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不当枪法
    不自在不自在,好不自在。

    无钩线,倒流水,黑天黑海黑山,一个孩子在河边钓鱼,摇摇晃晃坚持不住的小不点儿说道:“师傅对温凉讲‘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是谓太公垂钓,弯钩钓鱼有弯钩钓鱼的道理,直钩钓鱼有直钩钓鱼的道理,只是徒儿实在不明白咱们连鱼钩都没有是什么道理……”

    小不点儿周围没有人,这时却有人回答了他。

    从好远的地方传来的,苍老的声音。

    “凉儿,刀剑在手不一定就要杀生,财权在手不一定就要显赫,手执钓竿同样不一定就要垂钓。”

    “钓竿在手却不钓鱼,那师傅是叫温凉来做什么?”

    “竿有存在的理由,是以它存在,假使它不存在了,也有它消失的理由,如此,还执着它的存在与消失做什么,连存在与消失都可以不问缘由,又何必问它在哪里的缘由,做何事的缘由。”

    “不问缘由?”

    “不问缘由。”

    “问了当怎样?”

    “问了……就需结果。”

    ……

    如果温凉对于巨鹿堡或飘摇阁只是过客,那他便不会出现在百业的城主府,今天的所有事也与他无关,可偏偏泽地的一草一木仿佛都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打从温凉出箱的一刻起,甚至是他进去的一刻起,就注定泽地会有他的故事,这世上谁都不是无牵无挂处野自居,温凉剑可以不求结果,可有因,必有果。

    温凉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

    落跑的,下跪的,难道又到了烧香拜佛的年代,‘擂台’中间的这位叫做信仰?当然不是,打铁要火候,提水要井绳,擂台比武那是要真刀实剑去干仗的,这位爷不用火候锻了把好剑,不用水泵提了桶甜水。无弦不出音,不剪难落发,除非是月亮会不借力太阳自己发光,流言会不靠凭舌头自己造谣,否则温凉就是个可笑的骗子。

    一动不动,战败两人?

    小丑跳梁,卖弄手艺!

    单单买通几个下等货色的骨气,就想震慑大院儿里这么多英雄豪杰?人群里被第一个挑战者逗笑的已经转情绪为愤怒,温凉是把他们当傻子。

    要说这院子果然也宽敞,毕竟为这四十大寿,财大气粗的席甫岩拆了一座正厅没皱一下眉头。秋准坐着轮椅居北,冷铁就在轿子里处南,以二人为中心,席甫岩的家人朋友和一些表面兄弟把空地围了一圈儿,中间就是擂台。

    没人疑惑为什么冷铁要躲在轿里不出来,冷铁英雄一世,自然不想被人记住他脆弱的样子。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需要用轿子遮羞的冷铁命不久矣,可只有秋准明白,冷铁是不被了解的英雄,他不会在意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

    值得一提,不被了解的英雄与路边的乞丐向来是一个死法,前者不在乎鄙俗的世人会否照顾一具寒尸,后者来去也都是一个孑然的灵魂。

    空是一种境界,只夹在英雄与乞丐中间的半吊子才会为荣辱伤神。

    不是掩饰枯朽,冷铁又为了什么才不愿意露面?

    秋准不明白。

    比擂继续,这时候温凉的擂台才被严肃对待起来,既然对方挑战了武者的尊严,那他也该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知何时起,温凉敖湛的双擂成了生死局。连续四次轻松的胜利后,‘好马’都看不下去了,人群中有人喊道:“杜钊少爷还不给这小子一个教训?”

    “杜少爷,这茬儿你去刚刚好!”有人起哄道。

    寒小虎撇了撇嘴,杜钊?温凉怎么赢的没人比这位‘抽水剑’更清楚,那人的剑就像看似善良的白蟒,蛇信吐露时对手才知道危险,尤其是温凉的一双眼睛,寒小虎至今没有忘记那清水点墨后的剑意,柔和温暖下的恐惧。

    “在下‘小玉川’杜钊,出剑吧。”一个锦衣玉面的公子哥。

    温凉点点头却不为所动,一个不动不打紧,杜钊竟然也跟着他一动不动,这可急坏了看热闹的人,擂台比‘静’?自有打擂的传统以来就没这么比的。这些人哪里知道,不是杜钊不想动,可直到上来他才明白,这位赤脚白衣的剑客果然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本事。

    玉川府本来是附属于平妖府的人族势力,敖家被灭后,城主杜十当不愿意屈身小平妖府,故而自立门户。对于父亲的‘不当枪法’,杜钊还是深得其精髓的,可当他扛着灿金长枪站到温凉对面时,这人却给他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虽然玉川府小少爷不愿意承认,但温凉确实令他心生恐惧。

    杜钊不敢抬枪。

    这时候外围已经开始嚷嚷不停,看客对杜钊的质问就像连绵的海浪般拍打在这位公子身上,刚才几人的下场杜钊已经见过,如果不能克服恐惧,父亲的‘不当枪法’怕是会毁在自己手里。

    大惊喜会冲走小惊喜,正如对‘不当枪法’没落的恐惧战胜了对温凉的恐惧,虽然少了一往无前的势,杜钊还是单手挑枪奔温凉去了。势者,一往无前,一无可当,‘不当枪法’的精髓就在枪势,恐惧下,这位小少爷也明白自己的枪少了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他先掠到温凉的右侧,而后才双手持枪扫下。

    玉川出名士,见阵不懦夫!

    ‘不当枪法’本来只算得上中流神通,传到杜十当手上后,这位枪法天才‘去组化简’,删掉了大半招式,包括所有招式上的组合运用一概不留,新的‘不当枪法’以枪势为基础,只有‘直’,‘圆’两招。

    这一枪便是‘圆’。

    温凉暗自称奇,其实他也是下山才发现自己外泄的意会给周围人带来不适,所以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控制这份剑意外的力量,恐惧的力量。在箱子里修炼几天后,他更是已经能将之运用到战斗中,第一个见识到这力量的人,叫做寒小虎。

    意可以作用在人的心灵深处。修炼‘意’的人太少,温凉虽然不是第一个发现‘意’好处的人,却也是第一个能把‘意’运用至斯的人。他明白杜钊抵御自己的意志要用多大决心,看着扫来的金枪,温凉实在不忍破了它的锐气。

    当。

    温凉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