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州荡剑行 第九十一章 奴才
    “老夫已经做了分内之事,明王好自为之。”鬼剑忧把妙烟台等八旗高层带走后就立刻告辞,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为刚才那一幕……

    至于温凉仍旧处在昏迷中,白无常靠自己的活性能力治好了温凉的外伤,可谁也搞不清楚温凉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群人聚集在风雪蛮部焦急等待着,虽然血将说了温凉没事,可无能为力只能等血将回来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忧怜这时候还在批评织女,原因是后者熬了补汤给温凉,可温凉还无法进食。寻常武者已经可以辟谷三月,温凉不吃也没什么关系,可织女觉得自己想要给他熬汤。

    有什么关系呢。

    “你这个女人!门主这个样子谁都心里不忍,你怎么还在为自己那点儿破情绪在这里撒野!织女这汤温凉喝不了我喝!”

    织女却冲着胡图喊道:“谁让你喝了!”

    “我……”

    冷忧怜看着胡图只想发笑,她指着对方鼻子说:“热脸贴给了冷屁股,臭胡子你少给我使脸色,和妙烟台打架的时候怎么不见你!”

    正嚷着,婴四川与血将进到了屋里,众人团团围了过去七嘴八舌。

    “前辈,找到办法了么?”

    “温凉还要多久才醒来?”

    血将比手示意大家坐下,他看着长春说道:“你这个小不点儿还在这里?”

    “常春不舍得忧怜小姐。”说起来常春本来面容皮肤都胜寻常女子一筹,可没想到现在的血将比常春更显绝色。常春说话时不忘看一眼忧怜,冷小姐朝他啐了一口。

    庖师傅开口道:“前辈,您究竟去了哪里?”

    “啊,接了一位先生过来。”

    ……

    血将从温凉屋子里出来时就又变得精瘦精瘦,石头总算敢露面儿来找他了。“小子,鬼剑忧已经跟我说了,能有这样的机缘也是你自己的天分赚来,老小儿不会骂你的。”

    “真……的?”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还是不能让天地元气进到你的经脉。”

    石头用力地点头嗯了一声,血将看起来有些虚弱,他赶紧掺着老头子坐下。接着血将淡淡说道:“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黑白无常悄然出现,他们齐齐在血将面前跪下一言不发,血将轻轻叹了口气:“老小儿知道你们在奇怪,为什么我不出手阻止翁太公杀掉塔林外三千多人,为什么我冷眼看着你们在魔道外被他屠杀。最重要的是,你们想问老小儿……为什么要把魔道弟子的鲜血一并收集。”

    黑白无常仍不说话。

    “那老小儿就告诉你们,除了小雅丫头谁都没有必要知道这些,听好,一切以小主为重,你们的身家性命只属于小主,退下吧。”

    黑白无常点点头退下。

    “老头子,你怎么这样对他们?”

    “你也想知道么?”

    “你自然有你自己的道理,石头从来没有过问你的想法。”

    “你要是问,老小儿可以告诉你。”

    “……”石头沉默了,他当然想知道,他相信血将为什么做那些的原因,就是他这么多年都让自己痛苦着过来的原因。

    “不敢知道?那老小儿给你的话和给他们的话一样,小石头,只有温凉才有能力改变五州,虽然他现在很迷茫,虽然他险些把惊武门搞砸,可小主人就是小主人,你要相信他,支持他。石头,做个不为自己打算的奴才……你会开心么?”

    “我……我不知道,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的被你送给人做了奴才,可温凉是个不错的人。我还没有真的伺候过他,我想我会习惯的,在南曲我就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份。只是鬼剑忧……师傅……那个老鬼硬要把我留下,温凉觉得那样对我好一些,就暂时分开了。”石头不知道怎么向血将称呼鬼剑忧。

    “人与人呐,只要相互了解过后都会懂得珍惜,老小儿一直担心你的眼睛看不到这里。”血将今天出乎意料的对石头很是慈爱。

    “哪里?”

    “老小儿一直很佩服那些反主的奴才,石头你知道么,人并不是生来就有卑贱之分的。每个人都有他的性格,他的潜力,价值等等等等,谁都有权利把自己的天赋燃烧去追求想要的东西。所以看到那些反主追求自己价值的人……老小儿很是羡慕。”血将是在平等的与石头对话,感受到这一点的石头也换上了出奇严肃的态度。

    “可你……”

    “可老小儿就是个奴才,你知道么,那些反主追求价值的人……他们见到老小儿也会羡慕我,他们好奇我怎么会心甘情愿供人驱使。”血将的手中,一个小小的血球不断在变换形状。

    石头开始挠头,血将说话时他总在挠头,看起来老头子想劝他接受自己的身份,可他不需要这样费力解释的。

    血将继续道:“所以啊……一个人的价值与潜力不会受奴才一个空名限制。你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

    “幸运?”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问自己他是谁。可你不一样,你的路早就被老小儿框架在一片领域,你没有岔路可走。石头,老小儿不是把屈辱给你,因为你我同是奴才,所以我才要告诉你,身份只是一个定位,他帮助你用恰当的眼光去审视问题,让你可以摆正态度对待接触到的事物。”

    “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

    “就像鸟儿生来被告知活在天空,蚯蚓生来被告知没有光明,你只是要明白自己想做哪一个,天空不属于蚯蚓,黑暗飞鸟也更无法忍受……”

    “你想问我的主意么?”

    “老小儿想……鬼剑忧能发现你的天赋,我却一直让你隐忍,终究对你太不公平了。”

    “我以为你只是劝我接受自己的身份,那样的话我会拒绝的,鬼剑忧……我的那位师傅确实让我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就好像我就是我……那种感觉。可你讲到后来我明白了,也许,也许石头明白了。温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也在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想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在西戎有这一系列荒谬举动。老头子,温凉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可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和你不一样,他无法选择。”

    “也许怎样接受自己的身份,怎样用自己应该有的眼光与态度审视你们,就是石头要学习的东西。”

    “那就好。”

    “你还要走?”

    “我的味道,甩不掉他们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