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独有两弯眉会笑
    鼻哼不屑齿咬蛮恨,

    眸闪寒芒嘴撇轻蔑。

    咦?

    嗔怒的模样怎还温柔?

    原来独有两弯眉会笑。

    “你是谁?小虎哥哥呢?”

    说话的是个红衣女子,寒小虎才走没多久,这个女子就带着二十来号人马找到了温凉,来人无不穿着统一的黄色制服,从他们肩膀绣着的鹿首来看,不难认出这是一队巨鹿堡的精英。寒小虎告诉过温凉,巨鹿堡诸多弟子门生中,能着黄衣配短剑的不过五十人,而今其中小半的精英都站在了温凉面前。

    温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几乎忘了答话。

    “在下温凉,寒兄已经先我一步回山去了,敢问姑娘……”温凉行了一礼,却被女子打断了说话。

    “温凉?你就是欺负小虎哥哥的那人?”一个月前冷铁称病,巨鹿堡凭空多出一位青长老,这之后,堡中之事无论巨细都交给了冷铁独女冷忧怜,青长老则从旁协助,这自然令冷铁的新旧干部心寒不已。谁都知道,忧怜小姐从小娇生惯养,虽然生的一张伶牙俐齿,这却不该是搞手腕的资本,也就是说,名义上青长老是在辅助冷小姐理事,实际上却是青长老借用冷小姐的名义待任堡主。

    巨鹿堡在堡主重病的时刻被交给了一个外人,冷忧怜独自率领二十名‘黄衣短剑’到此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些温凉倒也不必知晓,他大致已经猜出眼前女子就是冷铁的独女,毕竟‘黄衣短剑’就是巨鹿堡长老也最多只能拥有两名随侍,眼前整整二十名‘黄衣短剑’之首,这女子不是冷忧怜还能是谁?

    与温凉所料一般,冷忧怜只是来追寒小虎玩乐的,与她最近的‘黄衣短剑’知道,小姐从不会错过与寒小虎相见的机会,实在因为小姐只这一个朋友。冷忧怜从小到大都是被一众长老以及自己的父亲‘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好打趣而少勤奋,同龄的人因为经不起她捉弄,大多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也因此寒小虎兄长般的关爱与呵护给了她极大的快乐。

    至于这该算哪种喜欢……冷忧怜自己也搞不明白。

    “你如何说我欺负小虎兄弟?”

    “就是伯云那个流氓也不能在小虎哥哥手下占得便宜,而你……你打败小虎哥的消息已经要传遍泽地了,这样做让你很有成就感么?你所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让所有人夸你一句:温凉是个强者?可你不是,真正的强者不会故意炫耀自己的实力,你打赢他不是你的错,可是你却把耻辱加给了自己的对手甚至是朋友,这足以证明你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看着对方一脸的认真与严肃,温凉心想寒小虎倒也不是吹牛,冷铁的千金竟然愿意帮他找场子回来,当下决定与她开几个玩笑好取乐寒小虎:“小姐是冷堡主的千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不是,温凉便要与你认真聊聊君子的问题,是,请小姐恕我不能久陪。”

    “怎么?与她多说一个字对你的舌头有碍?”

    “照我所知,那位小姐一向水性放荡且……不安于室,天下男子无论谁见了这样的女人都是要躲着走的,不然恐怕就是墨沾于纸,有伤洁净。”

    “那么我告诉你!我就是她!如果你今天解释不出为什么你的嘴巴这样不干不净,那我一定要割下你的舌头来!”

    “小姐恕我,温凉近几天来听了许多关于小姐的传闻,并不曾听人说起小姐的坏话,反而尽是些多余的赞美……你也知道,真正的强者,他绝不会故意炫耀自己的实力……倾国倾城不是小姐的本意,蕙质兰心出于小姐的天性,这些温凉无话可说,可你既然把这美名遍播,令整个南曲把你放到嘴中赞颂,天下男子为你夜中辗转反侧,无怨你是祸国的红颜,殃民的祸水。”

    “你这人真是油嘴滑舌,告诉你吧,你面前的红颜祸水根本不是冷忧怜,而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本来板着脸撅着嘴的冷忧怜被温凉那不着调的恭维逗的咯咯直笑,温凉三个月来见过的女子也算不少,谈过话的却屈指可数,在他的认知中,冷忧怜绝对是最令他称奇的异性,甚至是……欢喜?自打她一脸蛮横地出现,温凉就理解了寒小虎的痴迷。

    “愿闻其详。”

    冷忧怜接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带着一脸狡黠的笑容朝温凉曼步走来,当温凉清楚地看到忧怜脸蛋儿上微微透出的桃红时,冷忧怜的行动让他彻底的乱了阵脚,她把自己的脸微微倾斜,温凉甚至从她微张的樱唇感受到一股热气。别说冷忧怜生的可人,打小在山中长大的温凉莫说女人,男人也没有见过,随便一个女子做出这样的动作温凉都难以接驾。

    “为什么躲开?”

    “……”

    “我不够美么?你为什么要拒绝所谓的倾国倾城,蕙质兰心?”

    “这……小姐自重。”

    “怎么?你生气了?为什么不再拿出你赞美的言辞?”冷忧怜后退一步并把双手背在了自己的身后,可温凉还是不敢抬起头来。“哼,好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方才我承认自己是冷忧怜,你肯做那么多的铺垫来拍本小姐的马屁,而今知道了我不是她,你便不肯浪费你的时间了?”

    温凉终于听出对方是拿自己开了个玩笑,尴尬之余松了口气,正得意的忧怜也就在这时看到温凉脸色大变,流露出一脸震惊的神情,接着不只是温凉,所有人都发现自己脚下的土地变成了一片殷红。

    于是,这一幕无论对二人中的哪一个来说,都成了有史以来最触目惊心也最血腥的记忆:血红的大地生长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刺,这些宛如凝固的血液散发着浓浓的腥气冲天而起,巨鹿堡二十名‘黄衣短剑’就这样惨死在一片血色荆棘中,甚至没有机会得知自己的死讯。

    真是才未敌兰气化剑,又惊见血气冲天!

    “来的好!哈哈哈哈来的好来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