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非把名扬
    如温凉所言,与其说是魔尊看着他长大,不如说温凉是看着魔尊长大。温凉从小就对自己的父亲充满好奇,樵空尊者的道理是他开启智慧的钥匙,樵空尊者的故事是他通达人情的砺石,可唯独尊者没有办法向他解释魔尊。

    理由再充分,血就是血,罪就是罪。

    ……

    “与他告别了么?”樵空尊者问道。

    “没有。”温凉答道。

    “这十八年来偏偏我却教不得你何为孝道。”

    “师傅讲的那些故事凉儿都明白,可我这父亲静坐了十八年,便是温凉有话对他说,也早该说完了,他就像无波的古井,凉儿有心感动,无力强求。”樵空尊者的故事当然包括魔道如何造孽于八方,樵空尊者的道理当然纳含正道如何千古于四海,所以温凉每每看着那罪有应得的魔尊,都会宁愿没有这样一个父亲。

    “你小时候可是把话都讲给了他,还对他骂老头子我腐朽不堪。”

    “概是那时太想被师傅夸奖,可您反而对我处处臭骂。”

    “这世上哪一个儿子不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

    “这世上哪一个儿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姓甚名谁?”

    樵空尊者见温凉如此坚持,想着他的性子也就不再多作劝说:“你父亲交代你出去后先到巨鹿泽地,也许那里有人会告诉你这些。”樵空尊者只能说到这里,温凉其实根本就是一个没见过父亲的人,他知道母爱父爱,孝道为何,却从未与父母有过任何联系,魔尊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母亲,则更是陌生。

    “师父放心,出去之后我会想办法把他自长睡中唤醒。”

    “你打小在这孤峰长大,师傅如何放心得下。”

    “您如果有话吩咐,凉儿必定遵从。”

    “东荒,西戎,南曲,北狄,中胜。这五州都有你父亲的足迹,你可以到处走走,遇到的人与事将决定你之后为什么而努力,若你为其丢了身家性命,是你命途所至,若你逢凶化吉成就非常,更是我这老家伙所乐见。”

    ……

    这就是温凉下山前在万藏道源与樵空尊者的对话,虽然打小在樵空山长大,可温凉却不是那头傻牛,面对樵空尊者的言传身教,温凉常常是一通百通,他对外界的了解并不比谁少,他的秉性三观更传承自‘智慧第一’樵空尊者。

    温凉深切地明白魔尊是怎样的人。

    因为明白。

    所以温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人。

    “所以你明白了吧,魔尊也好,其他人也好,选择权在我的手中,我可以选择与他们同流合污,也可以选择活得清清白白。我连魔尊是一个怎样的人都不知道,他想要让我做什么我也毫不感兴趣,我只要确定一件事:我的父亲有什么理由堕入魔道,又为什么让他亲爱的儿子身染罪孽。”

    “那你就不该把血将赶走啊。”石头童真的眼睛望向温凉,说:“你想知道什么血将都会告诉你的,我想他一定会的。”

    “我想知道,也不想知道……”

    “你可真奇怪……你想知道什么?”石头当真不想理他,在石头心中,温凉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我想知道魔尊是个怎样的人,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同天下的所有父亲一般。”

    “一般怎样?”石头说。

    “一般……我不知道……”温凉说。

    “你怎么像那黑衣傻家伙似的,什么都不知道。”石头提到了敖湛。

    “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的……”温凉在想,那个黑衣高手可能也与他有相似的命运吧,一种直觉告诉他,敖湛也没见过父亲。

    “石头我也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的,不过老头子勉强算个爹吧。”石头说。

    “血将让你跟着我……该不会是因为这个而已吧……”温凉说。

    “伤心的人知道有人与他一样伤心,伤心就不那么伤心了,不过王婆婆说我是要成为大人物的,血将才不是照顾你心情安排了我。”

    “是么……”温凉忽然之间感到脊背发凉,如果血珠是早已准备好的,那自己不过就是魔尊达到目的的工具,工具的命运就是被人定义后的所谓‘用途’,工具也好,人也好,都是为了价值而存在。

    温凉没了血珠。

    还有价值么?

    这就是温凉一直害怕与三人接触的原因,他怕自己只是一颗棋子,一个工具。如果血将当真一早就是要石头跟着温凉呢?石头是什么?

    工具?

    它的作用会比自己大么?

    一个辅助工具的工具?

    “那你不想知道什么?”石头想听温凉把话说完。

    温凉想着想着,竟然开始可怜石头,他告诉自己,血将喜欢石头,石头跟着自己是因为血将不放心他,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石头的发问,温凉摸了摸他的头道:“你说会因为什么原因,会有什么原因,能够解释魔道中人并非个个丧心病狂?”

    “其实魔道关闭,不就是因为其十八年前的反帝运动太过激烈?”石头对魔道的好感还是有的,不像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温凉,像个脑子烧坏的书呆子。石头还说:“魔道的行事手段的确毒辣,可人心之恐怖……甚于魔功……”

    “三个月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云游戏班干活儿,戏班里的戏文经常这样说,可我还是不那么理解。”人心之恐怖甚于魔功,温凉听到了戏班里重复过多遍的唱词,开始感兴趣石头要说的话。

    “你不是说你大小在黑天黑海中间的黑山生活么?你还说你用了好久来习惯这温和的阳光。”

    “不错。”

    “我的好主人,黑暗从没有远离你,当你习惯了在阳光下行走时你要明白,你还要习惯新的黑暗与阴晦。”石头说。

    “新的黑暗?”

    “你会看到的……中胜治下的太平江山……”

    “就算我看到了……因为魔道比中胜善良,我就要去接受魔道么?”

    “你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过,就像你说的会驾云的傻牛在我听来不可思议一样,你还有你的小剑仆不过仍是百业城的一只蛤蟆。”

    石头好像有些明白了,他打心底里谢谢人小鬼大的石头。魔道又如何,中胜又如何,他根本不需要害怕不需要迷茫,这一把温凉好剑要在五州开道,而后忠的受奖奸的受罚,还五州太平正道才是樵空尊者的希望。

    管他魔尊是谁。

    管他中胜何强。

    他温凉,

    非把名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