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一如海天分白线
    看到这一个太阳横空出现,温凉首先的反应不是迎战。

    喀嚓!

    温凉把剑收回了鞘中,然后像化解血将大手时一样,他闭上了眼睛。‘太阳’向着温凉飞了好久却就是接近不了他,好像时间在这一刻变得静止,万物都要等温凉开口才继续运转。

    白云在等温凉同意好飘开。

    野草在等温凉同意好摇摆。

    万水千山都被包融在了温凉的剑意中沦为死水。温凉终于要挥出使他真正闻名五州的一剑,他的眼皮缓缓从眼球上离开,接着他轻轻抽剑向着前方写了一个‘一’字。

    一道光。

    太阳的光芒与之相比只能算作灰色,戴承德的眼睛充满惊骇死死盯着这一道光。这一道光硬生生把原本凶暴无匹的剑意压了下去,剑意转而成为平和的海面,它前面一颗烈阳正在溃散,所有在场武者包括丁培都看到了排山倒海的恐惧。

    没错,他们看到了恐惧。

    这一剑的意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理解范围,更令人震惊的是他凝固时间的力量。太阳与一道白线,这简直是空间与时间的一次激烈碰撞,这道剑光就像碧海与蓝天的交界线,它上面悬挂着一轮红日当空。

    二者相切时,也就是日落之时。

    种种迹象表明温凉的剑光占了上风,太阳已经没入地平线不再抬头,一切的光芒都归于平静。丁培已经决心违抗戴承德而令百十来名武者去围杀温凉,却听使出惊天剑招的温凉一口鲜血喷到地上好不狼狈。

    不得不提,任何事物在太阳面前都是要自甘渺小的。

    温凉拄着剑半跪在地,戴承德紧握双拳,一脸疑惑看着温凉却对丁培说:“丁培……这一剑怎么样。”

    丁培有些不敢相信是戴承德赢了对决,虽然这位‘小灵通’不通武艺,可长年在武者世界的奔走使他对于武者的了解不比任何人少,丁培见明王获胜松一口气的同时也不忘记惊讶温凉的实力,他敢肯定温凉的实力不弱于‘四大明王’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丁培看着温凉严肃应声道:“一如海天分白线,青光三尺剑召惊……”

    “一如海天分白线,青光三尺剑召惊……”戴承德又念了一遍丁培的话,而后他厉声对温凉道:“为什么收手!你小看明王我!”

    温凉噗噗噗连着吐了三口血,他根本没有听到戴承德的话,此时温凉的眼中,无数的尸骨好像活了一般遍布下武亭周围,这些‘人’念着不同的诅咒齐齐向温凉爬来,无止无休。而在温凉的精神世界,一片洁白好像无尽的空间中,一个个黑洞凭空出现,这些或大或小的黑洞都是被数以万计的幽魂野鬼咬噬出现,温凉只感觉身心俱灭。

    戴承德猜错了,温凉从决定出手那一刻开始,他的剑就有了原因。所以温凉出剑,概不追悔,这一柄不求结果概不追悔的剑只能胜利,也只做对的选择。这次温凉选择保护自己的家人,无论如何小平妖府都是中胜的狗腿,而巨鹿堡飘摇阁两家虽然疑云密布,温凉却可以肯定他们是自己人。

    所以温凉就算把这百十来人屠尽也不为过。

    温凉没有收手,他是被打断,被体内突然发作的血珠打断。‘一’字成型的那一颗,血珠突然开始颤抖,而后温凉外泄的剑意就像丢到狗群的骨头一般被捕食一空。‘一’字与太阳接触的同时,外泄的剑意已经满足不了这些冤魂枯鬼的胃口,温凉赖以战斗的精神世界成了怨鬼的乐园。

    戴承德的拳头到了。

    温凉还能这样好好活着只是因为戴承德收手了。

    “你小子不要装聋作哑!战起来再比!”戴承德怒气冲冲,平日里找一个对手何其困难?如今终于来了旗鼓相当的人,对方却在事先没有说明的情况下点到为止!这与让了明王一招有何区别!他戴承德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温凉完全听不到明王的话。

    他的耳中只有厉叫,他的眼中只有尺骨,他的心中有座人间炼狱。内外的折磨就像幽冥的地火把温凉浑身上下灼的精疲力竭,戴承德终于发现了温凉的不对劲,情急之下明王竟然从怀中掏出一棵草来,这株草无色无香且不沾尘垢,整个‘躯干’几乎透明。

    上清嘉奖——阴凝无见草!

    戴承德根本不理会在一旁叫嚷的丁培,大手一挥给温凉服下了这一株草药。一股凉意顿时传遍了温凉的四肢百骸及奇经八脉。原来被调包的寿礼不止伯云手中的雪雕玉声蟾,寒小虎拿到雪雕玉声蟾后就将之打碎取出了其中的阴凝无见草,而后他放了一株假的在盒中,真的却派人送去给冷铁做了聘礼。

    秋准就是那时确定寒小虎背叛。

    戴承德就是那时半路劫了仙草。

    这也是为何‘大笑明王’寿宴上姗姗来迟。丁培竭力阻止戴承德的同时,心里更疑惑明王从哪里又搞了一株仙草。

    阴凝无见草无愧是不知功效的‘上清嘉奖’,温凉服下后尸山血海中冲出的一切竟然真的都被压制回到了血珠,重新恢复知觉的温凉好像个没事人一般说道:“是明王出手相救?”戴承德没好气道:“小子,你糟蹋了我一株阴凝无见草。”

    “阴凝无见草?”温凉当然已经对这株仙草有所了解,不过这仙草据说‘不知功效’,怎么意外被自己的好运气撞到压制了血珠?温凉确信,如果没有明王的这株草药,他定要早早交代一条性命在巨鹿。

    “你这状况完全不是我的拳劲所致,你的剑招还没有完成?”

    面对‘嘘寒问暖’的戴承德,温凉这才第一次对他有了好感:“多谢明王相助,温凉体内有些不愿意见到的东西。”

    “你那一剑我有五成把握破掉,还能再使么。”

    温凉摇摇头,自己体内的剑意一下子已经被啃得干干净净,阴凝无见草再晚来一步,他的神智都会被孤魂野鬼瓜分个一干二净。这是在二代魔尊意料之外的情况,温凉的父亲没想到他会修习剑意,就算想到,从没有人发现怨鬼是以精神为食。

    这一切都因为温凉的剑意太过诱‘人’。

    剑意所至,鬼神惊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