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包子夹肉,半个都赔
    横驱直赶道十千,金车雪玉往无前。

    南商北客百业会,总点东圣陪西贤。

    “照小姐的意思,令尊与飘摇阁会在这里有一场大战?”

    停在城门口的三人分别是温凉,冷忧怜与小乞丐。温凉得知小乞丐叫石头后,这个小孩子还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石头跟着血将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血将呵斥着停下了,当血将把石头托付给温凉后,石头拗着性子怎么都不肯走,直到他的腿快给那老乞丐打断,冷忧怜才把石头抱了过来,温凉也不知这孩子经历过些什么,挨了那十多棍子愣是一声不响。不难看出他非常生气,许是不想离开破庙,又或者对血将留有不舍,不过温凉觉得主要还是他讨厌自己,因为这一路走来石头一句话都不愿跟他讲。

    如果说区别,只能说冷铁与秋准是政客,而席甫岩是个商人。百业城是五州公认的南曲第一城,以这座经济重地为中心,百叶城不仅是贯中道与承恩道的四大交点之一,其放射出的运输网络甚至遍布南曲,如果不是‘那一家’的势力难以撼动,百叶城甚至有望成为整个五州的经济中心。

    今天的百业城张灯结彩,一片紧张,只为了城主席甫岩的四十大寿。

    “席城主的面子虽大,可他对于我们双方都是障碍,有他在,巨鹿堡是没办法真正拿下南曲经济的。”

    “巨鹿堡与百业城,飘摇阁有多大的胃口?”

    “哼,秋准这人空有胃口而无自知,他赢不了爹爹的。”

    “这位席城主看来人气不错呢。”温凉转移了话题。

    二人正聊着,一旁的石头却开口道:“也只有这些贵人才想得出过什么四十大寿,不怪他们,人都是这样,正当卖力的时候却卖起老来。”想到自己还有情绪,石头赶紧又闭上了嘴。

    “你这个小家伙人小鬼大,倒是懂得不少。”温凉笑了笑,可无奈石头又不理他了。

    忧怜蹲下向石头道:“石头虽然身居陋室,却清楚活在猪栏里的人都想些什么,作为奖励,我们去给你定制一身威风的行头怎样?”

    许是害羞,小石头捏着山神小像不敢开口。温凉二人都是打心底里欢喜这个孩子,小小的石头不仅把山神庙布置的干净整洁,一身补丁衣裳竟然还出奇干净。他就像一块刚出土的宝石,粘土与精华同时以最真实的姿态存在。正当卖力的时候却卖起老来?也许石头说的没错吧,就是地位最卑贱的人也懂得卖弄自己的实力,何况那些高高在上的贵人。

    “嗯……这个小山神是你刻得吧?既然你这么宝贝他,我们该找个布袋把它保护好才是,你说呢?“

    石头总算是点头了,旁边的温凉一边笑一边感慨男女有别。

    石头看到温凉一脸笑容,又狠狠瞪了后者一眼,搞得温凉只好又把头转向别处。一行三人找到一家光鲜的布行。

    武士农工商。

    帝小楼治下,这已经不是过去。人妖紧张对峙的年代,阮小楼曾许诺从此武者不再是卑微的小角色,‘帝‘做到了,武者已经压着‘士阶级’独享尊阶。这就是席甫岩在卧室跳脚的原因,比之冷铁他可不是什么小角色,小平妖府主人戴承德玩笑说过:席城主一天不理事,整个南曲的经济就要瘫痪整月。

    就是这样一个南曲实际意义上的统治者,却已经被巨鹿泽地两大势力的争斗逼的无路可走。龙头绝不低眉于蛇首,所以南曲的众多武者也绝不会屈身听从一个商人的指挥,席甫岩这一条胳膊拧不过两只大腿。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文士割据五州的过去,武者不过是被士阶级或一些有钱贵族包养的门客。

    表面上冷铁与秋准不得不向百业城方向委曲求全,可席甫岩是永远不可能占据主动的,中胜把南曲的经济交给冷铁而不是席甫岩,这就是最大的证明。

    “原来如此,所以这位席甫岩只能考虑自己该为谁做事?”

    “他只有这个权利。”

    小石头这时候又来插了句嘴:“这才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他生下来就是为钱奔走的,无论为谁做事,商人永远都是金银的奴隶。”这一句话倒又惊着了温凉二人,石头寒衣陋食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稚脸真心能讲一番至理名言,换谁会不为这样的孩子感动。

    忧怜道:“话可不能这样说,他叫温凉。”忧怜指了指温凉。“可却是个凶巴巴的人,我的名字取的可忧可怜,却从没有吃过一天的苦,所以我不同意你把所有的商人都绑在钱眼儿里。”忧怜又戳了戳石头的鼻尖。

    温凉觉着冷忧怜十分可爱。

    正说着他们已经进了布行,好热闹的店铺,温凉在门外就听到了一个刺耳的声音,等他从一众跑前跑后的伙计中找到声音源头时,反而觉得这声音还不够刺耳。唯一不穿粗布的一人正指挥着什么事情。

    “当心着点儿!一群吃白饭的可怜人呐,你们做事的时候眼睛不需要神气么?你们是真不把老板我的火气放在心头上。告诉你们,奴才不懂做事的技巧,就像狗子不长咬人的利嘴,哪天爷爷我不在家,你们这些癞皮狗迟早是要被人打死的,你们死了不要紧,爷爷的店铺可不能教你们给毁了。石头?你行行好拿了这银子走吧,往日里你偷摸我几个玩意儿我不计较,毕竟你那破庙我也是去过的,可今天席城主大寿,谁都别想过来给我添晦气。”温凉本来以为石头与这店主熟识,却未想石头被他这样的嫌恶。“说的就是你们几个!这最后一批货要是留到中午,你们谁也不用再干下去了!爷爷午时是要准点儿去拜寿的!二位?”

    “敢问……“

    “小兄弟,不要敢问了,礼数云云那是武者文士的讲究,至于咱们这些升斗小民,我建议你来点儿直接的。不要嫌我说话难听,这道理你去哪儿都通用,流氓拄拐,婊子配狗,你浑身上下只那裹剑的绸子算顶好的面料,怕是你家小姐赏你的吧?听着,以后不要再模仿那些贵人的语气了,金子镶玉卖得更贵,包子夹肉卖半个都赔。”店主又转面向忧怜,微笑道:“小姐,有什么吩咐还是您直接对我说吧。”

    “那……给我家少爷挑身行头吧。”忧怜笑笑,指了指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