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算账
    两年前,秋准,铁娘子与申输亥来到泽地白手起家,一靠秋准短时间内迅速崛起的声名与魅力,二靠‘中胜八旗’压迫下振臂的呼声,飘摇阁只用了半年就与冷铁分庭抗礼。

    二者最大的区别也就在这里,巨鹿堡是官,飘摇阁是匪。

    巨鹿堡与飘摇阁的争斗已经持续了一年半,无数的死伤之后谁都看得出来,飘摇阁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呼吸不匀,而今不过是强撑着的稻草,不惊飞鸟。也因此秋准才送出了决战的战书,冷铁与秋准已经达成了共识,要把一切都交给最后的决战。

    在这个时候,秋准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如此险境?虽说是对手,可飘摇阁的饭冷铁能吃,巨鹿堡的饭秋准也能吃,偏偏席甫岩或戴承德的饭……冷铁能吃而秋准不能吃。

    秋准无疑是把自己拷了进号子。

    “二爷你何必亲自走这一遭,这院子里的人……”席甫岩也是怕秋准,一脸急切压着喉咙对秋准说。

    “席城主,秋某既然来信说了要来,便不能放空言给你。”秋准打断了席甫岩说话,接着又提高音量道:“南曲乃至五州的各位朋友,席城主主理百业城事物多年,一身劳苦天地可鉴,秋准虽然与诸位颇有过节,却也是衷心来道贺,我们且把恩怨搁下,晚宴过后,秋准的人头便属于英雄。”

    “你可知羊入虎口?”坐着的戴承德终于发话道:“你秋准劫道多年却落下了不少好名声,这是你的本事,不过你要知道……今天老席摆的可是官宴。”戴承德一步一步走到了秋准面前。

    “哦?戴府主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小平妖府的货你已不止拿了一次,平日里冷铁那老王八蛋不知与你是何关系,总护着不让俺去会你,可既然今天俺撞着了你……”却听呼的一声,一个黑影站到了戴承德眼前,温凉被突然激射而去的青长老惊了一跳。

    “怎么!你要与俺打一架不成!哪里窜出来的黑东西,把这罩子掀了去!”戴承德说着右手就要揪青长老的斗篷,却看那藏青斗蓬里伸出一根拐杖把戴承德的手打了开。

    戴承德抖抖膀子嘿嘿一笑,也不说话伸手又去掀斗篷,一手一拐,谁也不听伯云与席甫岩的劝阻。至于拦,没人能拦的下,戴承德作为四大明王之一统管南曲,靠的就是武力,只是没想到青长老与他过手竟毫不落下风。

    秋准皱了皱眉。

    寒小虎把秋准推到一边后挡在了他前面。

    单纯基本功的对抗,青长老与戴承德看似不相上下。包括寒小虎在内,这是大院所有人第一次见到青长老出手,大部分的人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么个人,毕竟巨鹿的走向一直颇受南曲关注,所以还是有少数人知道巨鹿堡这一位新晋长老的。

    “俺要记的不错……你是一个月前才出现在巨鹿堡,在此之前,你是谁?”

    青长老不说话。

    “戴府主快请住手吧,这位青长老是个哑巴,概是听你骂了我家堡主心有不满才出来找场子,还请府主……”伯云见二人停手,赶紧去拉请长老“我的好长老,怎么你今天如此冲动?”

    “哑巴?一个不用说话的哑巴?”戴承德似乎想起了什么。

    “诸位!诸位!喊了这许久我也口渴,今天就卖席某人一个面子,大家收手吧。”席甫岩是真的喊不动了,戴承德也不知听没听他说话,喊道:“慢着!好一个冷铁,巨鹿剿匪之事他不上心,秋准今日敢在俺面前出现且放着不提,这位堡主还敢窝藏‘帝’钦点的要犯!”

    ‘帝’钦点的要犯?戴承德从哪里听说有这么一件事?众人一头雾水之时,只秋准与温凉变了脸色,‘帝’怕是已经下令各州找寻‘温凉’此人了。

    果然,戴承德接着说道:“你以为罩上一块破布装聋作哑就能安全?说吧,这三个月来你都做了什么?是你跟我走,还是我押你走?”

    除了青长老与伯云不在座位,温凉这一桌,冰一样的男子也终于动了,本来打算替被冤枉的青长老解围的温凉所以打算先看看变动。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戴承德与青长老之间后,寒声向青长老发问:“你是我的敌人?”

    青长老摇了摇头。

    男子又坐了回来。

    戴承德却懵了,今天都是些什么主儿?自己难道不是小平妖府的主人了?秋准敢两个人出现在他面前,黑东西直接和自己动手,还有个毛头小子活把他当个死人!南区如今该是谁的地盘?

    秋准看突然没了自己的事,戴承德又找错了人,就吩咐寒小虎把自己推到某个角落,又让府中的奴才替他把酒壶装满,一个人先喝了起来。冷忧怜不屑的看了眼秋准,终于发话了:“戴叔叔!”

    “忧……忧怜?怎么你也在这里?哈哈哈哈,怎么样,想通了没有?你那个爹爹不要也罢,就听俺的做了俺的干女儿吧!你爹爹不久死了……也免得你受欺负……啊?”一旁的温凉心想这都是哪儿跟哪儿,这位戴承德府主生来可能就是个笑话,永远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

    做错位子后,戴承德先是拿秋准,又是捉犯人,如今又换了目标要认个女儿。

    举座哑然。

    原来半个月前戴承德追捕一名妖族余孽时,大意毁了一座城的半条街道,死掉的百姓纵横相枕而卧,若是放在以前戴承德杀人不眨眼的时候,他自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可做了小平妖府府主的他,早被自己曾以为无趣的责任所照顾,心中懊悔不已。

    众口难调,戴承德霎时间被怨愤的民声所淹没,一不会撒谎二失了蛮横的戴承德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恰巧冷忧怜与青长老当时分头行动,这一幕被冷铁的女儿所撞见,为了缓和巨鹿堡与小平妖府的关系,冷忧怜一张利嘴把责任都推给了作乱的妖族,不止是百姓信了她的话,连戴承德自己也才知道他是怎样救了这一座城。

    孩子般的戴承德欢喜不已,自那以后就嚷着要忧怜做他的干女儿。

    “戴叔叔欢喜忧怜,忧怜也乐得多个人宠我,不过今天我可要和你算账了。”

    “算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