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谁来了
    八旗子弟都是武者不错,可对阿小亮等人来说他们实在太弱不禁风。这些人的胳膊大腿软弱无力,眼神中更透着不安与懦弱。正镶红衣带来的威胁几乎是零,尤其牛郎织女合璧后每一击都可以扫清一片,养尊处优的正镶红旗死伤枕籍。

    牛郎等人用八旗子弟鲜血染红塔林的同时,婴四川把不断涌出的干尸接连斩杀,而应山红还在跑。黑无常奈何不得速度惊人的叶神清,夜神清也奈何不得到处乱钻的黑无常。于是,观战的常春很快明白四怪人在这里难有帮助,吹个抑扬顿挫的口哨,‘喜怒哀惧’被安排到庖师傅身边去了。

    也就是说苟道人正独战看招大会十强庖师傅,五强哀面以及‘喜怒惧’三怪人。

    温凉浑身都是白绸强横切割力留下的伤口,妙烟台的确与戴承德不是一个层次。

    小看了八旗。

    可温凉对这一仗还有信心,局势很明了,只要自己拿下妙烟台,此战大吉。

    温凉长发开始被吹动,他的剑自然落地,当来自妙烟台的新一轮攻击来到时,六根黒绸竟然被温凉气势所挡开。

    妙烟台惊讶发现自己的时间之力无法干涉温凉附近的领域。

    惊天一剑!

    了解到温凉身体的剧变,妙烟台也不敢疏忽。铺天盖地的白绸像万蛇出动,温凉面前白花花的一片就像希望的末日,生命的尽头。

    惊天剑意对阵沧海桑田!

    白绸片片碎裂,妙烟台的身体完全暴露。没人能看到属于冰山美女的香艳画面,她周围的空间好像也碎裂一般,一层一层的透明涟漪将空间折叠,外人眼中妙烟台不过是碎掉的纸人。

    温凉出剑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这是他对妙烟台的保护。温凉吐出一口血跪在地上开始颤抖,妙烟台知道这不是她造成的。血珠内部再次汹涌出无尽灾象,尸魂白骨抓着温凉的皮囊紧抓不放。

    阴凝无见草没能压制血珠。

    妙烟台完好无损,温凉的剑招冲破了她所有防御,却没有伤到她半点分毫。一抹火辣的炽红窜上妙烟台脸颊,就在她要有所行动之时,被温凉剑意所折叠的空间再次发生异动。

    空气碎了!

    咔嚓咔嚓的碎了,一道黑色中探出一只手来。一个光头老者出现在众人视野中,他的八字胡长长的落在地上,左手拿了一只灿金九环锡杖。

    锡杖上,白无常软软的被晾在上面。

    “呵呵呵……魔道竟然这么保守,老夫还以为自己可以大捞一笔。”

    “太公?”妙烟台已经把自己重新裹在白布中,来人似乎令她很惊讶。

    “魔道忽然打开,老夫去逛了一逛,可惜只捡了些毛头小子。”老者把白无常扔到地上。这个动作刚刚结束,他又回头把锡杖架在身前。

    一只血手。

    “太公慢走!”一道血影从快要闭合的裂缝中闪出来,这人一拳打在太公的锡杖上,双脚一蹬稳稳跳上天空落在温凉旁边。

    “退下!”这人当然是血将,他把手按到温凉头顶大喝一声,后者瞬间清醒,冤魂苦鬼已经老实回到血珠。“哎呀……老小儿忘了白小子。”

    被叫做太公的长胡子老者提起白无常扔给血将,他淡淡道:“你小子是怕老夫威胁你!”一个老头儿叫另一个老头儿小子,温凉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

    血将把白无常交给温凉。“太公为老不尊,一把年纪还来捣乱,血将为你好不脸红!”

    “你这小子,老夫就是为找你去的。这小子把空间震脆,老夫手痒出来又能如何!”太公讲来话掷地有声,不怒自威,温凉是打从心底开始敬畏这个人。

    “太公要是没有别的事情,血将就带孩子们走了。”

    “你啊……须知运中有理,花无定期,既然这小子震脆空间诱引我出来……因果种下,老夫也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我家少爷震脆空间怎么可能是在叫你!”

    “果然是他的孩子。”

    “血将从没打算瞒着你们。”

    “这样的秘密你敢讲出来……究竟谁在帮你们?据我所知,魔道的先知还做不到。”太公忽然侧身把空间裂缝让开。“咦?”

    “太公?”一道人影伴随疑问出现,温凉还认得,是鬼剑忧抓着石头到了。

    “臭老头儿你放开我!”

    血将皱皱眉头道:“剑忧?你可知道自己手中是什么人?”

    鬼剑忧嘻嘻嘻坏笑着打量一遍四周才道:“什么人?这臭小子已经学得我那无声无息诀,血将……等着看他抽你屁股吧!”

    “老鬼你不要乱讲!”

    血将哪让石头辩解,他的眼珠忽然间只剩单纯的红色。“过来!”

    石头不敢再多说,就要过去,鬼剑忧却用剑把石头挑了回去。“孩子嘛……你们两的事还是先放一放。”说着鬼剑忧转身向太公点点头道:“太公有礼了。”

    长胡子老者也点点头说:“剑忧怎么会过来?你对魔道也有些感情?”

    “不敢在太公面前胡言乱语,剑忧还是过去的剑忧,只是新收了徒弟在魔道,今天做师傅的送他过来。”

    “如此甚好,不过你扯上这段关系,有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不好放着你不管了。”

    “不必。”

    斗争早就止息,妙烟台与温凉都没有了话语权。一时间这里竟然成了老牌强者的聚集地——人见人畏的翁太公,魔道血将还有典型中立派鬼剑忧。婴四川一直观察着苟道人,不出他所料,苟道人果然悄悄走了。三位顶尖强者同时发现却没有阻拦,翁太公与血将是因为发现了鬼剑忧所惊讶的东西……给了鬼剑忧面子。

    翁太公踱了两步站定,对血将说道:“血将小子试试吧,太公看看你的长进。”

    温凉发现血将有些不对劲,他已经不再是过去精瘦的样子,现在的血将更有血色更有精神,可温凉发觉他好像不愿意出手。难道是太公的实力让他不敢试探?

    “怎么?要老夫先来?”

    “光头你不要倚老卖老!老子今天撕了你的狗脸!”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带着压力传来,温凉感觉自己心跳加速。

    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