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贼喊捉贼
    天生古龙食地华,

    横圈宝土为废泽;

    有日巨鹿折虫颈,

    八方宝进广来商。

    相传蓬莱仙君羽化成仙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只因一条出角的巨龙在此称霸,使得一方宝地天干地旱,了无人迹,仙君飞升的那一天,泽地凭空出现一头巨鹿,以蹄踩之尾,以角折其颈,大害方除。

    时至今日,原本资源匮乏的巨鹿泽地因为地处南北交通要道,又兼具东西货物集散的功能,俨然已成为南曲的经济支点。这天的贯中道上,一队富丽的车马招摇而过,这是从南曲小平妖府到往中胜的一票官队,护送着的是一百单八车绸锦,七十二箱金银,还有三十六宗能工巧匠得意之作,负责押运的是小平妖府的童顽童劣二兄弟。

    五州之中,南曲本是由平妖府统辖治理,只因为十八年前,那位魔尊单单一人便把平妖府敖家一千三百人屠戮一空,帝小楼才下令修缮小平妖府以管理整个南曲的时政,时值草莽冷铁当时在泽地正风生水起,帝小楼又将南曲的经济发展交给了巨鹿堡。自此,南曲政治经济分离,中胜下设的小平妖府一方看不起占山为王的巨鹿堡,自由散漫的一众草根同时也不愿与养尊处优的小平妖府为伍。

    所以,本来巨鹿堡日常都要驻兵的贯中道,今天却因为‘小平妖府拒绝来自巨鹿堡的帮助’而出奇的空无一人。八马并行的大道上,平遥大旗开路,整齐的车马随后,末了是童顽童劣二兄弟压阵。

    “看清楚了么?”说话的压了压手中的短刀。“知道,吊儿郎当的那个鱼干儿就是‘天猴子’童顽,哥哥;壮的那个呆子是他弟弟‘铁板一块’童劣。”答话的舔了舔嘴唇。俩人埋伏在道路两旁已经半天,此外一边五十,埋在土下的足有一百人整,贯中道不设防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为了这一支队伍,飘摇山二当家秋准不止令寒小虎与铁娘子在此劫道,大当家申输亥甚至亲自带队于后接应,以抵挡来自巨鹿堡的后招。

    事实上童顽是何等人物?能在整个南曲的中心小平妖府任职,又是押着这么重要的镖车,足见‘天猴子’的实力。看起来懒懒散散的童顽早发现了路旁的众人,可谁又能想到,这次的他根本就是为了给飘摇山送镖而来,即便飘摇山不劫道,他们兄弟两个也是要亲自去一趟的,童顽清了清嗓子开口了:“道上的诸位兄弟……”

    这话可吓坏了寒小虎,劫道两年的他哪里遇到过这么大方的路人?一听到动静,本来就对二人心有忌惮的寒小虎只当童顽是要提醒众人戒备,多年经验让他不敢再等。

    就像胆小的狗招惹了猫,那柄冷剑搁到自己脖子上的前一刻,童顽同样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果断出手。

    道路右侧剑光暴起之时,也带起无数尘土飞扬,这是寒小虎故意夺人眼球的招数,既然已经被发现,就只能尽可能地给自己一方争取时间,只是这位名震南曲的童顽未免过于不堪,迟缓如童劣都在千钧一发之际为他挡去了铁娘子的铅镞,以身法速度著称的‘天猴子’竟然没躲过自己一剑。

    飘摇山一方没想到,小平妖府一方也没有想到,战局就在这短短的一招之内见了分晓,‘王’被擒了,‘抽水剑’寒小虎的一柄剑散发着寒气,正搁在童顽的脖子上,根本没打算打架的童顽虽然脸红,可既然本来就是要寄人篱下,这点面子又算得了什么,于是他笑嘻嘻地开口要解释:“想必阁下……”

    光,剑光。

    第二次打断童顽说话的剑光这次是从小平妖府的阵容中传出,此时还只有寒小虎身处马队一百五十人中间,由于胜负决定太快,双方将近二百五十人还未短兵相接,飘摇山土头土脸的众人也只来得及在童顽受困之时围了一个包围圈。此时剑光自平妖府马队里传出,自然不可能是寒小虎的人。这些倒不是什么要紧的说头,最要紧这一道剑光竟然恍若实质的打在了寒小虎的剑上,童顽就这样被救下。

    当寒小虎的眼睛落到剑光源头时,他也尝到了多年来对阵从未遇到的情绪。

    恐惧。

    提剑的人穿着白衣,清瘦的面庞棱角分明,一头黑发披在脑后却单在鼻尖留了一缕,他的剑白鞘白柄,如果不是剑鞘裹着的红绸使它看起来还算特别,那这剑与童顽手下人的剑实在一般无二,当寒小虎看到他的时候,只想到了一个形容:大巧不工。他的样子不出众,却再找不出一个与他有一点像处的人,他的剑招平淡无奇,却再找不出一个能挡掉的人,这人的脸上既没有下等奴才的卑劣,也不带上等世家的桀骜,与其把眼光放在他的身上,寒小虎宁愿相信此刻自己没有遇到这样一个人。

    他真的存在么?

    从浩瀚的南海到极北的大泽,从未知的西域到远东的密藏禅宗,确实还没有人能叫得上他的名字——温凉。原来自半月前童顽二人从小平妖府出发起,这位神秘剑客就已经藏身在了队伍中,遗憾的是,无论童顽还是其他人,小平妖府谁都没有发现车队押送的三分之二物品早被他换做了杂七杂八的木板石头,童顽打算送给飘摇山的见面礼已经是羞辱。

    温凉出手的原因很简单,箱外的嘈杂打扰了他练功,再加上本来做了坏事的他心有惭愧,所以温凉决定替这一对儿兄弟打发走眼前的山贼。童顽哪见过这样的好人,任劳任怨躲在箱子里,临了还帮自己打发敌人?寒小虎更不知道童顽现在是满心疑问,所以即便对刚才的一剑心有余悸,他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此时的战场才算是进入了正轨,三百多人喊声杀声混作一团,温凉独战‘抽水剑’寒小虎与飘摇山铁娘子,童家二兄弟目瞪口呆的观战,这一仗因为温凉的加入,所有人都乱了阵脚。

    箱中小贼捉大贼,温凉好剑战雌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