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只问原因,不求结果
    强如冷战也有一些奇怪的癖好,比如……接待宾客总在自己的书房。这令他感觉巨鹿堡是自己的,整个巨鹿都是自己的,任谁有过和他一样的经历都会沾沾自喜,可这种欢喜不等于满足,就冷战而言,乐此不疲是一种动力,时刻清醒的动力,而满足是一种祸引,招致不幸的祸引。

    温凉与寒小虎此刻正坐在原本黑金与元水的长老位上,与伯云,黄博涉及屠大师三人享受着相同的待遇,入座之前,伯云因为不满冷铁的安排而出声讽刺自己的老对手寒小虎,两人正激烈的争辩着。

    “听闻寒兄有意向我家小姐提亲,可照伯云看,蛤蟆永远是蛤蟆。”

    “冷小姐是何等金枝玉叶!伯云兄为了什么如此恶意造谣?莫不是还没有忘记胯下之辱?”伯云与寒小虎同时倾慕着冷忧怜,这在巨鹿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少有人知道,伯云与冷家大小姐还是小孩的时候,前者就情窦初开的向冷忧怜求起婚来,那时的冷家大小姐只当伯云是个少年流氓,便给了伯云胯下一脚。

    虽然是小孩子懵懂无知,可既然寒小虎知道这件事,自然是冷忧怜把它当笑话讲给了自己的死对头,想起寒小虎与小姐时常幽会的传闻,伯云更是恼怒非常,一股火气按耐不住就要发作,偏偏冷铁在这时咳嗽了一声。

    不过清咳,四座皆静。

    这就是巨鹿堡,只有一个声音的巨鹿堡。寒小虎路上告诉温凉,飘摇阁例会,从来都是下面的人议论的火热,二当家最后一锤定音,所以秋准听多于说,不谈废话;而巨鹿堡开会,下面的人只需知道堡主吩咐他们做什么,所以冷铁说多于听,不听废话而鲜做错事。

    不说废话的人与不听废话的人,本来也该是知音了。见到冷铁轻轻一咳的威力,温凉这样想着。

    “小虎旁边的这位就是温凉小友?”出乎意料,冷铁说话时只像一个慈祥的老者,要不是提前知道这是冷铁,温凉绝想不到这声音出自巨鹿堡堡主。“冷堡主消息果然灵通,小虎来时见他对您颇为好奇,就带他一同来了。”寒小虎与冷铁二人哪像什么敌人,温凉毫不怀疑,寒小虎与冷铁的关系要比伯云对冷铁还亲密。事实上伯云此时也在想:好像每个月堡主对寒小虎说的话都要比对我说的话少,难道堡主真看中了这个女婿?

    “堡主有礼了,温凉不喜争斗而乐见英雄,许是在南曲三月听了太多您的故事而心有期待,才未敢错过这一面的机会。”

    “你看自己可能与老夫一战?”听了老堡主的话,堡中众人都知道即便是冷铁也对温凉好奇不已。

    “温良的剑只问原因,不求结果,只要有理由,温凉不怕与任何人为敌。”

    “哈哈哈哈!好一个只问原因不求结果!”由于冷铁在屏风之后,温凉只知道他是顿了顿而后又说:“你说你在南曲只待了三个月?”

    “正是。”温凉猛然醒悟自己说的过多了。

    “不错,不错,小兄弟无论胆识谋略皆算得上上品人才,不过……既然老夫此前从不听闻有个名叫温凉的少年英才,你也不要怪我这老家伙唠叨几句。”

    “岂敢托大。”

    “你可知道九章书院的《大衍历》?”

    “九章书院有两件至宝。其一《无字书》,后天生而先天知,传说其能载新旧万事,只有蓬莱仙人与樵空尊者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也有人说初道子与两位魔尊都曾见到过书上的内容。至于其二《大衍历》,这是书院开派祖师初道子所创的一门神通,本是用来对抗妖族老祖宗的《先天星译》,习之可知命理,问吉凶,鬼神莫测。”

    “问一答二,不错,不错。”寒小虎这下彻底傻眼了,温凉说的自己压根儿没听过,九章书院的经典不是《九章算术》?老堡主今天已经说了四个不错,温凉究竟是什么人?而接下来冷铁的话,寒小虎更是一点儿都没听懂。

    “那你也该知道,有些消息传出来……根本不需要透过什么墙。”

    一语惊醒梦中人!温凉下山那日,本以为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可这天地之大什么人没有?师傅有《先天星译》,人家也有《大衍历》,自己究竟在磨蹭什么?师父说过自己的仇家十分强大……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冷铁也认识自己的父亲?秋准是真猜到自己对冷铁的好奇,还是有意让自己来找冷铁?

    “巨鹿堡与飘摇阁,为何而战?”温凉此刻已经是强压着自己的激动,三个月来,自己一边游赏着大好世界,一边探寻着父亲的足迹,冷铁与秋准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切都要在眼前展开了。

    “秋准会告诉你,把战书放下吧,就说我答应了。”小情绪敌不过大情绪,温凉只顾着自己满心的疑惑与期待,却没发现冷铁知道的未必不如秋准,早在昨天冷铁就已经吩咐下人准备接客,今天不仅真来了两位客人,冷铁对他们的目的甚至知道的比二人更多。

    冷铁不愿说的,谁都听不到,温凉只能作罢。

    “师傅说:凡事皆有定数,强求无异于水中捞月。”星辰依轨而行,四时应律而生,温凉之所以为温凉,只因师傅与父亲对他的一片希望:本心温凉。是以温凉默念着师傅的诸多教导,与一头雾水的寒小虎起身告辞。

    冷铁……还会再见么?

    回山路上,寒小虎见温凉一脸心事,吓的半个字都不敢讲,毕竟温凉出手之恐怖,他是目前感受最深的,甚至当温凉发觉自己的情绪感染到寒小虎时,后者还在反省自己:该死的寒小虎!不过一起吃了顿饭而已,竟然就把自己与人家当朋友了!这位的剑道大当家也未必挡的住,如今看来冷铁与秋准也不敢在他面前称王称霸!你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当温凉抱歉的表示自己想独处的时候,寒小虎飞也似的跑了。

    他要是难受,那是得朋友去劝的,他要是开心,那也轮不着你分享!咱不是他朋友,这位大人的问题咱也解决不了。

    寒小虎如是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