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触即发
    九章书院‘高瓜瘦驴’的论道讲来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的温凉已经把剑收回鞘中,大院里鸦雀无声,小剑宗宗主陈衍生在静静的思考,最后一声‘钟鸣’持续了好久,陈衍生的思考直到它消失都没有停止。

    “宗主见笑了。”

    陈衍生回过神来,朝着温凉苦笑道:“或许我不该向小兄弟求这一剑。”

    “何以见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温凉之名从未传到过衍生耳中,想必你是个独行的散修。”

    “算是吧。”

    “那你接下来可要应付些麻烦的事了。”陈衍生看起来有些自责,五州表面上是统归中胜管辖,可武者本来随意,现在又有这么一大批武者横空出世,想要将之彻底驯服谈何容易,更何况五州还有士农工商其他四个阶级,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大堆,中胜能分心在武者群体的精力不是用有限二字就能形容的。

    以巨鹿堡及飘摇阁为例,众生表面的一统天下背后,时局及其紊乱不定,所以求才若渴的心思无论五州哪一方势力都不可或缺。能弹出这一剑的温凉无疑是个人才,陈衍生也看出温凉的性格不适争斗,所以陈衍生有些懊悔逼迫对方出剑论道。

    “宗主怕我卷入是非?”

    “衍生有幸与‘劫外仙人’燕太一见过面,剑宗宗主当日对我说,剑宗虽然‘一念天道,无闻世音’,可世界就是一张大网,远东海上的风浪可以引动西戎的风暴肆虐,卷入是非系人人都要经历的事情,小友如今已然在是非中心。”

    “宗主的意思是……”

    “小剑宗代出一剑的承诺,必要卷起更大的风浪。”

    “宗主是为我忧,为小剑宗忧?”

    “正是。”

    “陈宗主放心,泽地的事情结束,温凉定要往小剑宗一去。”

    “如此,我也放心去了。”陈衍生走了,与戴承德一样,他彻底的往百业城外走了。温凉对陈衍生的好感有些下降,看起来陈衍生谦逊有礼,更把自己当小剑宗的人一般对待,可温凉从中却感受到一种绑架,道德上的绑架。

    陈衍生用一种微不可察的方式,把温凉拉拢了过去。

    温凉不太舒服。

    陈衍生的出场就像是给比擂画上了句号,并不是人人都像这位小剑宗宗主一样心大,冷铁会去挑战温凉么?不会。秋准会去挑战温凉么?不会。所以比擂已经不需要再进行下去了,没实力的人不用再上,因为小剑宗宗主的做法与承诺让温凉获得了足够的尊重同时,也给温凉的实力划上了一个问号。有实力的也不用再上,温凉再深不可测,剩下有实力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这些人不可能抛下身份去满足自己的好奇。

    更别提大院里已经没人有把握能与温凉一战。

    就在这时,敖湛上去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光用看就知道很尊贵的人,他的衣袖与裤管都掖在绑带里,嵌着紫金的抹额让他的头发也很整齐,这么干净利落的人就那样站在场上,像棵不会说话的劲松。

    敖湛看着白衣赤脚的温凉。

    温凉看着黑衣握拳的敖湛。

    敖湛的意思很明显了,他要挑战温凉,大院里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两人好像确实不认识彼此。观望的人开始猜测,敖湛可能是见温凉抢了自己好大风头,分外眼红而出手,这下有好戏看了,只是他们忘了一个人。

    “黑衣小子!”说话的便是敬亭山通天道人,今日大院谁他都能服,偏偏敖湛通天一定要给他颜色!“好小子!刚才你取巧偷袭算不得本事,接我一掌!”曾被一拳打飞的通天道人根本不给敖湛反应的机会,话没说完四张黄色的灵符就打在了敖湛身上,就听碰的一声,敖湛也像刚才的温凉一般炸了,只不过这次是黑烟滚滚。

    这就是通天的战斗方式,除了暴起出手并没有人会责怪他利用符阵,至于不给反应暴起出手,因为通天道人确实是被敖湛如此对待,所以众人也就谅解了。黑烟与火星塑造出一个小型蘑菇云,机不可失,通天自己也向敖湛攻去,他的左掌缠了两张不知什么符,已经探到了蘑菇云中。

    “不可!”温凉突然大喝。

    云烟来的快去的也快,本被遮绕的景象慢慢浮现在了众人眼前:毫发无损的敖湛与一地血肉还有脑浆。

    通天道人死!

    谁都没想到通天道人就这样死了,席甫岩的头又大了一圈,温凉二人或许真能挽救百业城于两家魔爪之下,可敬亭山必定是要来兴师问罪了,并且这个不知姓名的黑衣男子从中胜来,带着怎样的目的?

    席甫岩想不通,温凉也想不通,可他把手搭在了剑柄,通天道人死像可怜,却未必遭人同情。棒打老虎鸡吃虫,这是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温凉也不愿意漠然看着一条生命就这样归天,可不幸的人太多,他不会因为同情兔子而不吃兔肉,也许见死不救是冷酷的,无情的,可对从小与豹子老虎同寝的温凉来说,这个陌生人的死只是因为他的无能。

    五州强者为尊,温凉早有心理准备。

    他只是气愤敖湛出手就要命,弱者因无能而逝去固然可怜,强者因无情去炫耀更加可恨,正像忧怜说的,敖湛绝不算个强者!敖湛就这样紧盯着温凉,意思很简单,他要温凉先出手,两人这一仗一触即发。

    “住手!”说话的竟然是石头。“你这人连名字都没有的哑巴,为什么你!”

    嘭!

    好狠的人,敖湛只是轻轻朝石头挥了一拳,就有好霸道的罡气奔石头射去,要不是屠大师挡在了石头面前,这孩子怕已经一命呜呼。再看挡下罡气的屠大师,他的胸脯撞上罡气后凹进去一个大坑,不过喘了几口气,大坑竟然又恢复如初。

    ‘活死人’屠大师。

    忧怜跑过来对石头问来问去,又瞪了敖湛一眼,她当然明白石头为什么这时候说话,黑衣男子看起来不弱,又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她何尝不像石头一样担心温凉,所以忧怜高声质问道:“你怎么对一个孩子下手!”

    男子终于开口。

    “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