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一场美梦
    婴四川在看招大会拉开帷幕时赶到,同行的仙人洞长老唐山决定留在外面与许衡水配合。他找到温凉几人时,惊武门来参加大会的高层本来正观望着魔道来人。重重危机在黑暗中蠢蠢欲动,魔道的实力才是温凉的杀手锏。可黑白无常至今没有现身,只有婴四川在关键时刻赶到,否则胡图就要代他上场了。

    一条条素色纱缎在空气中流动舒展,这些死物仿佛有生命般的舞动使温凉想到一个词——鲜活。密密麻麻的丝绸中间是一位**,她有绝世的容貌与身段,她所拥有的一切都与圣洁相称。所以在场所有的男子当中,没有一个痴心与之**,没有一个妄想与之交心。

    ‘降三世明王’妙烟台。

    他在最高的玉塔站立许久,以至于人们早忘记时间也会流逝。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一个瞬间,妙烟台食指微动。就见两条丝绸以最高玉塔为交点画出一个‘卍’字,塔林被分成四块区域。做完这一切妙烟台消失在人群,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讲过。

    看招大会的规则人们基本都已经知晓:四十八方势力一百四十四人随机捉对厮杀,胜者晋级败者退赛打完下场,决出新的戎王为止没有休息。

    第一轮一百四十四人,十八场。

    第二轮七十二人,九场。

    以上是初赛。

    初赛结束还有三十六人,短暂休息后场地由四个变成两个,其它规则不变的名额赛继续。

    第一轮三十六人,九场。

    第二轮场地变成一个,十八人,九场。

    最后九人开始看招大会的第三阶段——戎王赛。

    上届戎王加入,十人争夺五个名额,这五个名额所在的势力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八旗扶持。直到五强出现看招大会才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休息时间,中签者直接进入决赛。除了超长大赛的耐力需求,这一环节还考验一个强者的气运。据说强者的实力到达一定层次,已经可以感知冥冥中的气运,甚至香火等等都会是实力的一部分。

    从场地的改变就可以看出,大赛的级别在一步步上升,最后阶段的戎王赛绝对是真正的强者之争。

    场地被丝绸布置好后,所有的参赛者陆续开始自觉上台。温凉三人顺利的通过二十七场初赛。然而在接下来的名额赛,‘咬牙剑’阿小亮第一场就遇到了狠角儿。

    一个暗器好手,温凉十分确定那人是‘铁娘子’公孙月笙。咬牙剑破除‘铁娘子的暗器阵后同样以四把飞匕取胜,事实上是公孙月笙投降了。在奖励阿小亮三处致命伤后,‘铁娘子’忽然不打了。于是一身重伤的咬牙剑又撑过一场战斗后,止步在名额赛第三场。

    这时候关于温凉的传闻正在疯狂扩散,初赛一招未出的魔道余孽终于再也难掩锋芒。

    “他就是温凉?他不是创办了反帝势力惊武门么?怎么会出现在这么敏感的地方?”

    “是啊,他总不会是为了八旗扶植才来吧。”

    “依我看……示威!惊武门很可能要在这里立威,这已经是公然挑衅‘帝’了,温凉十有**是为妙烟台而来。挑战明王……看招大会前所未有啊!”

    “这更奇怪了,八旗怎么会允许一个魔道甚至反帝组织的头头公然出现在塔林?”

    “早就告诉你了,八旗……”说话者被捂上了嘴。温凉也快速的结束名额赛下场,一直以来并没有什么旗鼓相当的对手,这可能就是所谓运气吧。

    盯着无数人好奇的目光,温凉来到阿小亮身边,他对着黑袍中带着面具的长者微微行礼说:“公孙前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公孙月笙早就守在了阿小亮身边,这位独臂剑客正一脸无奈坐在地上。他坚持要把比赛看下去。

    织女正掺着铁娘子的胳膊,忧怜则躲得老远沉默不言。公孙月笙说道:“老了老了,温凉以后就叫我作大娘吧。大娘糊涂啊,本来看这小子是可造之材,忍不住想帮他了解自己,哪知道总下些重手,把这孩子害得不轻。”

    温凉冷汗直冒。“大娘还没说怎么回来到西戎。”

    “啊……西戎呀?小准说你有危险,大娘过来看看你。本来在你后面偷偷跟着,大娘想多一对眼睛就多一分安全,谁知道在酒楼里喝酒的时候,我听到什么秦水平不能参赛的消息。大娘想起冷铁老头子是有这么个徒弟,就帮了他还报堂一把。谁知道这才二十几轮就受不了了,到底不中用了呀。”

    “秋先生……”

    公孙大娘含糊道:“老了老了……总是控制不了自己,可怜我们小亮受苦不轻。”

    阿小亮已经被公孙大娘打了个服帖,抱拳说道:“大娘老当益壮,小亮自愧不如。”

    温凉正意外这些人怎么已经与公孙大娘打成一片,七嘴八舌对阿小亮的嘲讽声中,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原来忧怜小姐在这里?”

    “你小子怎么这样不知好歹?忧怜小姐要扒你皮呢!”胡图喝道。

    来人常春。

    虽然只冷忧怜认得秦水平,可大家对出手伤人的别兮宫少宫主更没有好感。温凉从胡图与冷忧怜的眼神就知道他是谁,被常春的气质惊艳同时,温凉冷冷问到:“阁下就是……”

    “温公子好。”常春的笑容瞬间把温凉的敌意化解,接着这位少宫主对温凉介绍自己道:“小生是别兮宫宫主常不举四十三子常春,总有人非议我出身寒贱,可在常春看来,出身不该是一个人的唯一印象。”

    温凉突然觉得这人很真诚,而且他严肃的样子总使人觉得有趣,常春还在继续发言。“没想到忧怜是温公子旁边的人,着实让常春羡慕。可想来你我一个邪一个魔,喜欢的人也这样投缘,常春倒愿意与公子交个朋友。”

    “小邪门!你对秦大哥做了什么!”

    “忧怜小姐误会了,常春从来不曾加害于他。他睡着只因他不愿意醒,沉迷于一场美梦就是这样后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