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破法之躯,唯一神器
    深邃的大手与神臂棍再次碰撞,方铁棍发出细微的声响后遍布裂纹。

    大手无恙。

    大须弥黑曜手的杀伤力是与其在南曲的威名成正比的。罡气公认乃是天地间最纯正的力量,冷铁这只大手是由罡气凝结的实体,极致的黑代表的就是天地之间力量的极致。区区一根神臂棍在这股力量面前注定不会坚持太久,申输亥的神力不输于冷铁,可神臂棍的强度却不及黑曜手。

    战斗似乎快要结束。

    依然是单调的握棍一砸,申输亥提着开裂的神臂棍又把这个过程重复了几次。

    直到棍上的铁片开始剥落。

    “神臂棍是秋先生送我的见面礼。”申输亥看着手中方棍说:“堡主有所不知,输亥天生神力却没有趁手的神兵斗武,这是我修为上的唯一桎梏。”

    被天地排斥的人。

    这位申家少主也像温凉一样不能感知天地元气。可他有比温凉更可怕的资本,他的神力似乎是元气与罡气的天敌,任何功法神通都无法直面他的神力。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与申输亥对战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毕竟五州的功法各式各样都在不同方面有着不同的威力。可如果对手是申输亥,就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功法有不俗的力道,保证自己的武器或身体有不俗的强度。

    申输亥的战斗毫无技巧。

    与申输亥对阵必须靠力。

    否则必败。

    “破法之躯与神臂棍结合确实有意想不到的威力,可黑曜手的力量与你相差无几,精纯罡气所集远不是神臂棍可比,你还有后手么。”冷铁期待着申输亥的回答。

    申输亥看起来好像在压抑自己的喜悦,他说:“破法之躯……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被天地排斥的人,可秋先生并不这样认为,他说我是天地畏惧之人,因为天地元气只要遇到我就会自动溃散。遗憾的是……我空有神力而不能易筋洗髓,我的身体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所以一把趁手的兵器于我而言比任何人都重要的多。”

    冷铁皱了皱眉,申输亥似乎果真有什么杀手锏。

    “堡主有所不知,这神臂棍本就不是什么武器,就像它的外表一样,它只是一个盒子。”申输亥弹了弹方铁盒,更多金属碎块儿从上面掉落下来,申输亥的武器终于显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还是一根棍子。

    只不过申输亥终于能一只手稳稳抓住它,这根黑棍前后一般长短一样颜色,申输亥握住的棍子另一段有些银色的螺旋花纹。

    冷铁几乎是在铁盒破碎的瞬间反应过来,这是烛龙遗体!

    相传蓬莱仙人曾把烛龙肢解。灭杀巨害后,蓬莱仙人以真火燃烧其尸骸,其骨骼被锻造为一杆神棍,方铁盒哪里是铁,用来装神棍的容器正是烛龙双角所熔铸的方匣,这是神臂棍的本来面目。

    这杆烛龙尸骨锻造的神兵被誉为唯一神器,棍子一半的螺旋花纹并不是雕上去的,这些银色的纹路是龙皮的边缘,烛龙之皮被织成了一张银色旗面。

    醒悟是见到神器的冷铁猛然看向申输亥头顶的两根凤翅。

    龙筋!

    神器到了初代魔尊之手后在五州激荡起不小的腥风血雨,而魔尊飞天之前明明已经把它沉在南海一处深渊。秋准究竟用什么办法找到了这件天底唯一神器,申输亥第一次让冷铁感到未知。

    破法之躯加唯一神器。

    申输亥能有多强?

    小当家掂一掂手中长棍对冷铁说:“第一次,不知道他对不对我的胃口。”

    冷铁突然大笑三声,他说:“破法之躯加唯一神器?老夫终于开始期待秋准要你扮演什么角色!”

    “我,就是我。”申输亥轻轻皱眉。

    “小子,你先不要把旗面展开让老夫试试。”

    “正有此意。”神器归神器,申输亥的战斗方式却不会变,他依然握着更细的棍子砸下,只不过这次力道是来自破法之躯的神力,强度是来自第一神器的强度。

    申输亥已经没有缺陷,堪称无敌。

    只一次碰撞,巨手就被震退,冷铁本体手上裂出一道口子,鲜血顺着他指缝滴下。

    冷铁看了看这只手说:“总算有幸接了一道天雷……”

    烛龙乘风御雷,所以唯一神器也传承了这只先天生灵的力量。一股狂暴灼热的力量给予了大手一击,冷铁在全力防备的情况下仍未挡住这一砸。

    冷铁之话虽然是夸张的赞扬神器之威,可即便他不说周围的人也明白发生了什么。巨鹿堡堡主冷铁在申输亥手下受伤,黄博涉上次见到堡主流血还是十多年前。

    传说中的神器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就风风火火好不威武。堪称无所不破的唯一神器被破法之躯拿在手里,威能无尽。神力与纯净雷元素的力量终于破掉了冷铁的黑曜手,许多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冷铁不是无敌的。

    终于不再是风轻云淡的从容应对,大部分人是第一次见到冷铁这么认真战斗的样子。本来大手已经溃散,可冷铁扎个马步双手在空气中来回变换姿势。于是大手再一次出现,只不过这次有两只,两只几乎透明的手。

    “小子,你面对的将是大须弥黑曜手的全部,神器虽强,但个人的努力可以战胜一切。”冷铁一边说一边变换手势,终于他的动作定住后,冷铁用温和的声音严肃说道:“切记,你如今依凭的仍然是天资与优厚条件,并非不可战胜。”

    消失了。

    两只透明大手其中的一只突然消失,然后就见申输亥原地空砸一棍,透明大手重新出现。几乎没人看出冷铁已经出招,大部分人只见到申输亥朝着身后的地面砸了一棍。

    大须弥。

    须弥芥子只在一念,黑曜手不仅是纯净罡气的集合。有人说大须弥黑曜手是可以操纵存在与消失的神通,不过那只是一种错觉,冷铁的神通不过是纳须弥于芥子,戴承德的拳可以把一点之力分散成面,冷铁的掌可以把面收聚成点。

    这就是大笑明王为何渴望与冷铁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