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大发其痴
    还是那句话:走与留没有分别,相聚本身即是离别。

    三人就这样告别钱前出了布行,在去往城主府的路上,他们在一条街上遇着了伯云,温凉也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青长老。这一次贺寿总算不是青长老带队,冷铁把此行的任务都交给了伯云全权处理,即便如此,这位年轻的赤火长老也是一肚子闷气。

    全权处理?还不是叫了个哑巴监视我。

    碰到小平妖府的丁培后,伯云总算找到了出气口。说来也是席甫岩的面子大,这四十大寿可不是百业城自家的关门宵宴,五州各地有不少势力都派了专人来道贺,小平妖府主人戴承德甚至已经亲自动身前来。而丁培,不过是名开路的先锋。

    “你小平妖府方向自己丢了贡物,却来找我巨鹿讨要,当真是不要红脸。”

    “哼,童家兄弟在中胜做事多年,就是西戎的贯中道上也没人能为难得了他二人,如今我小平妖府对这支镖队的现状一无所知,不是你们巨鹿堡联合飘摇阁捣鬼,还能有什么原因?”阮小楼称帝时,天巧城不仅为其在中胜造了一块天上浮城,更是耗民伤财的在五州铺设了统一的交通网络,这些像毛细血管一样的公路被总称为‘官道’。官道有六条主干,从中胜发散向五州的五条直道统称为‘贯中道’,这之外还有一条环形的大路穿过五州的中央与贯中道相交,被称为‘承恩道’。

    因此,五州各有一处官道主干的交点,百业城正是贯中道与承恩道在南区的交点,童顽童劣当日就是过了百业在南曲北段的贯中道被劫。

    不止是丁培所说的西戎官道,‘浮城六道’各处几乎没有安定的所在,西戎地区只是因为魔道时有组织严密的队伍暴动,搞得中胜毫无办法,所以才最危险。此外各地骚动的原因有二,其一,阮小楼称帝时以‘天子诸侯,理当通气连枝’为由削弱了本来割据五州的五大世家,两年后帝小楼又完整口号为‘保藩置旗,通气养生’,这使得本来如日中天的武者阶级在五州占据了更多的话语权。做完这些,帝小楼终于开始操刀剪除各个反对势力的羽翼,凭借着六道之便,一众大小势力被中胜下设在其它四州的八旗扫清无数,五大世家在各种阴谋借口的算计下,基本名存实亡。

    童顽童劣所在的天衫宗就是那时被灭门。

    其二不用说,‘浮城六道’所耗的人力物力超乎寻常,时至今日,东西南北依然是壮丁难觅,加之八旗子弟胃大手瘪,带来的剥削使百姓苦不堪言,民生沸腾下,五州已经是真正的山雨欲来风满楼。

    丁培是小平妖府辖下镶蓝旗旗头,伯云自然瞧不上他,回话说:“想你丁培也被人称作‘小灵通’,难道你那些耳目还未使你知道童顽童劣已经投奔了申当家?”

    “申当家?哈哈哈哈!好一个申当家!戴大人早就疑心,巨鹿堡强者云集,又在泽地有着多年的统治基础,怎么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压着打?现在听来,你们这些乌龟已经彻底低头了。”

    怎么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压着打?天知道堡主脑袋里都装了什么!伯云可以确信,如果冷铁不驳回自己那些提议与请求,飘摇阁早就被他亲手覆灭,可堡中上下谁会听他的?巨鹿堡终究属于冷铁。

    年轻人有一股胜于需求的热血,老年人也有一肚过于审慎的城府。巨鹿堡的高层谁都明白,伯云太过急功近利,而他们其实也都同意,冷铁是有些老了,只不过没有人会把这些说出来。

    躁进的伯云已经不能再忍受丁培,他的一把赤红宝剑已经出鞘。

    温凉三人赶到时正看到这么一幕:伯云将手里的锦盒交给一名手下,拿着盒子的人退到了后面,两名‘黄衣短剑’带着巨鹿堡一众仆役呼啦啦挺身上前,小平妖府也有两名镶蓝衣提着八旗标准制式长刀挡在了丁培面前。

    至于青长老,这人所有的一切都裹在藏青的斗篷下,他的脸,他的脚,他的武器,如果可以的话,温凉以为他连影子都是要包进去的。青长老还是站在原地,伯云的右侧,一动不动。

    “住手!”

    这一声大喝来自巨鹿堡失踪的小姐。

    热气,一股能将全身战意都燃烧的热气朝着温凉袭来。整个巨鹿也只有这么一把赤红的,高热的——‘火烧剑’。伯云为什么出手攻击温凉?五分之二的‘黄衣短剑’成为干尸暴晒荒野,冷铁的唯一千金不知所踪,整个巨鹿早就炸了锅,现在小姐回来,身旁却是飘摇阁前些日子的门客。

    伯云忍了就是懦夫!

    眼见就要被一股炙热劈开,温凉却毫无行动。不是自信,更不是有所防备,温凉是楞在了原地,本来要抵挡的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也恰巧这时冷忧怜的一条胳膊横了在他面前,温凉便没有理会伯云。

    剑意……不再纯粹。

    对于专攻剑意的温凉来说,现在看来些微的失调对他影响还不大,可一个人如果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所限,他是一定要自食其苦的,对于强者为尊,刀口舔血的武者来说,对自己的不确定就是最要命的危险。

    “怜儿闪开!伯云非要了他的狗命!”

    “早说过不许叫这个名字!要杀他你先杀我!”

    “嗨!小姐你上了飘摇阁的当啊!这家伙!”伯云用剑指着温凉说道:“他们让这家伙先把你骗走,又袭击了保护你的二十名‘黄衣短剑’,我巨鹿堡精英就这样被偷袭死伤了小半啊!”

    冷忧怜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草之所以为草,木之所以为木,这都是有道理的,就像伯云的出现也具有着意义,巨鹿堡的赤火长老总算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冲动鲁莽,同时也把温凉衬得更加高大了……

    一个女子爱上了英雄,她的思想注定是要插了翅膀的,天知道冷忧怜这时候为什么想这些,天要是知道为什么,也一定会理解冷忧怜,因为世间的女子在这时候做什么都该被得到原谅。

    大发其痴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