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真小人,真英雄
    “秋某腿脚不便,失礼了。”秋准点了点头,本来就低着头的他这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行将枯朽的受刑人,也就是这时候温凉才意识到,八十里飘摇山的大当家是个孩子,二当家是个残废。

    “秋二爷三十里外迎客已是给足了面子,勿要多心才是。”开口的是童顽。“叔叔你是个残废?”温凉本来有些意外童劣的话,可回头看到他那童真稚嫩的眸子,也就了然。

    “童劣!”

    “咦?童劣说错话了?童劣……童劣……”被哥哥呵斥了一声,这个将近两米的大汉竟然手足无措的哭了起来,童顽顿时一通气散了大半,玩世不恭的脸上少见的添上了凝重,他拍了拍自己疼爱的弟弟:“我这弟弟小时候受过惊吓,才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还请诸位宽恕他的失礼,若是飘摇山容纳不得这多事的孩子……我兄弟二人能与诸位做个朋友也就够了,不敢继续叨饶。”

    童顽早该想到,除了自己谁能受得了这个不通人事的弟弟?可世上有人为名而活,有人为钱而活,无不是各有各的慰藉,童顽这一对苦命的兄弟早已经活回了胎里,生是一块肉,死是一对魂。

    “无妨。”巨鹿泽地有两个人最会说话,冷铁与秋准,前者从不说错话,后者从不说废话。所以秋准只说了两个字,却没人觉得他不是出于真心,如果说善用言辞的人往往少有真心,那无言的人也耻于浪费感情,秋准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位就是以一敌二的温凉?”秋准也不想二人继续尴尬,开口向温凉问询道。

    如果刚刚温凉还不相信眼前的残疾人是名震南曲的秋准,现在他已经没有理由怀疑,都说在巨鹿:秋准知天。现在看来并不是虚传而已,以温凉的观察力,他从不记得路上有谁先行回山来报信,没有飞鸽没有快马,秋准却在百里之外得知了战场的一切消息,这份掌控能力就是飘摇阁最大的资本!

    “秋二爷见笑,温凉无处可去,也要在此叨饶几日了。”温凉笑了笑。“你要留,自有人伺候衣食,你要走,山中也绝无人遮拦,小兄弟一切听心,不必挂念礼数,诸位随我上去吧。”秋准点点头,接着遣散了百姓,旗手持刀卫分在两边,一行人同上山去,中间温凉停在了山腰一块碑前。

    才子济竹林,

    南燕落玉阁;

    我道天公好不公,

    撒落遍山好汉不敢斩英雄。

    “这是……”温凉发现这碑上的文字明显是人用手指留下,不禁发问,才知道这是巨鹿堡堡主三月前受邀做客飘摇阁,酒足饭饱后徒手而立,申输亥稚嫩的脸上尽是惭愧,告诉温凉那日飘摇阁没有一个人敢对醉酒的冷铁出手。

    见过了碑文,温凉开始期待着见到那一位冷铁。

    “飘摇群峰,玉阁独秀”。飘摇山在巨鹿泽地后来居上,保守地选择了占据易守难攻的山头,其枢纽正是山巅的一座玉阁。玉阁之所以为玉阁,只因正门一块写着‘飘摇阁’的玉匾,整个建筑坐落在一片竹林中,更是纯竹搭建起的一座高楼,简约而不失气派,雅静而生机勃勃,一路上温凉也基本了解了泽地目前的形势。

    巨鹿堡是冷铁年轻时一手建立,在泽地有着不可动摇的根基,飘摇阁虽然名义上与前者并立存在,但早在三月前一场大战之后,飘摇阁已经元气大伤,禁不起考验,对山上众人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巨鹿堡堡主冷铁身染重疾,命不久矣。

    没人敢确定这消息的真假,‘错信则大业难继,赌对则巨鹿在手’,秋准如是说。

    “今日飘摇山天降二位福星,秋准便准许山头饮宴一晚,却要记得明日并无休息。”秋准并没有带上温凉,这确实令温凉松了一口气,心想就是不留在飘摇山,也绝不便到巨鹿堡与之作对。

    说起童顽的惨叫,那是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童顽献礼申输亥,却只清点出一些石块木板,温凉这才告知是自己一路上掉包了大半,被拿走的全分发给了的贫苦百姓,桌上大小无不拍手称快,只是童顽认了倒霉,自顾自喝起酒来。

    飘摇阁大宴同时,巨鹿堡也不闲着,堡中最大的会议厅,冷铁自一月前称病开始就一直在屏风后不露面,别说秋准不敢确信冷铁真的病了,就是屏风前的三位自家长老都不敢揣测。三人分别是碧木长老‘活死人’屠大师,赤火长老‘火烧剑’伯云,黄土长老‘泥菩萨’黄博涉,此外三月前元水长老死在申输亥手下,黑金长老外出不在堡中,据秋准所知,一个月前巨鹿堡还有位新晋的青长老,神秘至极,此时不在会议厅中。

    “温凉?”

    “不错,据说寒小虎输在了他的剑下。”回答冷铁的是黄博涉,跟着冷铁最久,也最是忠心与得力,说来巨鹿堡也是好手段,得知温凉存在的消息并不比秋准慢了多少。

    “寒小虎输了?我倒要会会这个温凉。”一脸不屑的伯云喝了口茶,他与寒小虎并称‘巨鹿双剑’,可对于寒小虎他是极为小看的,将其不着调的招数与自己的真枪实剑相提并论,这一直让他颇为不爽,此时得知对方输了,他只当是寒小虎大意,未作他想,想吃肉的知道别人尝过,并不影响他的胃口,因为在伯云看来寒小虎这块肉迟早是自己的,只不过现在多了一块肉叫温凉。

    “都回去休息吧,明早有客人来。”客人?哪里来的客人?堡主请了帮手?几人听了冷铁的话,只能一头雾水的告退,这就是巨鹿堡,永远只有一个声音,本来对于一个组织这是极其堪忧的现象,可巨鹿堡就是冷铁,冷铁就是巨鹿堡,这位堡主完全有实力与资格让堡中上下只一个声音。

    在巨鹿堡看来,秋准是真小人,冷铁是真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