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百家饭 八宝衣
    “少爷?”布行老板一时有些反应不及,他接着说道:“石头啊石头,百业城对你偷鸡摸狗的容忍,不是为了鼓励你坑蒙拐骗啊石头,那些不值钱的东西顺去够你养活那个老头儿,可坑蒙拐骗做大了是要伤财害命的啊石头!”

    “你少瞧不起人!乌鸦会找祥瑞的梧桐歇脚,喜鹊可不愿落在坟头的老柏。小爷爷破破烂烂来只会显得你更加高大,除我之外谁家的公子小姐进来你不是卑躬屈膝?”

    就像冷忧怜对温凉有一肚子好奇一样,温凉也开始奇怪石头在百业城的处境。

    “二位,钱某人不知这小子对你们说过些什么,像没人会说一动不动的刀子不具危险,就算石头对你们有过什么帮助,留他在身边也不是什么聪明事,德行低劣之人,其一举一动都携着害人的寒芒。”

    “我倒觉得掌柜夸张了。”温凉有些不满老板的话。害人的寒芒的确是无形的,一个人没有害人之心,不代表他能带来安全,反而有心害人的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比之无心害人的更教人放心。可温凉确定,石头既不是一个自作聪明的人,也不是一个热心过头的人,他更无心害人。

    这是信任,是温凉给石头的信任。对被施予的人来说,信任是一种许可,对施予者来说,信任又是一种能力。一个人该不该信任,给他的信任又要停留在何种程度,这是所有人都会思考的问题。酒席上,卧榻旁,关于秘密,关于梦想,信任难就难在它说不清道不明,无法传授,难就难在它捉不着摸不定,因人而异。

    温凉没有发现,剑道之外,他有一股更大的潜力正在被发掘,信任的能力。

    “看来阁下是真的欢喜石头,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二位,掉色的布再漂亮也没有伙计愿意天天为它挑脏水,一块臭肉再诱人也不能放到汤里。”钱前住口了,温凉眼睛里有一股慑人的力量让他不敢再说下去,他忽然醒悟自己的眼前是一位武者。

    钱前转身决定要走,他讨厌武者。

    “钱掌柜。”石头叫住了钱前,郑重的继续道:“我只想要个布兜,这是主子的意思,而且今天之后……石头可能再也不会打搅你了。”石头的话使得温凉突然醒悟过来,他意识到,钱掌柜与石头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剑拔弩张。钱前的语气刻薄之至,可他何必为一个乞丐浪费自己这么多时间?反观石头,这孩子的第一句话其实是恭维钱前,第二句话又仿佛在和朋友告别。

    钱掌柜也果然停下不再往回走,看着这个多言商人的背影,温凉终于知道了石头的名言至理师自何处。

    石头打小生长在山神庙,照石头自己的话讲,他无父无母,是被山神养大,至于和他相依为命的老头儿,自然就是隐姓埋名的血将。老庙离着城不远,百业的百姓都可怜石头,平日里有什么不需要的东西,就会放到自家门口待石头来取,就这样,石头可谓是吃着百家饭过活。这些也是后来温凉才知道的。

    百业的人总说:石头总要是个大人物的。

    钱前走到了布行内里,出来时手上拿着一件五颜六色的衣服。

    “我刚刚说的,你可记住了?”钱前和刚才已经判若两人,他蹲下摸了摸石头的耳朵。石头最讨人喜欢的就是干净,他露出指头的布鞋,烂布条飞扬的布衣,一头的脏辫儿,都不能让他变得更脏,石头是梧桐,破烂的衣服就是他口中的乌鸦。“老家伙说,这位公子是极好的人。”石头笃定地说道。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温凉这时候终于明白,钱老板那些伤人的话实则是在教导石头。就像城中的百姓不会主动收留石头一样,百业这一座城给了这孩子一身铮铮铁骨,根本没有人同情这一对老小,所有人的共识是:石头能把大家逗得开心,百业才是他的家。这是交易,谁都不用感谢谁。

    钱老板只是给他出个难题来让他解,过关了石头就待在店里,不过关石头就自行出去。钱前这一张利嘴是生而带来的,石头打小就最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钱掌柜说什么,他就跟着说什么,只是后来石头跟着几个人学了坏,老乞丐以为是从钱前这里学来的,便不再许他到布行里来了。

    钱前的话还有一个目的,聪明如他一眼就瞧得出发生了什么,他要确认石头跟了怎样的大人。可怜这掌柜无儿无女又钻在钱眼儿里,整个百业他也只留心着石头。要是石头跟着温凉吃苦,那钱前是绝不会放他走的。

    总而言之,百业城养大了石头,却没有给石头留下一点牵绊。人穷志要长,至少他们不愿磨去石头的自尊。石头的伶牙俐齿传自钱前,石头的铮铮铁骨得自百业,

    “二位稍等,我与这不中用的小子还有几句话说。”钱前冲温凉一笑,继续对石头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是伺候人的根本,你得了主子,倒更像个大爷!”原来钱前已经看出石头对温凉心有抵触。

    石头有点委屈,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庙里的老家伙被温凉弄得好不伤心,他讨厌温凉。

    “百业几乎每个人都拿了最好的一块布交给我,我又拿了最好的八块布给你当口袋,这衣服王婆婆给你缝了八个日夜,要不是你……我早要给你换上的。”石头似乎是做过什么让钱掌柜失望的事。“听着,这补丁八宝衣的样子……是要你知道鲜衣玉食不可求,从此以后,你不得再行偷鸡摸狗,坑蒙拐骗之事,否则便把它脱下一把火烧去,你的心里要装着主子的喜怒哀乐,切不可有所违逆以得个不忠不孝的臭名!听见了没有?”

    石头不说话。

    “你听见了没有!”钱掌柜就要伸手打他,却被忧怜拦了下来,温凉接着又承诺会好生管教石头,钱掌柜这才住手。“这衣服你能穿多久就要穿多久,不要喜新厌旧,那些追求新潮的公子你也是见过的,如果你天天用石子儿打他的头,他不会问你为什么打他,却要问你为什么还用昨天的那颗石子。听着,你家的老东西绝不是什么省油的好灯,他既然为你挑了主子,那你一定是要沾其福泽的,从今以后百业与你再无联系。”

    从小到大,忧怜都以为男人是不会流泪的,可这几天来,他却已经见过四个大男人的眼泪,其中包括一个发育不良的孩子。

    多言的人,未必少用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