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雨过了天晴了
    破劫地仙已经可以感应到冥冥之中的运数,樵空尊者喝退妖族向人族低头后,火中仙一直在五州某处火山中睡眠。

    直到南曲有十二星剑光罩火瘟,火中仙知道自己该出场了。可就算是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是为剑光?还是为这敖家小子……火中仙一直在火山中沉睡,并不知道道源孕飞剑的传说,他本以为天象是要自己找寻剑光。

    现在他有些犹豫。

    火中仙名号太大,大大咧咧的戴承德也未必敢在他面前放肆,温凉几人还在等他说出目的。火中仙指指敖湛与温凉,又摸摸红色的八字胡说道:“你们两个有一个要跟我走。”

    温凉与敖湛的战斗早已经停歇,不明所以的温凉说道:“温凉还有事要做,怕不能跟前辈走了。”

    “那你呢?”火中仙看看敖湛。

    后者并未答话,敖湛迎着火中仙直直走来。廖星河说道:“火中仙此来可是要救这小子走?”

    “老夫救不救他这小子今天也死不在这里。”火中仙挑挑同样是红色的眉毛:“平妖府本也是五大世家,做阮小楼的走狗着实屈才,怎样小子?跟着老夫或许你还有机会翻身。”

    敖湛边走边说:“你也是敌人?”

    “你的敌人该是怎样的人?”

    “与师傅作对的都是敌人。”

    “你的敌人是魔尊也不该是老夫。”敖湛动手了,基本没有接触过外人的敖湛绝对是阮小楼手中的利器,听到敌人是魔尊的他问也不问仍然坚持出手。

    永远无畏。

    如果温凉是一个能给人带来恐惧的人,那敖湛就是一个永远无所畏惧的人。两个同样未曾把握自己命运的人,火中仙的出现对他们来说究竟意味什么?

    破劫地仙已经是天地间最强的存在,即便不能杀生他们也已经几乎不败。敖湛的龙形罡气遇到火中仙就像遇到申输亥的破法之躯一样溃散一空,看来敖湛也是自知罡气没有用所以冲到了火中仙面前想以肉搏取胜。

    一只手掌。

    火中仙只用一只手掌左摆右摆就把敖湛搞得毫无办法。能够破劫成仙的自然是堪称完美的存在,无论对元气的掌控还是肉身强度,破劫地仙的实力永远只能用难以想象来形容。

    “不错,不错。”火中仙对敖湛很是满意,大概是考验结束,红眉红胡的老头儿尾巴骨处舒展开九条火焰巨尾,火中仙佝偻着背让九条尾巴扫向了敖湛。这位中胜刚刚下派的敖总巡跳来跳去终于被一条尾巴缚着了左腿。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敖湛很快被裹成一个火焰粽子。

    “温凉小子,好自为之你我还会相见。”

    普天之下,有谁管得着破劫地仙的去留?总管八旗的敖总巡就这样被带走,廖星河哑口无言愣神在原地。

    总巡丢了……

    沉默永远是面对神话该有的态度。从火中仙露出真身开始几人基本就没有说过话,现在眼见一个神话离开谷底,温凉的故事仍然在继续。

    雨过天晴。

    廖星河又觉得自己行了。

    “杜府主,陈宗主,温凉此人乃是帝下死令追杀的要犯,总巡被火中仙带走的事星河会在给你们报功时一同禀明上位,现在二位还是联手将他拿下为是!”

    杜十当本来也看着火中仙消失的方位在思索着什么,听到廖星河的话他只是微微侧头挑眉而视廖星河,然后他正脸看着温凉对廖副巡说:“廖副巡卜算失责以致使敖总巡身处险境,本府主今日就先不拿你。等到确认上位不计较你的过失,那时廖副巡再命令我也不迟。”

    杜十当扛着金枪走了,杜钊也跟在父亲后面不敢落下。其实这位玉川府公子心中只有窃喜,他平日虽然养尊处优,可杜钊对中胜及八旗的厌恶不输于谁。

    好像遇到温凉就可以涨见识,先是那恐怖的剑意,而后又是火中仙的出现,杜钊心里笃定温凉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也相信这个赤脚剑客确实能给帝带来威胁。

    见廖星河看着自己,陈宗主同样无奈一笑道:“廖副巡……延生在与三昧妖狐的战斗中受了内伤,怕不是这小子的敌手。”

    两人都已经明确表态,温凉打趣的看向廖星河。廖星河哪里禁得住温凉的一眼,这位三流书院出身的光杆司令尴尬的站在原地道:“好!好!好!你们两个阳奉阴违一身反骨!此事星河一定会禀明上位!”

    小神机走了,他走时袖袖兜风步步搓火。

    陈延生转身对温凉道:“温凉小友可还愿意到小剑宗一叙?”

    “陈宗主还敢请我去做客?”

    “延生一向都优柔寡断,可人总有任性的时候,延生任性时也会像个孩子般风风火火,不管对错。”

    “陈宗主一片好意温凉已经明白,只是小剑宗……”

    “没有只是……无论小剑宗还是剑宗,我等手中的剑只认正道。”

    陈延生的话要是被人听去,小剑宗绝对再无存在的必要。温凉有些好奇,这位代任宗主在百业城不站队伍却坚持比剑,刚才心有不愿最后也还是对自己出手,或许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陈延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陈延生时而像一株墙头草,时而又大气十足,难道领导小剑宗的都是这样的人,所以小剑宗在外才名声不一?

    温凉有些好奇他为什么坚持请自己去小剑宗。

    英雄相惜?温凉觉着杜十当给了自己更多这样的感觉,陈延生并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这……”

    “温凉小友不必再推脱,小剑宗中还有人要见你呢。”温凉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此行的目的不就是小剑宗么?

    火中仙的出现彻底把谷底搅乱,温凉险些就把石头给忘掉,如果不是陈延生这句话,温凉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再记起小石头。陈延生此言何意?难道石头果然是被鬼剑忧带回了小剑宗?

    温凉确实不可再推脱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