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九章风灭
    徐夫子:“怎么,无话可说了?你也不要故作深沉,那位召惊剑的影响力已经与他在南曲时不可同日而语,只等夜官与翁太公相战的结果一出来……中胜走向哪里立刻就能有判断。”

    孔夫子:“徐夫子看好哪一边?”

    徐夫子:“中胜明显藏掖了实力,可他们能容忍到这般地步,足见是有气无力不成威胁。而巨鹿泽地与惊武门如果能够成功联合……温当家申当家两人必定能稳坐西南与之分庭抗礼!”

    孔夫子:“……”

    徐夫子:“你今天怎么魂不守舍?你是觉得我说的不对?”

    孔夫子:“老徐,你走吧。”

    徐夫子:“走?我有理有据,为什么要走?”

    这里是九章书院,竹林中群贤汇聚,刚才孔徐二位夫子正在讨论看招大会的结果。

    温凉晋为戎王,正镶红旗死伤惨重血流成河,惊武门只唐山与许衡水及其他三千人不幸罹难。剑意惊天的温凉战败‘降三世明王’妙烟台,血将与鬼剑忧出现,妖族第三祖宗夜官与人族两大泰斗之一的翁太公激战。

    种种消息插了翅膀似的传到五州各地,天下文儒论道之所不免对此议论纷纷。

    同一时间在九章书院院主勋海沧的书房,副院宗昭贤把茶盏重新放到案牍。“师兄说……时机到了?”

    勋海沧点点头。

    “昭贤最近讲了许多难为情的话,我还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对你讲出来。”

    “你大小就会讨人开心,这是师兄最羡慕你的地方,外人见你总是喜笑颜开,见我……。”勋海沧自嘲的一笑。“我该向你学习的,师兄不是不想讲,是不会讲……”

    “长兄如父,昭贤对你和师傅都一样尊重,该讲的……”

    就在这时,书房外传来哀嚎,师兄二人停止了交谈,该来的这天终于到了,他们反而能松口气。

    阁楼作盏血为酒,竹林成了血红,溪水成了血水,眨眼的功夫九章书院就成为人间地狱。孔夫子被人捏着脖子提起来,那人的手有一层冰晶,冰渣子蔓延到孔夫子的**使他动弹不得。

    “你们……真的敢动书院……”

    来人的另一只手则被火焰包裹着,他提起孔夫子的同时右手向着地面砸下去,空气中同样出现一只火焰拳头打到地上。火光冲天,大地都在颤抖。一百多名黑衣精锐武者散开,所到之处只剩凄厉的惨叫。九章书院已经被密密匝匝的黑衣武者包围,不走飞鸟。

    “师兄为什么要我走!你身为院主理应把书院的香火传承下去!”

    “曲靖未必能打得过我!昭贤,你现走我们两个兴许都能活得下去,《大衍历》只有你最了解!快走!”

    宗昭贤一动不动。“最了解《大衍历》的为什么是我……”

    “……”

    勋海沧的一字眉添出波浪,他不敢想象,也不明白。难道师弟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难道……勋海沧第一次想要问师傅,问问他老人家究竟是何用意,但没可能的他老人家早就走了。勋海沧一步一步走到宗昭贤身边,他想要抓住自己最后的希望,至少他想要弄明白……他坚持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昭贤,你老实告诉师兄,师傅有没有把《大衍历》最后的秘密告诉你?”

    宗昭贤摇头。

    师兄弟两个不约而同沉默了,《大衍历》总不可能是初道子传给了偷学的三流书院廖姓父子。外面的哀嚎越来越近,一股冷热交加的气流更是加速向书房这边过来。勋海沧咯咯笑了起来。

    “师傅啊师傅,海沧究竟是不懂您老人家的用意,你可把徒儿害得好惨!”最后一声无奈的怒吼,勋海沧抓起不通武艺的宗昭贤把师弟扔了出去。噼啪的爆响传到宗昭贤耳边,他看到曲靖携着冷气与热气出现,书房被炸的粉碎。

    这是他对师兄最后的记忆——与曲靖抗衡的背影。

    ……

    这一天,中胜以‘儒生游士,口舌误政’为由清剿掉在九章书院聚集非议的一万多儒者,代表‘士’阶级的九章书院与代表‘农’阶级的二十四窟得到一样下场。

    同一天,中胜以‘天子诸侯,理当同气连枝’为由将被八旗子弟剥夺的五大世家本来权力交还给‘帝武申萧敖’人族五家,希望借此削弱‘士’阶级的不满声浪。而五大世家也接受了‘保蕃置旗’之后‘通气养生’的新条令。

    形势严峻。

    南曲的敖家已经被二代魔尊屠尽,中胜帝家一早被帝小楼掌控不提。西戎武家,北狄萧家与东荒申家似乎与中胜一方达成了某种协定,毫不犹豫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与四大明王共同理政。

    此外,代表‘武’阶级的剑宗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代表‘工’阶级的天巧城明确表示任何时候绝不会背叛‘帝’;隐隐已经代表‘商’阶级的搁盏楼已经把火铳全部列装给八旗中的镶四旗。

    南曲战事吃紧,群龙无首的惊武门擅自决定接受巨鹿泽地的合作要求。‘大威德明王’杜十当,‘降三世明王’妙烟台与东荒武家家主武将之共同压制着联手后的巨鹿泽地与惊武门。而后者的实力还在不断积累,中胜剪除圣地九章书院的行为反而为其带来更大困扰。

    人数最多的‘农’阶级与影响力最大的‘士’阶级残留不断为西南革命注入活力,惊武门与巨鹿泽地一度成为五州精神压抑的宣泄口。

    暗地里,有两只并不归属于任何一方的队伍频繁产生交集。据传其中之一来自西戎鱼城黑市,这股势力的领导者一个戴着红色面具,一个生着白色翅膀,似乎与妖族有所联系,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们灭掉了西戎万圣山。这之后他们开始大肆骚扰各地人族,所到之处尸横遍野,缉妖组强势介入后,局面终于缓和到一定程度。

    五州的走势笼罩在一片迷雾看不真切,温凉又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