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请你进屋
    温凉二人回到百业城的时候,城里已经如往常一般车马纵横,人流交织。秋准死了,飘摇阁‘白山’七日人心惶惶,巨鹿堡旺火七天津津乐道。前者失了二当家秋先生,余下有申输亥,铁娘子,屠大师与童顽童劣五人,后者堡中还有冷铁,赤火长老伯云,黄土长老黄博涉以及元水长老寒小虎四人。

    此外飘摇阁战力六千,巨鹿堡战力一万三。

    这数目都刨去了老弱病残与文厨工农。

    表面上看,领导层是飘摇阁略占优势,兵力上是巨鹿堡碾压飘摇阁,可其实没了秋准的飘摇阁就像老虎没了骨头。因为一天已经过去,温凉是又一个傍晚回到百业城,所以距决战还有六天,飘摇阁基本没了希望。

    飘摇阁挂出免战向冷铁请求停战七日。

    冷铁答应。

    前往百业城赴宴之前,秋准曾在会上问了大家一个问题。

    巨鹿堡究竟是不是铁板一块?

    冷铁一口气不咽,巨鹿堡就只有一个声音,这是不需要怀疑的,所以只有一个人说不是——秋准自己。温凉回来的时候正赶上童顽把席甫岩送回城主府,昨晚夜里秋准就成了一个只存在于过去的名字,席甫岩安排了大量人手亲自把这位声名赫赫的大人物送回飘摇阁,因为府中还有诸多事务,申输亥留不得他,便命童顽将之护送了回来。

    石头告诉温凉,就是童顽藏在巨鹿堡人群中把寿礼调包。

    ‘天猴子’依然一脸笑嘻嘻向温凉打招呼,轻松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温凉想起了秋准说的‘相聚即是离别’,果不其然,不管遇着了哪个,总是要去地府告别,既然开心的相遇,既然相遇即是离别,那离别时也该开心。

    秋准教会了温凉一个道理,人从相遇那时起就该互相珍惜。

    秋准在死之前告诉温凉人总要分别,秋准在死之前告诉温凉魔尊或许是个英雄。秋准与冷铁既然非死一个不可,有没有可能秋准一早就知道寒小虎已经被收买,有没有可能秋准只是想要死在寒小虎手里……他才赴宴。

    温凉后悔没有问清楚。

    像是……走了一个亲人……等你想要理解他走进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温凉想要跟着童顽一起回飘摇山,可童顽却说任务在身,只给温凉留了一封秋准的手书,要是温凉没有回来,这封信就由席甫岩转交给他。

    至于童顽的任务……自然是秋准提前安排下来的,这位飘摇阁秋二先生据传算无遗策,有人甚至说他自创了媲美《大衍历》的神通,无所不晓。秋准告诉众人巨鹿堡不止一个声音时,童顽还以为他要针对青长老授计,万万没想到秋准所说的巨鹿堡另一个声音是——伯云。

    ……

    ‘火烧剑’伯云的住处,童顽也是真有好手段,凭借秋准口述的巨鹿堡运作方式,‘天猴子’混在巡堡队中进了巨鹿堡,又翻墙跃瓦到了伯云的住处,整个过程只用了一柱半香时间。

    ‘天猴子’童顽的软骨奇功与屠大师的神通类似,两人都没有内脏,一个把自己练成了皮筋儿,一个把自己练成了气球。

    童顽到伯云长老的住处时,这位赤火长老还没有睡意。伯云哪里睡得着,献礼赖皮蛤蟆时丢了人不说,长久以来的眼中钉肉中刺寒小虎……如今在巨鹿堡竟然和他伯云平起平坐!

    可怜自己一个堂堂长老,竟然被温凉一个眼神吓晕过去。

    温凉有鬼,妖术。

    在温凉身份没有完全暴露的现今,伯云却已经肯定这个赤脚剑客是魔道的乱党,不然还有哪里会有这样邪门的神通。剑意?谁都知道剑意是传说中的功法,伯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痛恨魔道。

    木门被轻轻叩响。

    “你是什么人?”

    “好长老,童顽刚离开小平妖府,今日是来探访你这新邻居。”

    “你就是那个童顽?”堡主要是猜得不错,童顽已经投诚于飘摇阁,这瘦猴子要么是看秋准死了心生后悔来找自己求情,要么是申输亥派来的说客,无论什么理由伯云都不欢迎这个长相猥琐的人,长老懒得与他计较,说道:“不想死就滚吧。”

    “好长老,无事不登三宝殿,童顽是来赔罪的。”童顽继续笑嘻嘻道。

    “赔罪?”

    “长老可知道寿礼是被谁调包?”

    好大的火性,伯云的‘火烧剑’不容解释又要出鞘,若不是童顽一句话都不肯离开长老二字,这柄赤红宝剑怕已经砍下了‘天猴子’的首级,童顽处心积虑‘长老长老’叫着确实起了作用。

    伸手不打笑脸人,童顽深知如何‘尊重’一个人。

    “讲。”伯云只讲一个字,童顽没有满意的答复给他……就得死。

    “好长老慢拔宝剑!你也知道在明王那夯货手下做事……实在体验不好。伯云长老,我兄弟二人早有投奔巨鹿堡的打算,机缘巧合被秋准劫了道,与童劣只好假意屈从,心想这确是为巨鹿堡立功的好机会!”

    “你当我是木头脑袋?”伯云怎么看这个笑嘻嘻的人都是脑子进了水,这样的鬼话讲给温凉带着的那个孩子都不会信。

    “我知道伯云长老不会轻易相信别人,要是人人都像长老这般……巨鹿堡不至于会用这么长的时间来收拾飘摇阁,可长老待童顽面不改色心不跳给你讲完!讲得好你留我一命,讲得不好我自然也打不过你,更别提我已经是盒子里的蚂蚱,任人宰割。”他当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童顽童劣二兄弟还在天衫宗时,每每犯错都是童劣去顶着,后来遇着危险也是那好弟弟首当其冲。

    ‘天猴子’从小在弟弟的羽翼下做尽‘坏事’!

    在中胜这么多年,童顽更说了足够的谎来保护自己与弟弟。

    童顽说得多么好!要是堡主一早听了自己的,要是堡主不反对伯云那么多意见,秋准怎么会需要用那半吊子剑客去杀?屠大师更休想接近轿子一步!还有那总说自己不要冲动的黄长老,没有我伯云的冲动巨鹿堡哪还有今天?

    “如此,我倒还要请你进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