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三昧妖狐
    这一掌是不会对申输亥造成任何伤害的,在破法之躯面前,任何这样的攻击都不会有用处。

    触目惊心的景象之下,申输亥不过感到一阵微风吹过,这一掌也不是针对他,冷铁被自己的一掌拍成了碎肉。或许觉得这样惨烈的死状能够安慰自己,巨鹿堡堡主就这样走了,而他与申输亥的对决也就这样结束。

    最后也没人知道冷铁与申输亥孰强孰弱。

    秋准手中是冷铁托人给他的巨鹿堡所有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财力在内的一份清单上,甚至南曲所有愿意为冷铁效命的势力都已经被列出。秋准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整合两家一切资源,巨鹿只要有意思,瞬间就可以让南曲独立于中胜管辖之外。

    且不需考虑戴承德麾下的双旗。

    这一叠纸湿了,秋准不愿意把一切都告诉温凉,他不希望自己的小主有太大压力。他也算出温凉离开是迟早的事情,所以秋准早有准备温凉会离开,这份准备远比面对冷铁的死时的准备多,所以秋准的眼泪不住打在纸上,早知结果的一死竟然令他这样伤心。

    必须有人去死。

    却不能是秋准。

    温凉彻底走了……秋准与冷铁二人的游戏让他感到不可理喻,他决定找到石头与他一起去西戎魔道,那里才是会给他答案的地方。

    温凉这样认为。

    回到山神庙时温凉哪里都找不到石头,他只见到原来放山神小像的墙根多了一张纸条。

    “此子,剑才。

    ——鬼剑忧。”

    难道真是这位前辈把石头收去了?温凉觉得事有蹊跷,可无论如何他都要往小剑宗一行了。

    泽地剩下的事情就是飘摇阁如何收拾残局,与此同时温凉已经马不停蹄赶往小剑宗。石头是血将命令来照顾自己的,温凉答应血将会保护好他就一定不能食言,对石头的担心让温凉几乎不吃不睡的赶路八天,终于在一个山谷他碰到了熟人。

    杜钊。

    温凉碰到他时杜钊正在追赶什么人,老远看到温凉的他突然挥起手来招呼温凉与他一同过去。就这样,温凉莫名其妙参与到了猎杀妖族的行动中。据杜钊路上所说,玉川府正与小剑宗合力绞杀一头罕世大妖。

    三昧妖狐。

    相传妖族除去樵空尊者还有三位祖宗,这三头大妖的力量仅次于远古烛龙,三昧妖狐正是其中之一,奇怪的是三昧妖狐竟然在南曲又出现了一个。历来名士辈出的玉川府加上剑道代表小剑宗对此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杜钊并不是在追赶大妖,他是没能跟上父亲杜十当还有小剑宗代任宗主陈延生的速度。

    八天时间温凉体内的剑意已经恢复差不多,至于剩下的一成左右……温凉确定已经无法恢复。

    这实力带杜钊走已经足够。

    樵空尊者与牛青山之外,这是温凉见到的第一个妖族:

    涧中飞九尾,

    枪剑接火狐。

    熊熊三昧承兽怒,

    袅袅罡烟吹人情。

    情是何情?杜十当与陈延生一身正气只为斩妖除魔以护苍生正道,此为武者人情。

    这红毛狐狸体态瘦小,其九根蓬松巨尾有它体长的三倍之多,看着这浑身缭绕火焰的小狐狸被杜十当还有陈延生逼退到谷里,温凉却善心大发。

    故事发生在久远岁月前,这世界有俩大种族,沾染樵空尊者气息后天生能与自然沟通,**强悍的妖族与数量庞大,艰难生存的人族。

    妖族生而强大,分散各地,追求着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人族微不足道,抱团群居,追求着力量上的极致强大。

    此二族本互不相干,少有交集,直至《易筋经》出现后人族发展迅速,妖族不得不团结起来抵御侵害,万藏道源与五大世家,双方自此僵持不下。

    故事到这,才是一切的伊始。

    帝小楼把人族领导权从五大世家手中接过后,妖族樵空尊者自愿退出争斗,魔道几乎绝迹。

    十八年后留着魔尊鲜血的温凉被樵空尊者抚养长大,从万藏道源走出的温凉与尊者一般不愿再见争斗。小狐狸已经被逼的无处可逃,陈延生松口气道:“杜府主,这狐狸你我二人该如何分配?”

    杜十当好像十分不喜欢这句话:“哼,我杜十当不为蝇头小利而出枪,这狐狸死了你要什么全都拿去便是。”

    陈延生有些抹不开面子:“倒是延生格局小了,府主见谅,小剑宗如今举步维艰,这狐狸或许是我等的机遇,一身珍贵材料延生便独自收下了。”看看一身伤口的三昧妖狐,陈延生抓稳手中宝剑就要去将之扒皮挫骨。

    这时却听有人大喝一声住手,陈延生见到杜钊身旁站着一个赤脚白衣的剑客。

    陈延生皱了皱眉。

    “陈宗主。”温凉向陈延生点点头然后向杜十当道:“这位想必就是不当金枪杜十当杜府主。”

    杜钊突然兴奋的说:“父亲!他就是温凉!”

    杜十当对儿子摆摆手说:“你就是与陈宗主比剑的小子?”

    “不敢不敢,宗主授艺,温凉只是借机摆弄。”温凉既然要阻止二人便不能表现的太过谦虚。

    “这狐狸你也想分一杯羹?”杜十当显然是这样以为的,他的语气中透露出对温凉极大的不屑。

    原来也是个无脸之人。

    “温凉是来请二位收手放这小狐狸一马的。”

    杜十当与陈延生互望一眼,决定等温凉说下去。温凉见二人并没有表态,继续说道:“人妖相争,五州已经留了太多无辜的鲜血,这只三昧妖狐若是死在这里,怕是后患无穷。”

    温凉说到了重点,除了那个人,五州再没有三昧妖狐的鲜血流传,如果第二条三昧妖狐死在这座山谷,难保那位不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

    “温小兄弟不必担心,破劫地仙是不能杀人的。”陈延生说道。

    “陈宗主,温凉不是说打狗看主人,悠悠历史长河中,大可见数不清的团圆作鸟兽散尽,看不到的威权成食骨留咽,你我何必一定要以不存在的缘由多造杀戮?”

    数不清的团圆作鸟兽散尽,看不到的威权成食骨留咽。

    人妖能共存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