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故事开始
    当一个人开始没有方向,他也要开始审视自己。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石头看了看天,继续说道:“为什么总有许多人问这样的问题,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但是一个人必须要知道他想成为什么样子。”

    “我永远不可能变成我希望的样子?”

    “当然,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很简单,可变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不可能。”

    “我不了解自己,你也不了解我?”温凉问石头。

    “不要希望别人能了解你,一个人了解自己已经够难,怎么可能会分心照顾好你?”

    “人都是这样么?”

    “都是这样,就算有人对你掏心掏肺,为你终日操劳,你还是你,他还是他。人都是自私的,只要有别人有帮助你的一份心,他就算极好的人了。”石头穿上衣服坐到了温凉旁边,好像他是大人,温凉是孩子。石头继续道:“你再怎么问我你是何样的人,你我也搞不清楚你是何样的人,所以你该弄清的……”

    石头掷地有声,一字一句道:“是我温凉要变成一个谁。”

    “变成一个谁?”

    石头不再理温凉,他捡起一颗石子打在水面,石子点水六次而落,七次……八次……七次……九次……当石头已经彻底专心于打水漂时,温凉好像做了一场梦醒来,对于血将他还有一肚子疑问。

    “血将怎么办?你知道他会在哪里么?”

    “不知道,不要担心他了,他可是魔道老二。”

    “你知道他的身份?”温凉有些惊讶,他以为石头只是一窍不通的孩子。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就凭他对你的希望?”

    “这不是说明我也是魔道的人?你就甘心陪着我堕落?血将的残忍你我共睹,鲜血与罪孽就是你的梦想?”

    “血将的残忍我是明白,可你对他还知道多少?为什么要片面的把一个人否定?而且是一个愿意为你去死的人。”

    “我……”

    “血将的神通很恐怖,那年有一批商队在古庙驻脚,领头的满口金牙肥头大耳,他问老头子为什么住在破庙里,说他活着浪费空气,最讨厌这样脏兮兮的人,最后那人拿出两个金锭要赏给把血将打的最狠的人,看到老头子被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小子拳打脚踢,我上去咬了那猪头一口。”石头好像回忆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接下来再讲时他就像受惊的麻雀,语气神态中都是挥之不去的恐惧:“然后他们放了老头子来打我,可我根本没感到什么疼痛,我想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碰到我就已经死了……如果他们不动我,老头子也不会生气……也许吧……”

    “他吸走了那些人的血液?”

    “我在街头看过卖艺的一拳把石头打得粉碎,那些杂耍绝不及血将的神通骇人……二十多个人……二十多个人几乎在瞬间爆成血红的烟花,我连一块碎肉都没有看见,所有红色都汇集到老头子的皮肤,他摇身一变成了翩翩的公子,古庙里很干净,只有一些洁白的骨头……我要做的只是把骨头埋到土里,然后古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竟有这样的神通……”照石头的形容,血将与自己交手时不过才露了一点皮毛出来,控制血液的能力似乎还可以令他永葆青春,可为什么他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乞丐?这份媲美地仙的能力就是‘帝’也没有办法吧?

    温凉又想到了血将的主人,自己的父亲。

    他当年还要更可怕吧。

    石头看温凉还在思索,只好自己往下接话:“你在奇怪老头子为什么要以那副面容示人?”

    “方便告诉我么?”

    “我也不知道,他有时候干枯的像一株死树,或者只是一根枯朽的树枝,有时候又满面红光生机焕发,可我从不见他离开古庙,这么多年我也只见他出手那么一次。他虚弱的时候会在角落里不停发抖,每次看到老头子那样,我都要以为会有人拿着鞭子过来抽他,我就也跟着害怕。”

    “是不愿意用自己的能力么?”

    “可能吧……他经常说起自己的小主人,有时候他说……‘小主人现在活在暗无天日的黑暗里’,有时候他说……‘要是见着他,老小儿这老骨头怕是挡不住他三招了哈哈’,有时候他说……‘你小子活的倒幸福,不像我那小主’。”石头尽力模仿着血将的语气神态,血将是发抖时说的,他就抱着胳膊一颤一颤说,血将是开心说的,他就把手搭在膝盖让自己尽量很大气。

    “可能他见过那个孩子。”

    “见过?他现在要是在这里,该高兴的像个孩子了……婆婆说老人就是第二次当孩子,你不该这样对他。”

    “他可能抱过我,逗我发笑,我可能抓过他的胡子。”

    “可秋准的意思,他给了你什么东西,现在成了一个废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子。”

    “可你知道他给了我什么!他把无数的尸体与鲜血放到我身体里!一颗小珠子!我的意念每每触及它,冤魂哭鬼就要爬上我的皮肤,啃我的骨头!如果父亲与这老家伙的希望就是要我杀人!我做不到!”温凉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朝着石头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可发现自己的情绪只是传达给了一个小不点儿,温凉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摆出一副悠闲的样子。

    石头比他淡定的多:“只是因为不敢面对就逃避答案?血将的小主人简直不堪一击……即便他真有什么事要你做你也做不来,你能做了什么呢?”

    “血将说的不错,我打小就在黑暗里生活,有一个师傅还有一头傻牛,还有一个一动不动的人是我的父亲,石头你知道么?与其说我是父亲看着长大,不如说我是看着父亲长大。”温凉觉着石头人小却有大智慧,三个月来,这是他第一次对别人吐露心声,他的故事也是第一次在五州被讲述。

    温凉的故事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