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碧夜神剑
    温凉早就开始观察着自己的对手庖师傅,也是温凉有耐心,这庖师傅不知为何令他好生欢喜,对方呼呼大睡直到上台,温凉却一直观察着他。

    温凉喜欢看他睡觉。

    饱食斋是九章书院的邻居,因为许多势力招厨子首选饱食斋,所以这厨师聚居地竟然靠关系发展成了一个大门派。庖师傅的拉面手艺堪称一绝,徒弟更是遍布各地,他也有一个传之甚广的名号:天下第一锅。

    现在,‘神厨’天下第一锅来到看招大会与人比武。此时,庖师傅与温凉相对站立一争五强。

    “前辈有礼。”

    “有理有理,都以为厨子只与火炉铁锅打交道,你庖师傅今天就想看看自己的神通如何。怎么?你们武者为小事开刀取命有理,我个厨子为挑战自己站在台上就不能有理?”庖师傅直到上台也还有些迷糊,他是真的对这些打斗不感兴趣。他来这里是因为中胜一位大人赞赏他:掂勺更胜耍刀。庖丁心想自己的控火手艺也得自于神通,何不来试试手段。

    他是来玩的。

    不过很明显庖师傅还未清醒,温凉被他说的有些脸红,他可没有取笑庖师傅的意思。“那师傅,我们谁先开始?”温凉想让他清醒清醒再战斗。

    “谁先开始?你这小子如果每次打架都要问这么一嘴,这行为可算不上谦逊。”

    “这……”

    “臭小子,庖师傅有两样绝活儿,一个‘风筝锅’,一个‘开花响指’,再没有别的本事了。哈哈哈!你上来破了我这两手就算赢,出手吧!”庖师傅把背上的一口大锅放下来,铁锅锅边着地被他转了三圈。

    庖师傅准备好了。

    温凉笑笑也拿出了宝剑。这位大厨体态丰盈心态乐天,认真又不认真,迷糊又不迷糊。既然对方毫不藏掖,温凉也就打算全力以赴了。

    有一点所有人都很奇怪,名声正热的‘召惊剑’至今没有亮出宝剑,甚至有人猜疑温凉是到了‘青莲居士’李长一那步。答案并不是这样,温凉直到戎王赛才亮出宝剑,一是因为之前没有必要,二是因为他的剑太过招摇。

    被温凉握在手中的剑通体是晶莹剔透的绿色,剑中心是一道透明贯穿首尾。小武目不转睛看着这把剑,这把本来挂在孔夫子暗室的神剑碧夜。

    全场哗然,传说碧夜是蓬莱仙人亲手打造的神兵利器,当年仙人就是用这把剑除掉了南曲大害烛龙。后来李长一不知用何种办法找到了这柄神器,才成就其‘居士’美名。至于李长一破劫后把碧夜存放在风雪蛮部的消息,在场的小部分人也心知肚明。碧夜没有失窃……难道是婴四川把剑交给了温凉?

    风雪蛮部图什么?

    他们不知道,把碧夜转交给温凉就是夜官让黑白无常替孔夫子做的事。

    这把剑据说是真的可以挑山断海,并且如果剑身受损,它甚至可以自行修复。最有意思的是碧夜与剑者骨肉相连,温凉用了三天时间炼化这把剑。结果,与其说温凉把贴身宝剑亮出,不如说温凉是把自己的骨头分离出一部分。

    所有人都用诡异的眼光看着温凉,‘召惊剑’之前的比赛在场十有**都看过,毕竟之前的比赛场次较多且温凉这人的话题不断。他都是怎样赢得胜利,人们都很好奇,毕竟这是一个站着不动都能赢的人。

    碧夜的上一个主人李长一也曾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可李长一也并非真的不动。而温凉……除了与他对阵的人和些实力强劲且了解南曲时事的武者,大部分人都是稀里糊涂看完他的比赛。

    这人强过李长一?

    比起惊武门的实力,更多人开始感叹魔道的恐怖。

    庖丁看到温凉的剑也睁开了他的眯眯眼,其实庖丁的眼睛还不算小,要是与宗昭贤相比,只能用大来形容!可庖丁的上下眼皮总是红红肿肿的,他的眼睛再大也没有空间发挥。

    “好小子,破不了老夫的两大绝活儿,你出去怕会无福消受这宝剑。”庖丁开始觉得温凉有趣了。

    “有劳庖师傅担心。”

    碧夜的光芒隐于剑锋,温凉出手了。温凉的剑三次点在庖丁锅上,庖丁锅三次传出钟钟的巨响,就像一口巨钟与铁杵相撞。

    “小子,我听说你在南曲与陈衍生比剑,当时的声音与现在相比如何?”

    “前辈的锅给温凉好大压力。”

    庖丁嘿嘿一笑把郭抡圆了开转,就见那口大锅脱离了庖丁手掌反而更加顺手。庖丁只偶尔碰碰那口锅来操纵它。“小子,你的脸上写着开朗纯真,可师傅见你似乎不大愿意开口说话,压抑的感情就像锅底的锈渍,不把他撒出去锅就不像锅了。”

    “多谢前辈关心,温凉也有两个绝活儿,前辈的‘风筝锅’温凉用‘温凉剑’应付,前辈的‘开花响指’相必就是他们说的控火手艺,温凉会用‘召惊剑意’来招架。”一个手艺对一个手艺,温凉明摆是要让着庖师傅。

    “召惊剑与温凉剑?有趣,有趣,小子你与九章书院那些是一类人。”

    这时候铁锅的转速已经达到一个相当高的频率,温凉其实早看出庖丁是要把这锅转起来,不过温凉剑选择了默许。温凉不禁开始暗中叫绝,这锅的转速碧夜已经很难打断,可庖丁的手还敢与铁锅接触。

    温凉发现,庖丁每次都是与铁锅的把手接触!

    五州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庖师傅想来闭着眼睛都能耍锅。庖师傅就是锅,锅就是庖师傅,这也可谓是人锅合一了。

    “好锅好锅!温凉来挡它!”

    庖师傅竟然真的把位置让给了温凉,就见铁锅高高的飞出去又落下。在下面站定的温凉瞄准空档一剑给出!

    这锅子竟然贴着神剑碧夜开始运转,温凉摇摇晃晃才像抖空竹一样控制了这口锅。

    “好温柔的剑!温凉兄弟有真性情,碧夜神剑在你手里就是君子剑了哈哈哈!漂亮漂亮,这锅不能硬接只能巧引,庖师傅的‘风筝锅’被你‘温凉剑’接着……就是输了。”温凉正与飞锅玩的不亦乐乎,庖师傅却提醒他道。“可庖师傅没有被九章书院的书呆子教坏,你不要以为我也是君子。”

    啪!

    一个响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