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力持三方
    这就是‘帝’治下的五州,属于武者的五州。

    商人阶级甚至不如普通老百姓。

    四个普通武者对伯云来说实在没有意义,如果再加上与戴承德都能一战的青长老,寒小虎一个人或许有逃跑的可能,加上双腿残疾的秋准……正如秋准自己所说,他的人头就要属于英雄。

    寒小虎无所畏惧。

    青长老听了小姐的话站起身来,温凉把石头的小手拿开,也站了起来。秋准与冷铁一定都与他有什么关系,温凉既然知道了,就不能看他们任何一个陷入绝境。如果温凉是和青长老一同起身,一定会有人注意到他,可偏偏他是后于青长老起身。

    根本没人注意到温凉。

    温凉起身的同时,大院其他位子上也站起十来个人,其中一个说道:“冷小姐,你何以证明秋二爷的无见草是你的?”

    “是啊小姐,无凭无据,巨鹿堡如此实属胡闹。”

    “小姐放心,我们也不是有意为难你们,不过当着南曲这么多好汉的面儿,巨鹿堡这样就把同来给席城主贺寿的朋友拿走,除了你们自己人外……大家谁的脸上都无光。”

    温凉此刻就是变成了这些人之一。局势很明了,站起来的十多个人都已经与秋准达成了某些共识,巨鹿堡能不能把秋准二人拿走,就看青长老究竟有多大的实力。四个家丁,这里任何一个被请来的武者都有实力轻松对付,伯云无论在剑道还是威望上都不至于压得住这许多人。

    青长老是谁。

    没人知道,可所有人包括温凉此时都紧盯着这个裹在藏青长袍中的神秘人,说实在的,这十多人见识了他的身手后,哪一个心中也拿不稳主意。如果是戴承德站在这里,就是二十个人也未必敢放话拦着明王抓人。

    青长老坐下,皆大欢喜,青长老继续,一场大战就要在风光无限的百业爆发。

    “巨鹿堡——冷铁冷堡主到——”

    局势再变,本来席甫岩以为这十多人总可以震得住一个青长老,可听到这位新客人的名字,席甫岩的心又吊了起来。巨鹿堡与飘摇阁真打算在此决战?这明摆着是要连自己也收拾了好接管百业城。

    说话者不是门口的接待,声音也不是从门外传来,温凉抬头看到一个黑影单手举一顶轿子停在了房檐。

    “挨刀子的!本大师在这百业迷了路!”

    ‘活死人’屠大师!

    来人穿着灰色僧袍,脖上还挂了一串老大的念珠,一手举轿一手叉腰喘着粗气。他低头时,温凉分明地看到了对方头上的八个戒疤,没错,不是九个。

    寒小虎对温凉说过,这位屠大师原名屠碧瑶,十八年前他家乡红岗为魔尊屠尽,又自己改名为屠红岗并发誓要报仇。追随冷铁之时,冷铁可能是出于对他名字的恐惧,坚持以大师相称,所以屠大师本来的名字……还是没能被人遗忘。

    屠大师休息了一下又说道:“秋二爷怎么也在?青长老!把这老头子接走!”这屠大师比戴承德温柔不了多少,刚出场就往大院砸了一顶轿子下来,青长老闻言飞身接下轿子稳稳当当停在了分开酒席的过道上。

    轿子落地。

    “咳咳咳……”轿中传出冷铁的咳嗽。

    屠大师跟着落到了轿子旁,伯云,青长老与他刚好站成一个三角形,屠大师又开口道:“那小子!温凉是吧?你也不要出手了,我们几个顾不得自家小姐,刚好给你个机会表现,要是出力够多,大师我兴许就不怪你拐带妇女了。”

    “大师你来的好!这些人早被秋准拉拢去了,不用给他们留面子!狠狠地打!”忧怜说道。南曲第一势力的堡主加三位长老,这阵势放到任何战场都是顶配,没有结束,酒席中哗啦啦又出来十多个武者加入了‘把轿子围起来’的行动。

    冷铁也提前招呼了人。

    “我说席城主,你一个人不要命别带着这些客人不是,快把人散了吧。”屠大师对席甫岩说道。

    “冷堡主……秋二爷……你们……”

    “哎……席城主不用多言了……诸位,小剑宗不愿介入你们的纷争,剩下的人与我到后院去吧,衍生会护你们个周全。”

    剩下的一些武者与普通人终于感到被提及,说话的又是小剑宗代任宗主,欣然就要跟着去后院,却看到第一个要进屋的突然被门口一人打飞了回来。

    变数。

    “挨刀子的!你是什么人!要命的赶紧走!”

    不说话。

    要进门的人里也有武者,有两个人提着刀就要去砍黑衣挡门人。

    啪,啪。

    去的人依旧倒飞回来。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挡在这里?”陈延生发问。

    “打赢我。”说话的人正是‘冰’。

    “冷堡主……秋二爷……这位是中胜的人……”席甫岩刚才从下人那里得知,黑衣人的手里有浮城上大人才有的腰牌。

    “中胜又如何?你要与我们所有人为敌?”屠大师喊道。

    秋准一方的武者们巴不得对手是黑衣人,现在的局势很明显,冷铁吊打秋准一方。这样的变局他们是很乐于见到的,至少可以拖延些时间看秋准有没有别的安排,他们相信秋准。

    “打赢我。”黑衣男子还是这一句。

    “温凉你干嘛!”席甫岩的寿宴何止是一个乱字,这才几句话大院的焦点又去到了忧怜那里。温凉一把温凉剑搁在了冷忧怜脖子上,虽然不知道黑衣男子是谁,有什么目的,可有一点很明显,这人一心求战。

    “打赢他,还有我。”温凉冷静的扫视了一圈大院里的所有人,又看着黑衣男子继续道:“阁下的名字是?”

    没有回答。

    温凉继续道:“今天温凉与他在此摆下擂台,我接受巨鹿堡的挑战,他接受其余人的挑战,只要我们两个输了,剩下的事诸位随意,若你们没人能赢得了我们,就请各自收手不要再相争。”

    “嘶……毛都没齐的臭小子,你们两个当自己是谁?”

    通天道人。

    “阁下以为如何?”温凉没有理他,大院里现在有三个动乱的源头:巨鹿堡,飘摇阁与黑衣男。温凉必须凭借一己之力稳住这三方才能让伤亡最小。

    黑衣男朝着通天道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