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代出一剑
    怒火中烧,四野不顾。

    伯云的‘火烧剑’终于成了。热烈的火光把擂台照得通红,火中的剑客行动中伴随着一阵噼啪的声响,直到今天才有人见到‘火烧剑’本来面目,巨鹿堡终于有了在实力上名副其实的‘赤火长老’。

    看擂的再没有人说风凉话,所有人都想目睹温凉最后的结局,面对真正的‘火烧剑’,这个无名剑客还能够奇迹般的获胜么?

    这一柄烧起来的剑不仅声势浩大,威力也够强,可与温凉的剑不同,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温凉在剑意上的造化,堪称独步古今!

    多出来的火焰并没能改变局势,只不过绕着圈子跑的花蛇披上了红袍,仅此而已。温凉的防御并非滴水不漏,伯云分明看到他有千个破绽,万个疏忽,无奈赤红的剑最后总要被朴素的剑拦下。

    伯云也不是没有脑子,‘火烧剑’到了新的境界,他一颗求胜之心终于沉了下来,是时候用出渴望已久的杀招,伯云把剑竖执在面前,另一只手在剑身轻弹。

    嗡——就像石子落到水中,一圈红色的涟漪铺满了擂台。

    温凉还是站在原地,绝不主动。

    嗡——

    第二次轻弹,铺满擂台的红光,着了。

    人群顿时热闹起来,扩散出去的红光本来只是微微有些热意,没人把这当回事,哪想的大院顿时成了一方火焰领地,不少人的衣服都被烧出了窟窿。寒小虎见状,拔剑围着擂台高速绕了一圈,他走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淡蓝的轨迹。

    火焰被包在了淡蓝轨迹中。

    嗡——

    第三次,最后一次弹剑。第二次的弹剑几乎波及了所有人,唯独温凉丝毫未被影响,而这第三次,扩散整个大院儿的热能瞬间集中到了温凉脚下,只听砰地一声。

    温凉炸了。

    缕缕浓烟以温凉为源头飘向半空。忧怜感觉什么东西没有了,就像小时候黄长老给自己的蚯蚓,抓在手里,又溜走了。可她失去的好像是……好像是她从未拥有过的什么,一个人的心里会装得下什么呢?鲜红的血肉之外,人的心里还有什么?什么失去之后才让忧怜一下子空落落的,失了力气?

    她不知道。

    寒小虎看看秋准,发现二当家并不在意,他知道温凉没有事,虽然寒小虎不清楚为什么秋准与冷铁都对温凉礼遇有加,可温凉的实力足以说明许多事。相信温凉的还有石头,血将等待的人如果连巨鹿堡一位长老都敌不过,石头也不会站在这里。

    爆炸的云烟散去,热能的集中点温凉,也果然毫发无伤。

    “师父说,刀剑在手不一定要杀生,财权在手不一定要显赫,伯云兄弟,你这一招着实令大家失望,这一把好剑不该牵连无辜。”

    “好小子!我不知你使了什么妖法魔功……”

    “下去!”温凉怒了!

    武者摆擂,丢了性命是常有的事情,可伯云这一招还没有纯熟的‘火波热绽’险些就害了在场的商人文士。如果不是寒小虎出手,扩散的高温至少也要灼开普通人的皮肉,因为连伯云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红光涟漪是和温凉的剑意一起扩散出去的,剑身第一次嗡鸣的时候,其中的热能已经被温凉的剑意消去大半。

    论道要有文风,从商要讲良心,比武更需有武品。

    伯云的剑小气嫉妒,空有激进而不知收敛。有能力的人,他的本事要像日光照耀田野,把恩泽赋予博爱,一旦能力成为了炫耀比拼的目的,只会见笑于人,把无辜伤害。

    温凉讨厌这样的人,所以当伯云不知反省还要争强时,温凉的一双眼直直看向了伯云。围观者终于明白前面几个挑战者遇了什么,这是怎样一双彻骨的眼睛,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温凉的目光,刀子一样的目光。

    凉意,恐惧。

    温凉一眼之威,教伯云口吐白沫。

    没有人再敢小看温凉。

    无论‘不当枪法’还是‘火烧剑’,都属于打出来的名号,就像阮小楼最后冠名为‘帝’,武者对于名的追求甚于对其他一切的追求,对名的尊重也甚于对其他一切的尊重,吹喇叭的尊重喇叭吹的好的,养牛的羡慕牛养的好的,这搁在哪行哪业都是不变的道理。

    温凉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尊重。

    所以伯云被抬下后,真正的好马上来了。

    “诸位!衍生本无意打擂,只是今日实在开眼,要与小兄弟论个剑道,不知温凉兄弟可否赏光?”

    “陈宗主,温凉籍籍无名,小辈而已,感念宗主留情,何必有这多余的争斗。”来人正是小剑宗代理宗主陈衍生,温凉在南曲三月,自然对天下第二剑宗有所耳闻。陈衍生本是小剑宗宗主‘鬼剑忧’座下第二弟子,‘鬼剑忧’为追寻‘酒见愁’雪恨而离宗出走,一走就是三年,所以陈衍生代任宗主也已经三年。

    ‘鬼剑忧’与‘酒见愁’二人生死不知,所以陈衍生,就是南曲第一剑。

    “衍生不敢托大,温凉兄弟可是修习过剑意?”

    温凉点点头。

    “如此,无声剑向无形剑讨教了!”陈衍生是出了名的谦逊,按规矩他就算挑战也该挑战敖湛,可偏偏‘无声剑’今日遇着了修习剑意的武者。陈延生学的正是‘鬼剑忧’一套剑法,只是‘无闻剑声,不现剑形’二者,陈衍生始终不能理解后者的含义,才得了一个‘无声剑’的名号。

    而今见到温凉剑出无形,陈衍生其实是虚心求教,所以开口道:“本来衍生的身份不便比擂,可小剑宗在我的手上已经丢了不少人,多这一次也无妨。”

    “宗主说笑了,温凉才疏学浅,改日自到小剑宗登门拜访,今日……”

    “温凉兄弟为阻巨鹿堡与飘摇阁两家相争摆下此擂,其间武品衍生自愧不如,不仅如此,今日能开眼看到传说中的剑意在五州出现,衍生更是钦佩不已,温凉兄弟不必再推脱,衍生决定小剑宗随时可为温凉兄弟代出一剑,作为代价,温凉兄弟勿必接受我的请求。”

    小剑宗代出一剑?

    举院哑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