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官讨阎王命
    能与人族两位巨擘这样说话的只会是妖族的老祖,化成一道黑气出现的正是妖族第三祖宗夜官。

    翁太公看到老朋友皱了皱眉,这是他找寻多年最想见到也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你辛苦了吧。”

    “辛苦?想到你们这些爬虫早晚会被老子捏在掌心揉碎,我就是挨个千刀万剐也只剩痛快!”见到翁太公的夜官异常兴奋,他的声音伴着颤抖的身体都令人感到可怕。

    “这里都是些后生晚辈。”

    “后生晚辈?你二人屠我狼族的时候可念他们是后生晚辈?翁秃驴,我家老祖宗已经救过你一命,现在他老人家再护不得你,今日来个了断如何!”

    “木尊者为人为己,他的决定怎么会是单单为我?”

    “那你更该感谢这么多年蹭来的福气,今天把命还给他老人家和我一山的徒孙吧!”话音刚落,妖族第三祖宗化作一道黑气卷向翁太公,后者把九环锡杖在地上重重一磕,一道金光扩散出去,夜官显形。

    夜官十指的指甲暴增十寸,每一次他的利爪落下,一道道黑气都会随之划向翁太公。后者也毫不示弱,金光大冒的锡杖在手,翁太公化解掉夜官的四波攻击边战边劝:“夜官!你我的恩怨过后再谈,今天老夫要处理人族的家事,那温凉小子非死不可。”

    “老子也看他不顺眼,不过你翁惠要杀他,老子就偏要保他!”

    “烟台!”

    温凉并不知道夜官为什么会看自己不顺眼,不过明显翁太公是要妙烟台收拾自己了。

    身体紧裹白布的妙烟台不敢犹豫,她把右手放到左手手背,小指相勾食指相竖结了个手印。温凉看到明王的身体竟然大方金光,一尊人形虚影浮现。这金光巨人三面八臂脸有三目,右持三股铃,箭与剑,左执三股戟,弓与索。

    巨人胸前双手作妙烟台相同手印,心口正是妙烟台本尊,如是乃‘降三世明王’。

    “小主人,老小儿不能出手,你尽管全力去剥这‘身外身’的皮下来,老小儿保那血珠不敢造次。”脑海传出血将的声音,温凉不情不愿召出神剑碧夜。

    夜官知道那一边自己已经无力照顾,不过看血将淡然的样子,他应该也省的担心,只好全力对阵翁惠。

    一只金光佛手印压向温凉,就见血将化成一滩血水包裹温凉全身,毕业神剑一剑斩出。

    佛手印消散。

    然而时间回到碧夜挥剑之前,温凉同样挥出一剑,这一次他面对的是两道佛手印。接着,温凉的出招动作被不断回复,明王的手印却不断累积。到妙烟台的‘身外身’开弓拉箭时,温凉终于决定不再藏掖。

    他的气势再次上升,妙烟台心神一抖。她似乎有些掌控不了温凉周围的时间,难道对方真有实力挫败自己一个正统明王?想到丢尽脸面的戴承德,明王开弓的动作更加浑圆。

    夜官忽然打了一个停的手势,翁太公也就真的停下手来,他发现夜官的瞳孔已经收缩成一条直线。

    鲸。

    血将化成的血水竟然被温凉的气势逼开,重新在地面聚合的一滩血浆站起来,眼神同样流露惊恐。

    剑意化形。

    小主人果然达到了剑意化形的地步,早就猜到的血将仍然无法压抑内心喜悦,更别提夜官……只有他认识温凉剑意所化的巨兽!

    只有夜官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鲸鱼,在温凉身旁绕行的那只鲸鱼分明就是那个可怕的怪物,夜官似乎有些理解樵空尊者了。可他还是不能接受,这些可恶的人类曾经给妖族带来多少灾难不幸,老祖宗竟然把妖族的未来交给人族一个毛头小子,夜官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他觉得自己好没用。

    威势无双的金光巨人寸寸崩碎,鬼剑忧飞过去接下了昏迷的妙烟台。

    血将被温凉逼开,温凉同样遭到了反噬,最后一瞬间血珠在他体内碎裂,透明巨鲸刚刚碰到明王就自己溃散。而温凉也中了明王全力射出的光箭,血将大吼一声小主跪倒在地,石头等人一起奔向了七窍喷血的温凉。

    “好小子,老夫岂能让你活命!”翁太公更是激动,剑意化形一直都只在传说神话中出现,那只巨鲸虽然不至于让翁惠害怕,可温凉的潜力已经大到没边。

    必须死!

    “老子让你死!”就在这时一声狼哞把空气都震碎,翁太公被一头巨大苍狼顶翻在地。

    夜中百鬼行,官讨阎王命!

    夜官原形毕露,原来是一直撼天银狼!这上古巨兽的毛发像银针般根根挺立,闪烁的光芒像清晨露水未去,一双绿光缭绕的眼睛紧盯翁太公同时,夜官周身的黑气已经使百草枯萎。“翁惠,我山中老小加之妖族万亿同胞的性命……可让你能夜中惬睡枕上安眠!”

    “二位前辈不必再打下去!剑忧要出手了!”

    “臭小子闭嘴!”

    “小狼崽儿!你耐心等下去我这条老命自然是你的!可现在时候未到!你何必着急!”

    “放你的屁!老秃驴……当日你不该放我逃命,夜官就是为你才活到今天!多少岁月老子见人就杀逢城就屠,为的就是要你不得安生!”

    翁太公不欲再进行口舌之争,夜官一边说话一边放出黑气,这些黑气像有灵性一般只会缠到八旗,正镶红衣大部分都化成了脓水。

    翁太公把锡杖插到土里,他双手把两缕长须轻轻一拂,胡子柔顺的飘了一飘落到地上。

    “咄!”

    万籁寂静,被黑气拔去百草的大地,鬼剑忧等人所在竟然成了一片荒漠,所有的生命契机都在蒸发。血将本来把八旗所流的鲜血全部吸纳到了自身,他已经变成一个面如白玉的翩翩少年,然而此刻,他面部的水分又开始干涸。

    跑!

    夜官与翁太公的战斗绝不能掺和!就在这时一道火光乍现,刺眼的光芒与炽热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血将等人只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正带着他们逃命。

    又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