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怒火中烧
    温凉十八下山的原因很简单,樵空尊者认为他够强,温凉够强的原因更简单,因为他出师于万藏道源——天下神通的源头。

    虽然感知不到天地元气,可温凉的意中却包含了天地,虽然运用不了天地元气,可温凉却清楚地知道别人是怎么运用。

    战胜了对温凉的恐惧,不代表能够战胜温凉。

    金枪扫来时,温凉用心的把它荡开,金枪劈下时,温凉认真的把它卸走,金枪挑上时,温凉诚意把它送去。扫,劈,挑,三招,这就是杜十当自己改良的‘不当枪法’,简简单单却有破军之势。

    温凉要赢只需要一招,可就像他对待寒小虎一样,温凉一不希望对方从此丧失斗志,二不希望自己惯自作大。小拼双赢,大斗无益,对于专攻枪势的杜钊,一次的打击有可能直接让这年轻人失去锐气。

    枪无锐不锋,温凉不愿见。

    而对于自己,温凉并不希望从轻松的胜利中找到满足,他所遇到的一切都必须让他更强,就算剑意未增,心智也要更强。见到对手实力不堪就托大,这是弱者的示威,绝不是温凉该干的事情。

    所以温凉很感谢这一杆枪,它让自己再涨了见识。

    温凉绝不该是自己的敌人。杜钊此刻十分清楚,自己的‘不当枪法’已经输给了温凉,可温凉诚意的应战已经让他彻底从恐惧中走出,‘势’回来了,自己还有‘不当枪法’的最强一招未用。

    挑回的金枪被杜钊拿在手里空抡了七八圈儿,玉川府少爷接着站稳摆出戏剧中亮相的经典动作,定着眼睛好像在瞄准温凉的方位。枪法中最能体现无匹势气的,是直‘刺’。

    一个动作。

    一条直线。

    无所不破!

    不知是人顶着枪,还是枪带着人,一杆金枪就这样带着光影朝温凉直刺而去,真正的势如破竹!

    ‘不当枪法’的霸道在场大部分人都是亲眼目睹过的,据说冷铁年轻时为了挡杜十当一枪,不惜丢掉半片耳朵。而今所有人就看温凉单手把一柄朴素铁剑倾斜成四十五度,摆了一个好不潇洒的姿势。

    “这小子要完!”说话的是屠大师。

    名字难听不影响智商,屠碧瑶早在巨鹿堡就听出温凉的不同凡响,老堡主给的四个不错曾经可让屠大师好不羡慕,现在看温凉如此大意去接霸道绝伦的杜家枪,屠大师只能表示遗憾。

    温凉的潜力本来不错,可惜……

    可惜金枪停下了。

    枪尖刚好点在温凉的剑面,满头大汗的杜钊一脸惭愧。

    杜钊觉着刚才的自己就像一颗竹笋,直刺的过程中,金枪的气势就这样被一层一层剥了下来,直到最后势散尽,杜钊也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削去势的是什么?这股与刚才的恐惧完全不一样的力量,就是恐惧的源头?

    杜钊不知道,‘势’输给了‘意’。

    “杜钊惭愧,至此还没有接你一剑的机会。”

    “我已经出剑了。”

    “玉川府时刻欢迎大驾光临,后会有期。”杜钊还以为温凉说的出剑就是拔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便匆匆提枪下去了。不怪杜钊误会,温凉的剑意太过罕见独特,以致于敌人根本没意识到双方过招了。

    在杜钊与大部分人眼里,温凉还是一招未出。

    只不过揶揄的音浪已经过了最盛的时刻,围观者中已经有小部分人看出些门道,个别几个几乎可以断定,温凉从此就要名声大振了。这样的局面谁最不想见到?谁最想把温凉打个满地找牙?

    一言不发出手的伯云。

    摆擂?不过是你们飘摇阁拖延时间的伎俩。拐带小姐,私房密语,要真让你发光发热,我伯云往后在泽地难道去讨吃要饭?所以温凉第三次感到一股相同热气。

    扑面而来。

    温凉不喜欢这个人,就像黑天融不进太阳。不喜争斗而乐见英雄的温凉不觉得伯云是英雄,这把燥热的剑无容无度,只让温凉皱眉。伯云的言语中含着大意,举止间透着小气,他出剑时,炽热总像空穴的来风,不教人敬畏恐惧,只教人嫌恶厌憎。

    事实上伯云的剑很强,如果不是寒小虎懂得利用他的焦躁心性,十个‘抽水剑’也不能敌‘火烧剑’一个伯云。

    标准的剑道,标准的天地元气运用。

    温凉还是用心去接招了,他发现这剑客虽然心性不是上佳,但神通已经上等,也无怪他年纪轻轻已经是巨鹿堡长老。基础的一招一式在伯云是信手拈来,热气的辅助效果的确有着不错的威力,好几次他的剑没有碰到自己,却让温凉皮肤发烫。

    要是在不设防的情况下被伯云划上一刀,保管会卷起三层皮来。

    可伯云碰不到。温凉看他求胜心切,明白他是要在忧怜面前表现自己。出于好心,温凉总是放个空子让他感觉‘能够打中’,再轻描淡写化掉对方的劲道。

    忧怜正在心里大骂特骂伯云,谁让他去打温凉了?伯云的剑要划到温凉脖子时,忧怜‘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还好朴素的铁剑及时护主,温凉没事。伯云的剑要戳到温凉心府时,忧怜捏着衣角不自觉超前踮儿了一小步,就像触电一样,还好伯云的手腕突然抖了一下,温凉还是没事!

    宽敞的擂台中心,伯云就像一条代表危险的红色珊瑚蛇,赤红宝剑在温凉的四周狂舞高歌,血样的红就像觅食的毒蜂左突右进,振动空气的剑身耀武扬威的在呼啸。有心人发现,温凉自始至终都在自身一步之内,这个神秘剑客给自己画了一个圆。

    绝不主动。

    为什么不主动,因为温凉一剑,出手必有结果。

    所以温凉才只问原因,不求结果。

    扮猪吃虎?不,温凉是扮了刺猬戏花蛇。

    嘭!

    伯云怒了,温凉绝对是在戏弄自己!他哪知道温凉是不愿伯云在忧怜面前丢了面子,伯云也不知道忧怜觉得温凉胜不了巨鹿堡赤火长老。温凉本来想让战斗看起来像自己取巧获胜,伯云却绝不愿出糗。

    沙子抓得越紧,失的越多。

    伯云要紧紧抓着自己在忧怜心中的形象,所以嘭的一声,‘火烧剑’真的烧起来了,伯云提着剑,他的面貌遮掩在火焰与青烟之后,温凉终于挑了挑眉头。

    怒火中烧!‘火烧剑’最强的时候,就是伯云发怒的时候。

    愤怒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