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他是秋准
    天下神通出万藏,

    文道儒风归九章。

    五州有两块圣地。一者是天下武者的功法源头——万藏道源,鸿蒙未分之时,有象征智慧的菩提古树先天而生,正是这株古树把功法传给了卑微的人族,所以樵空尊者身为妖族的老祖宗,也被赞誉为‘智慧第一’。至于后者九章书院,则是百年前人妖决战时‘神通第一’初道子一手建立,这位大能为人族开文风造礼乐,受尽爱戴,却在十八年前飘然长去,有人说他不愿助纣为虐,对帝小楼失望而选择了隐居,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继蓬莱仙人之后,成为了第二个仙人。

    关于神秘的万藏道源以及神秘的初道子,传说甚多不能一一道来,只能跟着温凉看下去,毕竟传说万藏道源有天地迷阵加持,无尽岁月中只有蓬莱仙人进去过,而温凉,是‘智慧第一’樵空尊者一手调教成人!

    温凉也不愧这个身份,此时的他破解了寒小虎的水链,已经与对方展开了近身搏斗。要知道寒小虎‘抽水剑’的名号是得于他的拿手好戏‘剑锋抽水’:依靠手中的剑把空气中的水分抽出,然后用高速的水链封锁敌人的行动。也因此,寒小虎并不擅长近身斗剑。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若是与其他人斗剑,寒小虎近身也未必多么吃力,可无奈他对上了温凉,这个神秘人的剑普普通通,劈刺扫撩时不温不火,进退回旋时不乱不疾,看似没有杀机却令人不敢抵抗,如果寒小虎是水,那温凉就是天空中舒缓流动的白云。

    二人再远一些是找上童家二兄弟的铁娘子。本来铁娘子与寒小虎是一起对敌温凉的,可无奈两人一个水鞭讨不了巧,一个暗器着不得靶,情急之下铁娘子只能把飞针铅镞向旁观的俩人招呼。‘帮寒小虎可能误伤自己人,还是先把童顽童劣拖延着不向他不出手’,铁娘子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

    老实说,如果二对二双方谁也逃不了好处,可这个‘消息之外的人’一个打两个还有余!温凉不仅是飘摇山消息之外的人,也是童家二兄弟消息之外的人,童顽正自疑惑温凉是不是上面派来的帮手,铁娘子的三枚铅镞已经迎面而来,只见他不慌不忙,身体自己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正好躲过三枚暗器!可他没想到的是,铁娘子左手扔出三枚铅镞的同时,右手还逼出了一枚铁针。

    这是铁娘子所在公孙家族的传家绝技——香蕉针,无声无息,在空中可以走出接近半圆的轨道来,要不是一旁的童劣用手背挡下,这支巧妙的小针已经要了童顽的命。

    软骨奇功,横练硬功。

    童顽童劣本是天衫宗的内门弟子,兄弟俩一个苦练源自西域的无骨神通,一个勤学天衫宗的看家硬功。天衫宗被帝小楼下令灭门那日,童顽九岁,童劣八岁,屠宗的人见这对儿孩子手足情深,极是招人喜欢,就悄悄把他们留了下来,直到一年前两人才被派到了小平妖府,如今不用再受中胜那些官人的约束,二人此行正是要投奔秋准,报仇雪恨。

    “哥哥,童劣挡了一记暗器呢!”在场众人要数童劣最是人高马大,可他此时却像个孩子一般,兴奋的向童顽讨要表扬。“我的好弟弟,再挡几个,事出有变,咱们不是那个剑客的对手,还是先把这位娘子捉了再做打算。”童顽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至少要弄清楚白衣男子的目的他才能继续行动。

    速战速决。

    至于‘双方’的第二次交锋用了多久,寒小虎事后回忆说:温凉的剑唱了一支曲子,我就输了。而童顽童劣两个打一个,自然也不用说,下面是温凉收剑,飘摇山来人被缴械之后的情景,童顽童劣一个扶起了寒小虎,一个扶起了铁娘子。

    “哈哈哈哈!原来你们两个是要把我装在这箱子里送给山贼!”得知二人想法的温凉不禁大笑出声。“温凉兄弟说笑了,倒是你休息前也该说一声才是,我们兄弟两个敢不竭诚伺候这瘟神箱子?”一番寒暄过后,五个人不打不相识成了朋友,本来无事做的温凉决定陪兄弟两个一同上山去,贯中道也就这样上演了奇怪的一幕戏本:打赢的给打输的赔不是,老干部给新干部倒茶水。

    细说起来,这都是飘摇山与冷铁齐名的人——秋准魅力所致。

    宝甲失光仍神气,

    风翅插冠携威风。

    一朝阔步朝天纵,

    直把小将奉仙公。

    仙公是谁?传说中唯一的仙人——蓬莱仙人。能与仙公作比,这是温凉后来对申输亥的评价,寒小虎带领一众新人往飘摇山回返的时候,正赶上飘摇山大当家申输亥前来接应,说也奇怪,堂堂飘摇山大当家,竟然只是名个头才及温凉三分之二,年仅十四的孩子。即便如此,南曲却没有人敢小看这位‘小当家’,申输亥身为东荒申家少主的最后一年,十二岁的他曾经一拳打飞未用‘身外身’的‘不动明王’盖天胜!

    申输亥与秋准,少一个飘摇山都没有今天在南曲的地位。

    加上‘小当家’申输亥,一行六人率领着近三百人继续往山头行进,除了温凉不愿意透露过多,几个人基本是相见恨晚,路上童顽童劣表达了自己的投奔之意,申输亥更是欢喜有甚,而温凉则表示希望观察更多才决定入伙之事,飘摇山本来的三人也没有责怪他的不礼貌,当下决定要好好表现自己以不让他失望。直到鞭炮声惊走林中的逍遥鸟,几人才反应到飘摇山就在眼前。

    山旗三十六面,执刀卫七十二人,附近百姓摩肩接踵细数不清,偌大的阵仗中间是四人合抬的竹轿一顶,轿上来人披头散发而宽衣鹤氅,双眼微醺而红唇带笑,他只向自己这一方看了一眼,温凉就感觉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也还好他只看一眼就又低了头下去。

    他是秋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