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换了口锅
    温凉不是什么圣人,既然郭应明摆着是要杀他,温凉就该让他尝尝苦头。剑意全开,十二宫象根本没有招架之力,郭应傻楞在原地一脸的难以置信,‘西王鞭’就这样输给了一个新人。

    郭应不甘。

    可他还能怎样呢?温凉收了碧夜头也不回的走掉,他已经用绝对实力击败了郭应的战意。

    而温凉之名,注定不凡。

    到此,温凉就是西戎第一。没有可能,最后一场比赛根本没有进行,别兮宫少宫主一脸无奈表示自愿投降。常春已经看出来,温凉的意念精神不会被他的神通侵蚀,他是这样说的:“常春不擅长打架,温当家理当受此殊荣。”

    温凉开始喜欢这个洒脱的灵魂。

    诡异的是没有欢呼,所有人都觉察到有些地方不对劲,塔林出现了许多红衣八旗把大家控制起来,十强之外的闲杂人等基本全被清退。半空中妙烟台踩着白绸走来,她看着温凉微微点头道:“温公子,烟台的待客之道如何?”

    “不怎么样呢。”

    “你是第一个要求参加看招大会的魔道中人,烟台的招待结束,现在该工作了。”

    “温凉不希望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他指的是剩下十强,不过妙烟台却告诉了温凉实际情况:“自然。”她对众人说道:“西戎双旗今日要在此捉拿魔道余孽温凉,有心者留无意者走,决定吧。”

    妙烟台说的是,想为中胜出力现在是个机会。她已经决意违背‘帝’的禁令,温凉绝对不是可以轻易放走的角色,今日之后谁知道这造反头头还会不会像今天一样大意。妙烟台不想让温凉成长下去,她相信这是中胜真正的声音。

    婴四川,胡图,阿小亮与牛郎早有准备,四人把织女,忧怜还有公孙大娘紧紧围在中间。

    这时候终于有人开始站队,徐延庆使个眼色给应山红,两人迎着温凉七人冷冷站定。而底世令与庖师傅一言不发决定走人,郭应自然不提。

    意外的是,本来同样决定开溜的常春突然停下脚步朝温凉几人走来,他问忧怜道:“姑娘愿意陪常春散步么?”

    “不愿意。”

    ‘喜怒哀惧’四怪人把郭应围在当中,常春就这样加入了温凉一队。层层叠叠的红衣八旗中间,妙烟台与温凉相对而站,明王淡淡开口说:“听说你与戴承德战成平手?”

    “运气而已。”

    “你可知道四大明王的区别?”

    “愿闻其详。”

    冰山**妙烟台的美,真的是一种近乎天仙的,不可侵犯的美,妙烟台冷冷说道:“四大明王中只有两人是真正意义上的明王,我和另一个流氓,只有我们两个有明王化身,你还要抵抗?”

    碧夜剑出,温凉给出答案。

    ‘西王鞭’郭应是妙烟台的内务管家,此时,外务管家——‘捕风捉影’叶神清从一座石塔跳下。他把左手插到土地里,就听哗啦啦的泥土松动声传过来,叶神清从地下抓出一个人。

    黑无常。

    战斗就这样开始,‘喜怒哀惧’四怪在常春示意下都去救小黑,而郭应感到自己被小看,抬起金鞭就要砸常春。常春的回应只有一个指头,像对秦水平一样他在空中轻轻一点,郭应眉心溅出一道血光直直躺下。

    常春最喜欢郭应这样的对手。

    叶神清对郭应彻底失望,这位戎王果然是废物。而黑无常带着‘喜怒哀惧’四怪竟然丝毫在他手下占不得便宜,常春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帮不上忙,他跑到一边开始观战。

    他只会归去来兮指,对于心智松懈的人,常春是无敌的存在,可要是对心智坚定的人,常春连三岁小孩都未必能打过。

    并不是说徐延庆和应山红心智坚定,前者‘跳梁刀手’一上来就被牛郎织女刀剑合璧斩成两段。后者放出了许多干尸怪物自己跑的影儿都没有。

    于是,发现接近常春就会眉心溅血‘倒毙’的一众红衣开始自觉绕开惬意观战的常春。这些红衣武者与干尸怪物一起开始围攻婴四川温凉等人,明王与夜神清他们都帮不上忙,只能来牵扯可怕的惊武门高手。

    温凉在犹豫,经过两轮试探他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妙烟台能够操纵时间。

    第一剑温凉已经要把妙烟台的脖子抹断,就在他犹豫要不要下狠手的时候,他回到了出剑之前的时候。

    第二剑温凉斩断了攻向自己的白绸,就在白绸飘向地面的时候,时间回到他斩断白绸前一刻,温凉反应不及被丝绸划破了皮肤。

    三秒。

    似乎三秒就是妙烟台控制的极限,温凉要战胜她,至少得使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在三秒之内。所以他在犹豫要不要拿出‘不属于自己’的实力,温凉想到血将给自己留下的东西就莫名反感。

    尸山血海。

    就在这时一道魅影飘到温凉身边,‘召惊剑’的胳膊又添新伤。那道魅影停下,一个邋遢的身形出现,这人手中还握着一把温凉熟悉的铁剑,剑上一根红绸飘来飘去。

    苟道人!

    “菩提天胎经……取不出……碧夜给我……”哪里还有人能顾得上这边,温凉又多一个敌人!这时候只有婴四川一边甩掉干尸与八旗一边向这边挤来。

    “这剑温凉有用,还不能给你。”

    嗖的一声,苟道人消失在温凉视野中,剑意敏锐如他竟然也找不到对方的位置。暗里没到,明里的却到了,四条绸缎在空中折来拐去就要把温凉大卸八块,温凉把剑放平转个圈儿化解掉攻击,可时间又回到了三秒之前。

    温凉再次挡掉攻击,可没有受妙烟台影响的苟道人出现在温凉后背。

    咣!

    温凉毫发无伤,苟道人却被一口铁锅砸开,这飞锅不是庖师傅还能有谁?

    “好小子!庖师傅辛辛苦苦找了你一年,你终于出现在这里!正镶红旗的各位好汉!饱食斋最痛恨的就是有人糟蹋粮食,此人三番五次把我斋中稻谷践踏一空,庖师傅今天必须和他来个了断!还请你们双方继续,我们各自为战互不干涉!”

    庖师傅原来是去换了口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