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非死一个
    有一点很奇怪,冷铁自始至终真的从未说过一句话,更别提露面。青长老一直守在轿子口儿阻拦着前来谈话的人,遇着非说不可的场面,也只是青长老摆手示意冷铁不愿意应付,猜测轿中根本没有冷铁的不在少数。

    所以屠大师出手,众人的疑惑就要解开。

    这个变动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前一秒还是巨鹿堡碧木长老的屠大师为何要钻到轿中,他对冷铁动手了?还是玩笑?

    没人会与冷铁开这样的玩笑。

    屠大师一直在冷铁身边等待机会。

    几乎在屠大师钻到轿中的同时,寒小虎拔剑了。‘抽水剑’时刻警惕的神经让他在瞬间就做出了判断与决定,冷冷的剑从鞘中刚一出来就挥向了秋准!

    “小虎……”秋准的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二当家……飘摇阁输了……”寒小虎坚毅的面庞上挂起了眼泪。

    秋准胸前留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长长的一条从他右肩一直延伸到左边的胯部,竹椅左边的扶手同样被寒小虎劈的直开出花儿来。温凉的前后同时上演了两出不可思议的剧目,青长老从轿里抓出屠大师一拳打出,寒小虎的眼泪把‘抽水剑’打落在地。

    温凉懵了。

    就在这时,大门上跳下来一个人,他的手上拿了一杆长方形的铁棍,这老粗的铁棍当着竹轿就是一记顺劈,上等的好轿就这样被当作了爆竹,如果内里当真是冷铁,那巨鹿堡与飘摇阁的两位核心就要在同时交代给鬼差了。

    “不是冷铁!”屠大师吐出一口血来,要是他有内脏,青长老这一拳一定会震碎他的五脏六腑,好在他没有,肚子上的凹陷随着‘活死人’的吐纳正慢慢恢复如初,屠碧瑶一脸惊魂未定看着轿子。

    使方铁棍的是‘小当家’申输亥。

    年方十四的巨鹿泽地少年英雄。听了屠大师的话,申输亥彻底怒了,挥棍就要去杀寒小虎,可方铁棍被一条拐杖挡下,青长老看起来比他更要生气。伯云架着大喊大叫的忧怜,温凉护住了正帮秋准查探伤势的席甫岩与石头。

    直待所有的宾客一空,巨鹿堡与飘摇阁的战斗终于展开。

    城主府门前的大道成了‘小当家’申输亥与巨鹿堡神秘长老的战场,拐杖哪里敌得过铁棍,传说申家少主人三岁抗鼎,四岁开碑,一身所凭全靠天生的神力,梆梆梆的声音才响了七八声,拐杖就喀嚓一声被敲成了两截。

    南曲最有实力的公认有四,‘大须弥黑曜手’冷铁,‘大笑明王’戴承德,‘不当金枪’杜十当,以及飘摇阁‘小当家’申输亥。如果‘鬼剑忧’在,这几人的实力可能还要掂量掂量,可既然小剑宗的正规宗主音信全无,申输亥就是南曲四强之一!

    陈衍生还不够看。

    个子只比石头高半头的申输亥把方铁棍抗在肩上冷冷看着青长老,既然轿中不是冷铁,巨鹿堡来几个长老都不顶事,来自变声期的发问传到了每个人耳中:“冷铁,在哪。”

    青长老扔掉了面罩与袍子,温凉看到了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子:

    仙风扶须任自度,

    道骨代脊处不惊;

    温声敲玉任尔波,

    千古音定只一咳。

    飘摇群峰玉阁一宴,遍山好汉不敢斩的冷铁!

    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屠大师无疑早被秋准收买,而寒小虎看来也与巨鹿堡达成了某种交易,最令人震惊的,一月前冷铁称病时就已出现的青长老,协助冷铁独女办事的青长老,神秘之极的青长老就是冷铁本人!

    一个月来根本没有人觉察。

    这一次交锋,巨鹿堡赢了。秋准的伤势是致命的,飘摇阁二当家已经不足为患,交锋的引子冷铁依然安然无恙,巨鹿堡少了根本不存在的青长老,飘摇阁却少了寒小虎与秋准。冷铁轻轻咳嗽后,温凉又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孩子,这一次就到这里吧。”

    申输亥急切的目光投向奄奄一息的秋准,回头提棍就要取冷铁的老命,方铁棍的劲道传在来挡的‘火烧剑’主人手上,伯云一时握不住剑掉了武器,那粗棍去势不减朝冷铁当胸砸去,只看冷铁右手一挡,**愣是不痛不痒接下了这千斤一棍!

    大须弥黑曜手!

    “大当家的!”温凉总算见了这两人的实力,只恐还有悲剧,他叫停了申输亥,而后温凉冷冷的问冷铁道:“为什么。”

    温凉当然要问为什么,自己不惜暴露摆下双擂,为的就是阻止飘摇阁巨鹿堡两家相争,武者重视名誉胜于性命,双方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会不顾信义坚持出手。这第一个为什么,温凉问他为什么要违反双擂摆下时的约定。

    冷铁淡淡的答道:“你以为自己有怎样的力量?就凭你一个人,一把剑,加上那个孩子就想翻云覆雨?温凉小子……信用与名誉是强者的特权,街上的白丁地痞难道就没有守信出名之人?可这五州不是你的山头,老夫劝你莫把好剑作倚仗,遍识野鹤认家人。”

    “如此,我倒真上了一堂好课!冷堡主,温凉无意只身搅风云动,现在你能告诉我泽地为何会有这番争斗?”第二个为什么。

    “秋准小子与我一身罪孽,必须死一个。”

    “何出此言?”

    “小子……真心有价,好市难求。”冷铁说完掉头就走,不愿放人的申输亥依旧被温凉拦下。巨鹿堡一行人就这样带着寒小虎消失在街道尽头,余下的人赶紧把秋准抬到了屋里,百业城全城的名医开始与麻木不仁的黑夜作斗争,要把飘摇阁二当家抢救下来。

    温凉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人心真是难懂的东西,血将走了,秋准眼看要丢了性命,他的担心果然不是多余,这三个人面前的温凉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自己那不知身份的亲爹给自己安排好了许多事情,以至于他可以什么都不考虑的接受不费力的好处。

    可温凉既然不愿接受血将的伴随,那他也就不会不明就里的被人安排,第二位魔尊……那个犯下无数杀戮的男人对自己有什么希望?自己连血将的辩解都没听就将他赶走是错是对?冷铁与秋准为什么非死一个不可?他们与父亲究竟有何联系?

    石头找到了屋顶的温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