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并不怪你
    泥人在‘响队’肆虐的同时,童氏兄弟也与伯云展开了激烈对抗。这是童顽童劣在巨鹿第二次出手,对手依然是巨鹿双剑之一——伯云。

    赤火长老讨厌这些奇奇怪怪的功法,比武应当堂堂正正靠实力获胜,这两人一个比泥人还柔软,一个比铁人还坚硬。伯云开始反思自己,究竟他做过什么才总要对敌这样的人,投机取巧的寒小虎,奇门邪功的童顽童劣。

    赤红的剑挨到童顽一十三次,无一命中。

    赤红的剑命中童劣二十六次,无一见效。

    伯云精湛的基本功既然没有效果,童顽童劣理所应当感受到了更强的热气,嘭的一声‘火烧剑’开始燃烧,熊熊火焰终于使两兄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好烫好烫!”

    童劣像先前一样硬接了伯云一剑。横练硬功刀枪不入不假,却不是水火不侵,挡下这剑的一只胳膊出现一条红色的烙印,烙印的边缘是密密麻麻的水泡,要再用这里去挡一剑,怕是伤口会爆裂出血。

    天地元气。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能运用天地元气的才叫武者,为什么神通要分三六九等。火元素本就是狂爆无匹的力量,如果还要与无坚不摧的剑道结合,其结果不用赘述。假以时日伯云的‘火烧剑’必然还有更大的成就。

    伯云的剑转向童顽时后者也是头疼不已,如果先前的童顽是在刀尖跳舞,那现在他就是在火口荡秋千。高温与火焰比剑锋还可怕,纵然金铁不曾接触‘天猴子’分毫,可一股股热能已经使他的皮肤红一块粉一块。

    “好长老住手!”童顽大叫。

    “怎么?”伯云也还真就住手,童顽知道寒小虎是怎么赢他了。

    童顽说:“你那老头儿危险!”

    老头儿自然是黄博涉,‘铁娘子’公孙月笙在飘摇阁一直有着仅次于秋准的地位,谁都知道飘摇阁秋二爷对她最是尊重。想要化解这些泥人儿的攻势,理所应当月笙找上了黄博涉,‘泥菩萨’在基本战技上的造诣比寒小虎更差许多,也好在对手是暗器行家,黄博涉也就一来二去与这女子开始交手。

    这月笙与‘青长老’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裹着的袍子是暗黑色。谁都没见过‘铁娘子’的真实面貌,黑色的面具黑色的斗篷让她一开始就是比‘青长老’还神秘的人。不过有人见过她斗篷的里子,上面密密麻麻挂满了各种暗器,分别有着不尽相同的用处,‘铁娘子’就是一个行走的铁匠铺。值得一问的是,公孙家族传家秘技‘香蕉针’所用的银针并不与其他暗器一样插在袍子上。

    “妹子!老夫可要动手了!”

    “老娘看你这次怎么活!”

    是的,老头子和老太婆的战斗。

    黄博涉说来也是古稀绅士,躲躲闪闪就是不肯与月笙妹子动手。然而战场无人情,黄博涉不能死,所以黄土长老的两枚泥丸在空中摇摇晃晃变作了两条土蛇,面目狰狞的土蛇没有威风多久就被两枚银标截成两半。

    可这时已经有四枚泥丸化作长长的锥子先土蛇一步飞向‘铁娘子’,就见黑色的斗篷被公孙月笙拿在手里兜了一圈儿,四枚长锥崩碎。

    原来这黑袍的边缘都是薄如蝉翼的刀片。

    泥人正在嚣张,公孙月笙并不想把战况拉的太过持久,截掉长锥的她不得已祭出杀手锏——月扇香蕉针。

    公孙大娘把黑袍兜着甩了四下,有四波银针先后找上了黄博涉。从第一波一百零八枚,第二波八十一枚,第三波七十二枚到第四波三十六枚,四种不同劲道让银针看起来保持着同样的轨迹,却分别需要不同的巧劲才能化解。

    此时泥人在飘摇阁的队伍中已经后继无力,因为众人都已经找到了它们的攻击规律,所以没见过黄博涉神通的已经开始有了些头绪。可飘摇山的五百名武者给伯云一千三百人带来的麻烦确实有增无减。

    武者与普通人之间有着天差地隔。这下子无论黄博涉还是伯云,甚至冷铁都大意了,公孙月笙完全没有必要着急,战况拖下去只会对飘摇阁更有利。

    前提是伯云不敌童顽童劣。

    所谓出奇制胜就是意想不到的过程不换来意想不到的结果,伯云比不及温凉没错,却不能说他不是剑道强者,伯云的剑论实力在巨鹿根本没有敌手。可打仗除了蛮力还要用脑,本来占上风的伯云正沾沾自喜,所以童顽让他回头看时他也没想到对方真能带给自己危险。

    没想到。

    多少人因为这三个字吃尽苦头。比武最怕的就是‘没想到’和‘差一点’,差一点的人平时修行不够努力,正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如果伯云花了更多一点时间磨练剑技,他的剑早划破了童顽的肉身。

    偏偏这时候他遇上了另一个麻烦。

    没想到。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伯云面对从没有遇到过的神通,万万不该分神去看那‘月扇香蕉针’。童顽在他回头时噌一声用脚点地,背朝伯云飞了过去。伯云看不到的另一面,童顽右手握着自己的左脚脚尖,而后左手像射箭一样把一条左腿拉成一个半圆,等伯云看清他动作时‘天猴子’就要到了。

    撩。

    伯云打算等这小子过来时用剑自下而上把童顽撩成两半。

    可他没等到。

    童顽的身体突然扭了过来面朝伯云。

    松手

    啪的一声,童顽左腿像一根脱力的皮筋儿似的弹到伯云胸脯。好大的巨力,这人肉弹簧的弹力就是童劣全力阻挡也得被震得倒退十步,更别说一头雾水的伯云。火烧剑脱手,赤火长老的身体倒飞出去。

    伯云嘴里的鲜血在空中留下一条抛物线。

    局势瞬间逆转。

    伯云是朝着寒小虎飞去的,‘抽水剑’也是童顽瞄准后的靶心,童顽声嘶力竭朝着前一位对手大喝道:“寒小虎!秋先生并不怪你!”

    寒小虎听了这话后本来空洞的眼神突然睁得老圆,本以为干涸到没有水分的眼珠周围再次出现滚滚热泪。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