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天降福星
    好歹是巨鹿堡的赤火长老,伯云打算拿出点长老的样子。两人在伯云的屋里坐下倒了杯茶水,边喝边聊。

    “伯云长老,童顽这次来实在是逼不得已。其一,童顽早对巨鹿堡有归附之心,却阴差阳错去了飘摇阁,这遗憾会令你对我心生反感。其二,秋准已死,童顽此时投诚实属小人之举,我知道长老行事一向光明正大,最讨厌这样的人。”短暂的接触中,飘摇阁众人都有过一个共同的观点:这位新加入的童顽,一半的神通都用嘴练了。

    “过去的元水长老就是这种人,所以他死在我的手里。”伯云喝了一口茶,他很是赞同童顽的大部分观点。

    “可长老你要知道,我兄弟二人对于飘摇阁没有半分好感,童顽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过来就是最大的证明。”

    “还是听你说下去吧。”伯云不是傻木头柱子,一两句好话解决不了问题。

    “首先我童顽在此要给长老赔个不是,刀架在脖子上,秋准命我调包之事我不做就是死路一条,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伯云长老也因祸得福了。”童顽继续放射着自己的唾沫星子,他可是跟秋准保证过一定要哄去两个长老。

    “因祸得福?”

    “嘿嘿,你伯云有所不知,申输亥如今给我的信任……不比冷铁给寒小虎的少。”

    “哼!”伯云又喝一杯茶,满脸不屑。

    “长老,三天后贯中道会有一支响队路过,带队的正是我与童顽。”

    伯云陷入了思考,‘响队’是五州传承已久的习俗,如果有什么值得尊重的人过世,以他的墓穴为中心,要有一支响队环绕吟唱其功绩。地位越高的人,半径越大,响队的规模越大。

    响队回到起点时,棺材下葬,追悼开始。

    “长老对响队的规模可感兴趣?”

    “你说就是了。”

    “半径八十里,人数有两千之多。”

    “三分之一?”伯云明白了,童顽在给自己下套儿,赤火长老继续道:“哼,童顽兄弟今日一命休矣。”

    “决定童顽性命的是你这剑,自然由你做主。”童顽一改笑脸逢迎,一板一眼的看向伯云,二人互相对视良久,童顽才继续开口:“还有三天,最晚明日长老需给我答复,再晚你凑不齐人手不说,寒小虎便永远骑在你头上了。”

    “混账东西!你敢把他与我相比!”

    “你以为寒小虎为什么突然叛变!”

    为什么?除了与忧怜的一桩亲事还能有什么原因……让一向对秋准敬重有加的寒小虎对其刀剑相向。那眼泪掺不得假,寒小虎如今应该还在巨鹿堡的家中追悔不已,恻隐之心已经让他拿不起‘抽水剑’,挥不动杀人鞭。

    谁都看得出。

    寒小虎是为个女人才动手反主。

    福星!天降福星!这童顽就是自己的机会!

    见伯云沉默,童顽知道大势已定,继续道:“伯云长老,虽然冷堡主答应了休战,可你我都明白现在才是进攻的大好时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忧怜下嫁寒小虎?虽然我不清楚冷铁的身体究竟如何,可你仔细……”

    “大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你要再讲下去……怕是就出不了这个门!”伯云不过是年轻气盛,可他如所有人一般,对冷铁只有尊敬。

    童顽住口。

    空气一时沉默了下来,伯云的茶水倒了一杯又一杯。冷铁已经明令禁止巨鹿堡这七天内有所行动,这两千的兵甲可值得自己这样冒险?现在的伯云最需要什么?资本!能够与寒小虎叫板的资本,这个下九流的武者休想染指忧怜,更别想觊觎堡主的尊位。

    童顽决定再该加把力,他敲敲桌子说道:“长老,我童顽冒这么大的风险过来,也不全然是为你自身谋幸福。”

    “怎么讲。”对方要提条件了,如果没有条件,伯云还真不放心这个素未谋面的人。

    “我是一直对巨鹿堡心存向往,可入山之后秋二爷的确待我不薄,这对早想脱离小平妖府的我来说是份大恩,童顽生平最恨蝇营狗苟的宵小之人,事成之后我要寒小虎那一颗人头,童顽需得用这颗狗头才还得了秋先生的收容,此后我与飘摇阁再无关系,也才好安心在巨鹿堡扎个堆。”童顽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好像真有什么事情让他义愤填膺似的。

    “你倒活的清白,寒小虎现今已是与我并列的元水长老,堡主对他更是礼遇有加,我去取他的人头?杀一个巨鹿堡的英雄?哼!这样一来……你给我的可完全不及我给你的多了。”伯云是彻底信了童顽的话,这位赤火长老已经开始与童顽做算术题分析利害。

    两千兵甲的确不值伯云冒险抗命。

    更别提巨鹿堡此时已经胜券在握。

    “你难道就要让这个懦夫活下去?”

    “懦夫……他当然是个懦夫,用了果断狠辣的手段达到目的,却不敢正视自己的双手。巨鹿双剑?哼!便是你不说伯云也要他后悔出现在巨鹿。”不得不说,寒小虎的确被伯云恨得咬牙切齿……童顽看着在生闷气的伯云,忍不住也像这位长老一样咬紧牙关皱起眉头,这寒小虎究竟都对他做了什么?

    “赤火长老……我可不是来与你谈心的……别小看了这两千人,原本人数占劣势的飘摇阁如果凭空少了三分之一的战力,有可能你的举动能让巨鹿堡接下来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样的话一直到决战之前,申输亥都只能想着怎样投降才最为体面!”

    两人说着,伯云的门再一次被叩响。童顽朝伯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就钻到了书架与水泥墙之间的缝隙里。这绝活儿倒把赤火长老看的果真一言不发,伯云眼睁睁看着童顽把自己‘压’成一个饼塞到了缝隙中,许久才想起开口问道:“谁?”

    “我,冷忧怜。”

    福星!天降福星!这童顽就是自己的福星无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