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不见生机
    石头道:“秋先生对你说了什么?”

    (温凉把信交给石头来念)

    温凉先生阅:

    众所周知,《大衍历》乃‘九章书院’主人‘神通第一’初道子所创神通,这位初道子有两个徒弟,分别系师兄勋海沧及其师弟宗昭贤,至于‘三流书院’之廖姓父子,其手中的《大衍历》不过偷师学艺而已。

    饶是如此,这不堪一击的《大衍历》也为‘帝’做出不小贡献。十八年前阮小楼问命‘三流书院’,玩笑说自己何处逢敌,不想书院主人廖天机认真告诉他说:‘道源孕飞剑,五州育血婴’。

    这‘飞剑血婴’正是你温凉。

    五州虽大,出了樵空山却无你藏身之处。所以魔尊在十八年前关闭魔道,又在巨鹿安排我等接应,至于巨鹿堡与飘摇阁之争斗实属魔尊安排之必要,你不必知晓。

    秋某与冷铁只许活一个。

    也是必然。

    见信后你便留在百业城等待消息,巨鹿两大势力无论哪个胜利都要有人来整合资源奉你为主,巨鹿事定之时,也就是你温凉身份暴露之时。无论你如何看待自己的父亲,你只需知道魔尊一颗反‘帝’之心绝无私欲。

    南曲便是魔尊留给你的力量之一,在资源整合之前不可再像寿宴上一般插手我俩家争斗,而后结果如何,全凭魔尊之安排与你之个人造化。

    兹事体大,莫要意气用事。

    (完)

    二人不愿意留在城主府叨饶席甫岩,拿信后就又回到了古庙。温凉靠在仅存一半的门框静静听石头读完了信。学着血将先前的样子,坐在屋檐上读完秋准手书后的石头开口说道:“秋准不像是在告别。”

    “怎么说?”

    “该要死的人,要么回顾着自己的一生……好带走什么,要么交代着后事……好留下什么。可看起来——”石头冲温凉指了指手上的信说:“秋准只是想要把你稳住,我认为他只是怕你打乱他什么安排,因为他不想欺骗你。”

    “不想欺骗我?”

    “他没有和你告别是出于忠诚,这封信就像一封劝告书,写的人在纠结。”

    温凉接过话道:“纠结要不要说他死了。”

    “如果他愿意说他死了,这信的语气就更会令人接受,其中的内容怕也会更多。”

    温凉再次接过话:“可他终究说不出口,对我说不出口。”

    “所以这张纸是那么的苍白。”

    温凉表示无话可说,这张纸算什么?父母出门干活儿时给孩子留下的一张便条?所以自己不照着他所说去做就是不懂事的孩子?

    ‘智慧第一’樵空尊者的徒弟会甘心任人摆布?

    这些素未谋面的人想要玩弄自己到几时才肯罢休?好一个秋准知天,这位飘摇阁二当家要做金丝笼困住温凉一只大鹏鸟么?温凉有自己的行事原则或风格,他更是一个无牵无挂的独立人格,秋准单凭父亲这一条联系就要影响温凉对所有事情的判断与选择,这绝无可能,绝无可能。

    因为现在的温凉根本不想管谁是父亲谁是魔尊。

    ……

    这看起来像瞭望台的建筑由横竖一千零八十根白桦木搭成,上下一般粗细。木台建在飘摇阁正北边界,它下面正放着一口棺材,申输亥站在顶上读毕悼词后,喧天的锣鼓就像骤降暴雨般普及到了不知多远的地界。

    飘摇阁用以战斗的力量差不多六千,其中武者有四百。如今申输亥所站高台之下,两万人层层叠叠就像永不断绝的浪涛般,井然有序的排列着。为了确保声音的传播,短短的悼词申输亥足足念了有一柱香,结束时屠大师拿起侍从手中的长刀。

    喝一口酒。

    挥刀。

    这高台中间吊了一个巨大的红兜子,兜子里包了五个巨大酒坛,屠大师便是要砍断高台中间的粗绳。两万人的大场面,甚至有人看不到屠大师手中的长刀,胳膊粗细的麻绳裹了白条,屠大师手起刀落只有身边几个人听到噌的一声,而后是数秒沉默后的一声‘嘭’。

    五个大酒坛落地。

    一张红布本来是被‘白绳’拴着,绳子断掉红布在半空就脱离了酒坛飞到远处去了。锣鼓就是坛子落地时被瞬间点燃,棺材正南一条长长的队伍比童顽说的还多了五百人,童顽与童劣带着队伍开始向西而行。

    队伍绕行飘摇山五百里后还要回到这里,届时所有人已经绝食三天。伯云的队伍是在第二天飘摇山的正南遇着了童顽兄弟的响队,随队的鼓乐手前中后有三堆,差不多六十人每十里一响乐,这支队伍每百里一送魂,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巨鹿堡埋伏的所在。

    寒小虎是被赤火长老抗来的,到现在为止这巨鹿堡新的元水长老还处于一种痴癫状态,看着颓废的寒小虎就像一个破产商人被赤火长老扔在一旁,伯云带来的一千三百多人心中基本都是暗爽这一幕。

    ‘抽水剑’在伯云看来不堪一击,可那充斥寒意的剑在巨鹿堡其他人心目中却有着不可小觑的破坏力。

    有人猜测寒小虎是不得小姐欢心才这样心灰意冷,毕竟爱情有着焚烧一切的力量,也有人说寒小虎是不愿忍受自己狼心狗肺的假人皮才垂头丧气,这些小范围的议论已经被伯云压了下去。寒小虎干裂的嘴巴总在颤抖,好像是在证明一直未进水食的元水长老还有知觉,不过也许寒小虎是想说些什么。

    却无心无力。

    精神紊乱的人往往不是没有话说,像寒小虎这样的情况,千言万语就像开闸前蓄积的洪水,一旦决堤这洪水便真如丛林猛火要烧尽寒小虎最后的精神。反主后的‘抽水剑’看来抽去了寒小虎的生命力,伯云已经完全失了与寒小虎一战的热情。

    什么是敌人?能带来威胁的便是敌人。

    如今的寒小虎反主失节,反悔失气。倒向飘摇阁的屠大师至少还是个气球,巨鹿一边的寒小虎却已经是无根的稻草。

    奄奄不见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