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青光三尺剑召惊
    “好。”戴承德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才严肃地说:“俺不愿意占你的便宜,此战胜负未分,待你重回巅峰之时我们还要再战个结果出来。”

    丁培大喝道:“明王!”

    戴承德并不打算与他争执:“一如海天分白线,青光三尺剑召惊,丁培……你既然给他这样的评价就代表他不该这样被我带回中胜。”

    “你……你难道……”

    “戴承德没你想的那么傻,这明王之位于我而言未必有你想的那样重要。”戴承德连一个眼神都不打算给丁培。动乱也好,天地元气的缺失也好,五州现今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戴承德与丁培的合作是时候画上句号,明王向温凉继续道:“巨鹿与你有什么关系?”

    谁都以为戴承德大大咧咧胸无城府,直到今天丁培才愿意承认明王确实粗中有细。巨鹿与你有什么关系?不论什么关系,但凡是与温凉有关的人与事都不能存在于中胜眼皮之下。戴承德趁自己还是明王,正在给温凉一个解释的机会。

    一切还没有明了,只要温凉说得通他为何挺身插手巨鹿之事,飘摇阁与巨鹿堡也许就还不至于被‘帝’下令剿灭。丁培确定戴承德与魔道无关,更与妖族有深仇大恨,所以明王这样保护温凉的原因只有一个。

    一个他也认同的原因。

    温凉的确是旷世奇才。

    丁培明白,戴承德是在心里认输了。在这样年纪战胜使尽全力的戴承德,惊天的剑意,谁都能感受出的‘帝’的恐惧。温凉一出现就站在五州的风穴,即使立功心切的丁培也忍不住要看看他的结局。

    “几日前偶遇飘摇阁二当家,二爷对我甚是看重,故此温凉是来报恩,知遇之恩。”温凉有些明白戴承德的心思,但他不敢确定,所以说话时有些迟疑。

    “你走吧。”

    温凉在原地站了好久,两边谁也不说话。感谢?再会?温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戴承德与自己毫无关系却为自己担了这么大的责任,他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么?终于温凉还是没有说话,他拔起插在地上的铁剑后收鞘转身。

    头也不回。

    丁培还是没有阻止,他并不是不想阻止温凉离开,他只是明白戴承德在真正重大的决定上从不含糊,既然他不惜明王的尊位也要放温凉走,那温凉就必须安全离开。这剑客也果然潇洒:手不离剑,步不斜走,比树的戟腰迎雷不曲,傲挺的束发战风还威。

    丁培叹了口气。

    戴承德冲着一众正蓝镶蓝说:“你们都是跟俺打拼多年的兄弟,俺知道自己平日里对你们不是那么公平,可你们要知道!”戴承德提高音量继续道:“这就是武者的世界!弱肉强食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弱小的人甚至没有生存的权利!”

    百十来号人也明白放走温凉的严重性,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这消息迟早要传回中胜,众人与丁培一起静静听着明王接下来的安排。

    戴承德毕竟当了多年的头头,对部下讲话时一股霸王之气侧露外放,把眉毛拧作一团的戴承德一边讲话一边审视着所有人:“你们中有要做小人的俺不怪你,便是你们不讲三流书院也有办法知道俺的所作所为,明王俺立身五州这么多年有的是经验。这世道想要成为强者就要有自己的办法,你们以为俺只服神通强大的武者?错!丁培这小人在我眼中的地位不亚于任何一个武者!”

    丁培眼睛一跳想争辩又不敢。

    “俺这样对他只是要告诉你们俺比他强,俺比他强才能震得住你们!俺必须做到这一点,否则南曲双旗只能是一盘散沙。”丁培听明白了,戴承德在解释自己,他说的这些‘小灵通’心中又何尝不了解,合作这么多年,其实无论明王还是丁培都从对方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依旧是戴承德的独白:“承德今天把话挑明了,以前得罪你们只是我身不由己,若要继续怀恨……俺任由你们找我报复绝不挂念!记住,这是最好的机会,在三流书院知道之前用这消息去邀功,这是你们晋升的资本。”

    戴承德在南曲有一套自己的管理秘诀,想要管理一批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知道恐惧,恐惧是最能压抑火焰的妙药。

    这是丁培告诉戴承德的。

    所以南曲双旗是娇生惯养的八旗中最没有地位却最纪律严明的。由于八旗基本都是在‘帝小楼’掌权的过程中出过力的武者,这些武者是由‘士农工商武’到‘武士农工商’的阶级转变中受益最大的人群,他们不仅拥有崇高的地位,五州的百姓也几乎可以说是为包养八旗子弟而劳动。

    由此可见‘四大明王’地位之尊崇。

    也可知温凉其实力强劲。

    八旗是尊贵的象征,南曲双旗却不是。这些人终日活在戴承德的颐指气使下好不狼狈,不像其他三大明王对下属的尊重,戴承德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了领袖。其实也因此南曲的百姓是五州所受剥削最少的,南曲的双旗羡慕其它六旗,其它四州的百姓羡慕南曲的百姓。

    就辖区管理来说,最粗心的戴承德却是最合格的明王。

    戴承德继续道:“说句心里话,戴承德想与你们做个兄弟,不过没机会了……”戴承德摇摇头说:“原谅俺还得拖累你们一段时间,直到中胜过来问罪之前,俺还想替这小子拖延些时间,今天俺就提前与你们告别,也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不再是从属关系,嘿嘿,做你们想做的事去吧。”

    戴承德好像说完了,他看看丁培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丁培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百十来号人也就默默的走了。

    丁培说:“你应该没想着打动他们吧。”

    戴承德挠挠头:“毕竟俺打压了他们这么久,也是时候他们使些绊子了。”

    丁培看看退去的八旗又看看明王,说道:“你知道,我跟他们不一样。”

    “俺知道,你是个狠角儿。”戴承德拍拍丁培肩膀。

    “这三尺青光会与你造反的消息一同传遍五州。”

    “这小子的剑要有个响亮的名号了。”

    召惊剑扬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