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火中干蛟
    抽签提前举行了,这是因为一名打入十强的选手已经无力再战,温凉见到那人挂了一身烂肉却还勉强支撑着。他的心智已经遭受打击,看起来看招大会的名次对他很重要,不然他也不会疯魔般发起狂来。要不是在场的正红八旗呼啦啦把他围了一圈强行带走,那就是真的回天乏术。

    八人四队。

    戎王赛名单如下:‘火中干蛟’应山红,‘手眼通天’底世令,虎跳台‘跳梁刀手’徐延庆,饱食斋‘神厨’庖师傅,别兮宫‘哀面’,惊武门‘召惊剑’温凉,惊武门下风雪蛮部‘雪灾’婴四川,八旗干部‘西王鞭’郭应。

    加上别兮宫‘小邪门’常春。

    名单说明了许多事情,惊武门与别兮宫竟然都同时有两人挤进十强。哪一个都是出人意料的结果,惊武门把风雪蛮部的天赋血脉收于麾下,因此得以吸附更多的势力。可还是没人想到温凉会与婴四川一同晋级十强。

    至于过街老鼠别兮宫,这些年常不举销声匿迹,他的势力也已经快被遗忘。谁想到常不举是憋了个大消息出来,其四十三子常春以比温凉还诡异的手段晋级十强不说,别兮宫‘喜怒哀乐’四怪人中的哀面也与公子一同进入了十强。

    温凉很快见到了‘哀面’的实力,这人与其他三个常春的亲卫完全就是同一个人,好在他们脸上都有代表情绪的彩妆,认出哀苦的一个并不难。

    他的对手是西戎老门派虎跳台的主人徐延庆,这人把本门神通‘跳山刀’改良后称作‘挑山刀’,外界盛传他每一刀都有挑山之力。然而温凉无缘得见。

    徐延庆的第一刀还没有落到哀面跟前,他的刀势就溃散一空。接着哀面一个窜步接到心胆欲裂的徐延庆,一拳下去只见‘跳梁刀手’的五官换位。

    ‘哀面’轻松获胜。

    谁都没想到十强的战斗也会结束的这样快。‘跳梁刀手’的迷幻步伐都还没出现徐延庆就输了。

    徐延庆不该轻敌。哀面的战斗他巧合看了两场,对手虽然强,可徐延庆还不至于把他放在心上。这也不怪他,徐延庆其实已经有了不小的内伤,而致使‘跳梁刀手’心胆欲碎的那一声哀嚎,哀面之前从来没有使过。在所有人的认识中,哀面就是一个单纯体术精湛的人,甚至有一场他就要输给对手,哀面都没有用过这一招。

    常春点了点头,这就是他的吩咐,哀面的杀手锏只在重要时刻显现。要么在戎王赛大放光彩,要么就偃旗息鼓不露声色。杀手锏留不到最后,提前亮出来也只能算作强求。

    这一招也果然有用,哀面的胜利是寂静的。

    别兮宫的大名自此远播。

    ‘火中干蛟’应山红与‘雪灾’婴四川的战斗才算有了点样子。两人的僵持就像扇动炉火的人造风,看招大会的气氛似乎在这里到了一个顶点。

    短暂的试招过后,人们只知道有一条干瘪的蛟龙在雪海翻腾。虽然风雪遮掩后的战场使人捉不清摸不透,可这场战斗的悬念却没有因此减弱。

    应山红与另一位底世令并不属于任何势力,他们是两位散修武者。尤其应山红本人实力平平,他的神通在某些地方被称为赶尸。这样邪门的功法本应该像常不举一样被人当做不入主流,从而遭人唾弃。十万大山才是收留应山红的地方。

    可应山红在西戎名声不错,原因在于他专赶妖尸。现在保护着他并为他作战的干蛟……正是由一十六头大妖的皮肉筋骨拼接而成!而应山红也用通天手腕把爱犬的意志与干蛟结合,使之通灵。据说这具用大妖皮骨秘制的蛟尸曾被应山红投入岩浆七七四十九天,活灵活现的巨龙出来时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火中干蛟。

    而婴四川发现雪阵困不住这条干蛟,如果不能把干蛟打躺下,他休想伤到应山红一根汗毛。所以风雪蛮部的族长有样学样,也叫出了两条冰晶猛虎。

    元气化形不是什么罕见的神通,小武的黑线与冷铁的黑曜手都在此范畴之内。可元气化形的强弱是有明显区别的,像婴四川召唤出的雪阵不需要自己操纵,雪阵本身已经通灵,这就属于高级的元气化形。随着婴四川对《四时战法》的领悟更加深刻,他的神通还会有质的飞跃。

    可婴四川的领悟还不够,他的冰虎只有不高于初生婴儿的直觉,还不能说其开了神智。面对精神高度自由的犬魂干蛟,这两只猛虎的实力还不够。

    虽然婴四川本人也在竭力招架干蛟,可两头冰晶虎很快被咬碎了脖颈。

    说实话‘火中干蛟’并不属于高级的人造生物,虽然有强度极高的躯体以及优秀的纵火能力,可干蛟中存放着的毕竟是犬魂。这就是应山红的极限,虽然后来他一度十分后悔自己的举动,干尸一经完成实力是不可能再进步的,可没有办法,自己只有这一具最强干尸。

    所有皮骨都用在了干蛟一身,此后五州很难再找到妖族的痕迹,应山红可以说多年来没有一点进步。

    换句话说,他带来的破坏力与当年干尸出火之时无异。婴四川明白这一点,应山红的名气一直如此。

    可他也知道,应山红当年的破坏力就很恐怖,他止步不前不代表一跌千丈。

    所以刚才拿到《四时战法》的婴四川除了无奈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做。雪花遇到干蛟的表皮就会融化,更别提这畜生还会放火。

    “婴叔!扒这‘腰子狗’的百家皮!”叫婴四川叔叔的正是大胡子胡图,他把干蛟唤作‘腰子狗’。

    然而胡图的声音淹没在一阵爆炸巨响中,直挺挺的婴四川吐出一口黑烟倒地不起。到此为止进入五强的人分别是哀面,应山红以及常春。有一件事可以说十分确定:只有别兮宫有两人入围戎王赛五强。

    意外黑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