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闹剧未完
    “孩子……不能动?”

    “废话!欺负老人孩子算什么本事!你向我这个女人家动手啊!”忧怜把石头挡在了身后。

    “额……对不起。”对不起?众人听的一头雾水,这人难道是黑狼奶大,良心还没被发掘过?怎么学堂里敬老爱幼的道理他看似刚刚才知晓,黑衣人要么是个野人,要么是个傻子,反正非寻常之人。

    巨鹿堡的人更是围到了冷忧怜身边,这人不会真对小姐下手吧。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非要找人打架?”

    “我在找敌人。”

    “敌人?谁是你的敌人?”

    “我不知道。”

    “你打算杀了这一院的人么?”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温凉看敖湛向石头动武,本来就要去攻敖湛,可忧怜与敖湛的对话倒令他颇为好奇,这个黑衣男子让他想到了童顽,那个傻呵呵对什么都一窍不通的‘铁板一块’,眼前这位刚好与童顽配对。

    铁脑一块。

    此时的忧怜反倒更有了耐心,不知怎得,敖湛的懵懂激起了她一阵母爱泛滥,决定发发善心的忧怜说:“所谓的敌人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要杀我的师傅。”

    “要杀你的师傅?也难怪你这样激动。”忧怜却在想他可能有个废物师傅,给了徒弟这样好身手,却没把他的智慧打开,无奈的忧怜继续道:“你这样是找不出敌人的,只会有更多的无辜者被你牵连。就像这个孩子,你刚才如果杀了他,温凉就要去杀你,你要是杀了温凉,温凉的师傅也会去找你报仇。这样你不仅找不到敌人,反而会让你和你师傅有更多的敌人。”

    “可他很强。”

    “很强……你不是在找敌人么?”与敖湛对话实在费劲,忧怜反应好久才明白过来说:“啊!你的敌人很强?”

    敖湛没有回答,他只是死死盯着温凉。

    忧怜说:“难道你只是知道敌人很强?”

    “师傅好像还说了什么三个月……万藏道源……”包括醒来的伯云,青长老与屠大师都皱了下眉头,温凉与冷铁在书房对话时,这几人当时确实听不太懂,可不懂的部分正是从温凉说自己在南曲待了三个月开始,几位长老何其聪明,神秘的温凉与神秘的黑衣男子怕就是有什么故事。

    而且万藏道源……温凉难道与那处所在有什么联系?

    温凉也暗道不好,自己的出现果然已经不是秘密,只要弄清楚黑衣男子的来处,他就能明白自己的仇家是不是‘帝’。

    “什么三个月?万藏道源是哪里?”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这样吧,你跟我回巨鹿堡怎么样?我可以帮你去找敌人。”

    “小姐!”伯云与屠大师同时大喝,这样不安分的人怎么能到巨鹿堡去?见忧怜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多话,二人又看了眼轿子,冷铁既然什么都没有说,自然是默许了,屠大师与伯云只好作罢。

    寒小虎也拔出了剑,任由巨鹿堡招走这神秘人,恐怕会影响几日后的决战,这位抽水剑同样被秋准所拦。

    敖湛没有回答,他与伯云两个一起狠狠地看着温凉。

    “你要是还想对他出手,我就不帮你找什么敌人了。”忧怜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资本,竟然可以威胁到敖湛。

    敖湛还是不说话,所有人都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场面一时尴尬至极。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敖湛转头向忧怜道:“谢谢。”接着他也不说什么别的,走回到之前坐着的桌上静静坐着。

    场面还是很尴尬。

    百业城城主府,席甫岩的大寿经历了‘大笑明王’的一番搅和,收到了来自巨鹿堡的奇迹贺礼,一把火烧剑把大院映的通红后,两道朝天剑终于给一场闹剧画上句号。时间终于到了傍晚。

    红霞仿佛在嘲笑席甫岩的脸色,大院里的宾客走了不少,后院已经只能见到来回折腾的城主府自家仆人。除了屠大师,巨鹿堡两位长老加上冷忧怜和敖湛领着二十多名剑卫在门口正与席甫岩告别。

    凭借惊人实力阻止了泽地两家巨头争斗的温凉,他的名字注定要传遍五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温凉已经要成为与小剑宗宗主并立的存在,比擂结束后,温凉应付的客人甚至比过寿的席甫岩还要多,现在他也站在席甫岩旁向忧怜告别。

    石头站在温凉旁边,比擂结束后,石头还第一次给温凉倒了杯茶水,不得不说这孩子的适应能力还算不错,他已经在习惯自己的身份,自然也已经试着去接受自己的主人温凉。主仆二人旁边是席甫岩,院内是飘摇阁秋准一行人。

    “你还会到巨鹿堡看我么?”忧怜问道。

    “会。”温凉笑笑。

    “嗯……不许欺负小石头!石头,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写信给我,小虎哥知道怎么联系我。”

    石头点点头嗯了一声。

    伯云皱了皱眉头,这位赤火长老显然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忧怜说是石头给他写信,实际明摆着是暗示温凉,这更让伯云把光脚小子恨得咬牙切齿。

    “挨刀子的!伯云小子!看本大师拿了什么!”来者是一早找不到人的屠大师,刚才要走时屠大师就说要去找东西,到现在才过来,他手上缠了两道符,正是通天道人死前裹在手上的两张,屠大师笑呵呵继续道:“我的个好赤火长老,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什么?”伯云根本不想理他。

    “嘿嘿,这一道是护符,用来护手,这一道是爆符,人的皮肤沾上它……血管便要撑的爆裂开来!本大师一直没什么趁手兵器,现在要见着敌人,总算有了些必胜的把握!”

    “切,雕虫小技。”伯云不屑道。

    “雕虫小技?怎么,你要试试?”

    见伯云不理他,这位大师一下来了劲儿,左顾右盼像在找什么目标,接着他与轿子门口上坐着的青长老凑到一起说:“嘿!你们还别不信,以前屠大师没这道符——干什么都没把握,但是今天——”

    嘭!

    屠大师推开青长老钻到了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