巨鹿一切交给飘摇阁,可伯云与忧怜小姐不知所踪,黄博涉自称是去找这二人回来。”

    “他不会回来了。”秋准肯定的说。冷铁没有在遗书中特别关照黄博涉不要离开,这说明冷铁知道:堡主说再多黄博涉也不会留下受冷铁之外任何人的指挥。

    所以冷铁默许了。

    就在这时,书房外已经接二连三来了数名信使。这些人是来给秋准答复的,关于联结造反的答复……秋准一切的行动都明目张胆,他似乎并不担心来自中胜的阻力。

    与此同时,东荒十万大山时有小规模的散修武者出来大肆行暴。西戎的贯中承恩二道,魔道中的武者开始更频繁去骚扰五州的物资运输。

    “敬亭山与冷铁冷堡主早达成默契一致反帝,山主通天死后秋二爷也着实给了我方不少帮助,于情于理敬亭山本不该犹豫,可山中长老还是希望二爷再拿些实力出来。”

    “我南曲七大路巡愿为二爷效犬马之劳。”

    “自天巧城把贯中承恩二道建成,五州剥削更甚,八旗优越剧增,我开封府愿与申大当家共进共退。”

    “申当家放心,中胜再胡闹下去……五州的元气就要消失个干干净净,老夫手下的人十有五六可以积极配合,剩下的就看飘摇阁能掀起多大浪花。”

    “申当家与二爷不必再说,我等恨八旗入骨,此番不把戴承德拉下马来我等断不配合!”

    飘摇阁与巨鹿堡已经不复存在,申输亥与秋准名下的新势力以巨鹿泽地为中心正四处扩张,温凉跟随陈延生到达小剑宗的同时,巨鹿泽地一方向小平妖府正式宣战。

    魔尊消失后直到今天,八旗正面临空前的最大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