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敢死大队
    铁娘子这四波银针并非不可抵挡,招架这一招难就难在要短时间内看穿发针者用的四种力道。这对黄博涉来说不是难事,黄土长老掏出一颗有些泛红的泥丸扔出去后大喝‘一二三四’,就见泛红泥丸像蓝天里灿烂照耀的烈阳一般,一阵刺目的土元素光芒将银针**瓦解。

    黄博涉看到了寒小虎。

    这不争气的小子,他此时的样子令黄长老几乎陷入癫狂。自己从小看大的好孩子捏着右臂一脸死相,寒小虎在伯云背后提着滴血冷剑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云儿!”

    童顽童劣已经赶到伯云面前,‘火烧剑’伯云惯用右手,此时的赤火长老已经是个废人。‘天猴子’拿起伯云的剑冲‘好长老’嘿嘿一笑,一剑就要照伯云脑门下去。

    泥人在‘响队’两千人中肆虐的同时,五百名飘摇山武者也在伯云一千三百人大队里游刃有余。不过巨鹿堡的三位大将已经完全占了上风,加了寒小虎就是四人打一个黄博涉。

    可没人敢小看这位长老。

    因为巨鹿堡就是冷铁与黄博涉两个人打出的天下。‘大须弥黑曜手’加‘一人成军’,这是一份任谁都垂涎三尺的实力,现在这份实力终于要显露它的本来面目,印着鹿首浪潮般的旗帜来势汹汹。

    伯云的剑砍在了一个老头儿的手心。

    “诸位,见好就收吧。”

    童顽使尽全身力气也不能把‘火烧剑’拔出来,直到冷铁冷冷扫视一周把目光放在童顽眼睛上,‘天猴子’才嘿嘿一笑松手。童劣可不买账,见哥哥拿不出剑,童劣迈两个大步就去抢剑。

    “这是哥哥的!”

    童劣的手还没碰到‘火烧剑’,冷铁已经把剑转了一圈儿使剑刃对上了童劣的手,就见一道血印留在童劣手心,‘铁板一块’终于受伤。轻描淡写挫败童劣的冷铁把剑插在伯云身边道:“用左手。”

    此时已经有两个人跑来给伯云包扎伤口,伯云晃着身子不要人帮忙,自己用嘴撕了布条将右臂的断口裹好起身,插在地上的剑被伯云重新用左手拿起来。伯云就站在冷铁的后面,堡主一如既往高大的身影使他不敢喊半个痛字,接着他听到堡主说:“在场的不论武者凡人,老夫既然来了,你们也不必挣扎,不愿再战的到老夫右面站着,还有精力的到老夫左面站着,而后老夫自会给你们各自应得的结果。”

    “冷堡主……”童顽刚要说话就被冷铁的手势打断,接着冷铁又说道:“照做便是。”

    于是接下来的情形可谓‘赶鸭子上架’,来自巨鹿堡一万人的包围圈中,童顽童劣与铁娘子身后是四百多名武者,武者身后是一千出头的普通武士,这是此行剩下之所有兵力,飘摇阁无人投降。

    冷铁在赶着这些人赴死。一千三百人只剩了六百,这些人加入到包围圈后,黄博涉的泥人也变得与原来不再一样,数百个泥人在黄博涉的口令下集结到一起融合成为两个巨大的花岗石人,就在黄博涉身后站着一动不动。

    “人一辈子要遇到很多不同的选择,可唯有一种选择最多。”冷铁看着飘摇阁众人不知在对谁讲话,直到他下一句话被人回答:“后悔的选择。”

    “多谢堡主。”寒小虎的回答。

    冷铁看了看自己喜爱有加的寒小虎,语重心长对他讲道:“既然没有做大事的条件,小恩小惠你也不必再追求,放下剑去后悔吧。”

    “堡主,寒小虎感念堡主大恩,可临了还想为秋先生做些什么。”寒小虎后悔了,后悔自己看清形势与巨鹿堡站在同一条绳,他砍下伯云的胳膊完全是出于泄气,否则他也要发发慈悲放‘火烧剑’一马,他注定是个软弱的人,是个行动靠精神支配的人,所以冷铁说他不成大事。

    寒小虎还是选择与童顽一行人站到一起,这是一支慷慨赴死的队伍。

    ……

    下武,谓继承先人事业。本来的决战之地‘下武亭’,此时正有百十来人挖坑埋土,这些人或着正蓝或着镶蓝,无一不是穿戴整齐且不慌不忙。‘小灵通’丁培坐在亭子里悠闲地看着自己的安排,他今日非常高兴,傻明王答应出手捡漏,他要让这漏子更大,只要飘摇阁与巨鹿堡两大威胁不在,南曲就是他的天下了。

    这些人就是在埋炸药。

    丁培提前三天就要在下武亭安排好一切,只等冷铁申输亥相斗之时引燃炸药,南曲就再也没有巨鹿飘摇。偏偏如意算盘打的美,不代表丑事能不为人所知,‘大笑明王’突然从林中钻出来着实把丁培给吓坏了。

    “狗娘养的东西!你还有何话说!”明王边走边骂。

    “你……”

    “你什么你!叫俺去追妖族?去你的劳什子妖族!”明王一脚踹开一名八旗军说道:“俺告诉你,老子根本就没听你的去找什么妖族,那个叫温凉的小子俺也没有管他。从咱们两个分开俺就跟着你,开始怕你狡辩,俺就在那破草堆里等到现在!这下你有什么话说!”原来戴承德就怕丁培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竟然苦苦等待至今才露面揭穿他。

    “明王……”

    “停!嘿嘿!俺不听你那狗屁的歪理,叫这些狗东西把炸药都掏出来。”

    两人争吵着就见到另一边的树林走出一个白衣赤脚的男子来,而这个人也是丁培劝戴承德去找的人。温凉与陈衍生百业城比剑的事能传到九章书院就能传到中胜,而三流书院的廖天机也已经告诉‘帝’,叫温凉的白衣剑客可能就是上位要的人。

    戴承德本来正与丁培怄气,突然见到温凉的他却一下子好像见了更肥的耗子。

    “你?”

    “温凉见过明王。”

    “不必多礼,小子,那日我把青长老错认成你时,你倒也真坐的住。”

    “温凉也险些在您收下吃亏。”

    中胜已经知情,温凉行踪暴露。三个月来的安稳日子就要与他告别,巨鹿究竟与父亲有着怎样的联系?五州还有多少强者在觊觎他的生命?巨鹿堡的客人敖湛现今何处?一切都要在温凉与戴承德一战后才更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