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雪雕玉声蟾
    温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只有他知道,这一出闹剧的原因险些让青长老成了自己的替罪羊。戴承德走后,温凉开始为自己下一步做着打算,眼下师傅口中‘温凉的敌人’就是‘帝’的势力了,对方也已经得知自己的一些消息,不过就明王刚才的话来看,他们的信息还少得可怜。

    就三个月来温凉在五州得到的消息,父亲可能是第二位魔尊,十八年前在五州造下无数杀戮的人。从那个给自己血珠的老头子身上不难看出,魔道中人果然是杀人不眨眼,温凉对魔道的厌恶越积越多,可这不会令他原谅自己的敌人,‘帝’同样令五州百姓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中,况且温凉还得知了另一件事,一件令五州的武者越来越恐慌的事。

    天地元气日益稀薄,五州大陆的生命力越来越弱。

    这就是‘浮城六道’骚乱不断的另一个隐秘原因,属于少数人知道的原因。温凉有了打算,攀得越高,看得越远,无论秋准还是冷铁,血将还是‘帝’,他们谁都不能告诉自己父亲是谁,温凉是谁。

    把问题都交给时间吧,一切总会有揭开的一天,至于温凉,他需要看到更高的地方,知道更多秘密。

    “如果刚刚戴承德没有走,你会动手么?”

    温凉出奇的看了一眼石头,这个孩子刚跑来跑去接了几块肉,现在正用筷子搅着碗里的米饭,米饭是忧怜特意向席府要来给石头的。他讲话的声音很低,与其说是在讲秘密给温凉听,不如说是有什么人在逼他和温凉说话。温凉思考了一下,同样低声说:“会吧。”

    “百业城的许多人都不错,可有清才有浊,无强便无弱,还是有人会欺负我的。”石头接过忧怜夹来的菜,继续道:“那些人着实可恨,他们总是想法刁难我以取乐,如果我让他们丢了面子,他们就要用拳头照顾我这一直不长的身体。”

    石头不像是诉苦,温凉静静听着。

    “所以在我眼里,他们只是些无赖,无赖留给自己最后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暴力,如果你也是这样一个人……石头是绝不会让你无能的表现来做我的主子的。”石头说完了,也不管温凉怎么回应,他只是站在那里,继续自顾自吃饭。

    这可不是什么善意的提醒,温凉听的出来,这完全是来自石头的警告,警告他不要做石头不喜欢的事,温凉也心想,石头方才可能有什么自己没有想到的解决方法。不论如何温凉不得不承认,石头给自己上了一课,给‘只问原因,不求结果’的剑上了一课。

    有了原因,未必要出剑。

    “谢谢你。”石头完全没有理会温凉。

    寿宴进行到一半,节目也差不多了,另一半就该是寿宴的重头。客人们来这大院里主要是表达贺意,可次要的既不是吃这么一顿饭,也不是欣赏什么节目,寿宴的**是寿礼。

    五州事业的习俗,通常是进行到一半才有人带头祝词,一半是东家的招待,一半是客人的诚意,缺了哪样都不算喜庆。讲到带头,看戏的需出来人打赏,吃饭的需出来人付账,打架有人拦,比富有人帮,万事都要有角儿,这是全凭自觉的。一场寿宴门口得有人迎着,门里得有人伺候着,到了节目少不得拍手,到了**少不得祝寿。

    万事都是此理,每个人都在圈子里都有个位置。

    席甫岩的寿诞进行到一半时,带头的人终于出现,正是伯云。他先把酒杯倒满,然后起身道:“诸位且静一静!”大院也就听他的静了下来。

    “伯云不才,几日前受堡主委托至席府来吃这一桌酒席,城主大人不用担心,巨鹿堡与百业城互为邻里又合作多年,自不能填了肚子就走人。”伯云说着举杯示意敬酒,席甫岩笑呵呵起身陪了一杯,伯云放下酒杯,拿出了一个盒子。

    就在这时,石头用只温凉能听到的声音说:“我要是他,就检查检查这盒子。”温凉一直在观察秋准,思考着巨鹿堡与飘摇阁的关系,伯云献礼他本来并不关注,可石头一脸坏笑说了这话,他也就朝伯云手上看去了。

    “我家堡主近来总有不适,见礼之前还请城主理解我师傅的遗憾。”伯云的手按在了锦盒上。

    “伯云长老少年英雄,席某得你与忧怜侄女赏光已经是万分荣幸,不需介怀。”此时的席甫岩满面春风,早忘了戴承德在时的尴尬。

    “巨鹿堡献礼——雪雕玉声蟾!”好手笔,雪雕玉声蟾本是五州独一件,为历代天巧城城主所世传,罕有人见过,冷铁竟然又搞出来一件。大院里此时好声不断,所有人都忍不住要睁大眼睛瞧瞧这绝物。

    雪雕玉声蟾物如其名,一非石刻二非玉刻,乃是雪刻,拳头大小的蟾蜍通体由极北大泽的雪铸,一片清洁永久不化,这是其一绝。指盖轻弹之有蟾声驱害,耳闻扣玉鸣长福久,是其二绝。风度翩翩的伯云说话就开了这锦盒要放光出来。

    嗖!

    哪里有什么宝气泄露,众人只见到一个小小黑影飞出来落到地上,然后就听‘呱……呱……’的声音传出,锦盒空了,蛤蟆也出来了。

    死寂。

    南曲贺寿头一桩,巨鹿堡送礼席甫岩赖皮蛤蟆的故事注定要传将出去,伯云要,忧怜起身大喝一声:“伯云!”

    “哈哈哈哈!好一个冷铁,他这是报复我给他的信呐……知道他病了,我就送了封信给他,问他说……你这老不死的东西,还说他到了时候!嘿嘿,左右我们是不着边儿的邻居,这老家伙……他送了我一声冲霄蟾鸣!叫的好!叫的好!”席甫岩到底是见过风浪的商人,这寿礼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只能先让它过去,也不闻也不问,百业城城主就这样接下了一份看似挑衅的礼物。

    忧怜与伯云二人心里着急,却明白事已至此,闹起来只得更多的丢人,正打算接下席甫岩的话头,寒小虎说话了。

    “飘摇阁——秋二爷有话说!”

    寒小虎一脸的喜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